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玉螭吻(主角夏子衿朱慈烺)最新章节完整版

玉螭吻(主角夏子衿朱慈烺)最新章节完整版

时间:2021-01-20 09:00:34编辑:天蝎宝宝 作者:尘染青衣 人气:

《玉螭吻》为尘染青衣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通州城。此时已是二更时分,整个通州城笼罩在沉沉黑夜之中,看似个平常而宁静的夜晚,而此时的总兵府中却是灯火通明,如同白昼。站岗的士兵

玉螭吻

推荐指数:10分

《玉螭吻》在线阅读

《玉螭吻》 第6章 暗藏杀机 免费试读

通州城。此时已是二更时分,整个通州城笼罩在沉沉黑夜之中,看似个平常而宁静的夜晚,而此时的总兵府中却是灯火通明,如同白昼。站岗的士兵屏气凝神,神情肃穆,仿佛有什么不寻常的事即将发生。 大堂内,一个身材魁伟、将领摸样的人刷地从座椅上站起来,“啪”地一掌击在旁边的方桌上,满面怒容。他约莫四十六七岁,仪表堂堂,含怒的双眼有一种摄人心魄的气势。 他面前立着几个军士,地上跪着个身着军官服制的年轻将领,大概三十来岁,脸型瘦削,衣冠不整,发髻凌乱,一脸的颓丧和惶恐。 “敖副将,我已三令五申,不许酗酒,扰乱军纪。你今天竟然又借酒闹事,打骂无辜士兵,还口出狂言!上次我已经轻饶了你,今天,你自己说,该如何处置?” 下跪的将领面有惭色,低声道:“末将知罪,请雷将军责罚!” 雷将军重重哼了一声,余怒未消:“你已跟随我多年,本来应看这情面上从轻处置,但现在时局特殊,军心不稳。况且你已不是初犯,因此,本将军这次只有忍痛重责!” 敖副将闻言,绝望地闭上双眼,牙关紧咬,下颌两边不易察觉地鼓起两个包,右手的拳头也不由自主地使力握紧。 雷将军叹息一声,接着痛心地道:“而今,朝廷风雨飘摇,眼看朝不保夕,我等为人臣子,在此时更应该忠于职守,效命国家,才不辜负皇恩和百姓的期望!而你,整日呼酒买醉,玩忽职守,还散布谣言,动摇军心。如此下去,贼寇未至,人心已散!将士们还如何打仗!” 敖副将不服地争辩道:“雷将军明察!不是末将动摇军心,你只要走到军营里看看,你就知道,现在没有几个人不唉声叹气的,军心早就散了!” 雷天浩怒道:“一派胡言!你既然知道军心不稳,作为副将,更应该努力振奋士气才是!可你,反其道而行之,动辄酒醉,还信口雌黄,宣扬什么京城必失!你自己说,作为朝廷将领,这是你应该说的话吗!” “将军,属下知错了。”敖副将低声说道,语气有些勉强。 雷天浩显然已经看出了他内心不服,刚要发话,此时,一名士兵急匆匆走进来,走到雷将军身旁,附耳说了几句。雷将军脸上怒气立消,神色十分肃穆。 他对进来的士兵轻轻点头,随即对在场军士说道:“敖副将即日起革去副将一职,重责三十大板,并通告全军,以儆效尤!如有再犯,定斩首示众!带下去吧!”说完,雷将军手一挥,匆匆出门而去。 这雷将军就是杜宣提到的雷天浩,他此时得到通报,太子和杜公公已经来到通州,之前他早已接到皇上密令,因此不敢怠慢,匆匆处理了敖副将的事情就去会杜公公。 雷天浩一走,敖副将即旁若无人地站起来,他慢条斯理地整整衣冠,对身边之人斜了一眼,神态倨傲地说道:“怎么,你们还真要拖我去打板子不成?” 四名士兵立即躬身赔笑道:“敖副将,属下不敢!” 要说敖副将为何如此嚣张,还是得从大明目前的局势说起,如今整个明朝已积弊重重,各方面都已经暴露出了其难以扭转的腐朽和衰败。上至皇亲国戚、文武大臣,下至兵卒小甬,早已人心涣散。 从军营来讲,多年的战祸不仅导致人力疲敝,士兵数量大幅减少,而且营中多是老弱疲惫、贩夫走卒之徒,稍微有点权力的把总、坐营,要么是被世家纨绔子弟所占据,要么就是被善于投机钻营之徒所谋,因此不要说战斗力,整个军营就是一盘散沙,连基本的士气都没有。 而此时明朝危若累卵的局势,更是让大小官员战战兢兢,无不在钻头觅缝想为自己寻找出路。像雷天浩这样的忠贞之士,自然已经不得人心。因为众人都清醒地能看到他唯一的结局就是为朝廷殉葬。因此,就拿通州军营来说,很多唯利是图、贪生怕死之人早已暗中投靠善于投机钻营的敖副将,以期朝廷覆亡之后还能苟活甚至升官发财。 敖副将名敖金禄,山西宣府人氏,生于武官世家,乃一纨绔子弟。素日不学无术,更毫无胆识气节,今见朝廷大势已去,早就在自谋出路,可惜一直未找到合适的时机。 他天生狡黠,方才雷天浩的神情让他敏锐地意识到一定有不同寻常的事。如今的时局,为了自己的生计和出路,他不得不关注一切蛛丝马迹,以伺机行动。 “今夜肯定有什么大事,”敖金禄思忖道,他当机立断,马上使眼色给其中一个士兵,“你去打探一下,雷天浩到底在干什么。” 士兵领命刚要出去,敖金禄又阴沉地叮嘱道:“行事务必小心。” “将军请放心。”士兵快速离去。 雷天浩来到会客室,见早已端坐了一老一少两人,年长者大约五十岁左右,面白无须,中等身材,神情和蔼,身着深灰色长衫。年少者面如冠玉,眉目俊朗,一袭青衫虽然普普通通,却显得丰姿不凡。两人正是从紫禁城出来的杜公公和太子朱慈烺。 雷将军与二人虽然先前并未谋面,但已接到密令,因此见到二人便心中知晓。他未及招呼,首先谨慎地屏退了下人。 见下人关门出去,他才对杜宣抱拳施礼道:“杜公公!”随即眼神落到旁边的年轻人身上,轻声问道:“这就是?” 杜公公不言,只轻轻颔首。 雷天浩慌忙下跪行礼,轻声道:“参见太子殿下!” 朱慈烺站起身来,谦和地道:“将军不必多礼,快快平身!” 待雷天浩站起身来,杜公公道:“雷将军,事情紧急,洒家也就不多和您客套了,敢问将军,可按照皇上旨意安排妥当一切?” 雷天浩神情庄重地道:“公公放心,末将已经安排妥帖一切。为保太子安全,末将安排了八名可靠亲兵随行保护太子,他们都有一身武艺,忠诚可靠,另外我已准备了十匹好马,五百两纹银。” 杜公公摆手道:“雷将军,多谢你考虑如此周全!银两就不用了,皇上已有准备,你留着另作他用吧。” 雷将军点点头,转向朱慈烺,恭谨地问道:“敢问太子可会骑马?” 朱慈烺道:“我从小喜欢习武练剑,也精通马术,这个将军不用担心。” 雷将军欣慰道:“这就好!” 他轻轻一击掌,随即从屋后列队走出八个精干的年轻士兵,雷将军低声道:“尔等快参见太子殿下。” 八人闻言,忙齐刷刷下跪行礼。 朱慈烺一一打量过去,赞许地点点头道:“各位请起。” 此时,一条黑影神不知鬼不觉地悄悄潜到了屋外,耳贴着窗棂屏息探听屋里的动静。 雷天浩对朱慈烺道:“殿下,此八人是我精心挑选的将士,都是忠诚可靠之人。这一路就由他们随行保护。不知殿下意下如何?” 朱慈烺由衷地道:“雷将军考虑周全,多谢了。” 雷天浩转头对八名士兵道:“你们都是我的亲信,跟随我多年,今天,我有重要任务交予你们。因为事关重大,我先前并未透露下情。而今,京城告急,皇上密令太子出宫,到留都联络勤王之师。尔等一路上必须誓死保护太子,一旦事成,尔等对国家可谓居功至伟!” 八人听闻如此重任,面色肃然,齐声道:“我等不敢辱命!” 雷将军满意地点点头:“此去路途遥远,但此行除我等外无人知晓,尔等尽可放心,我已准备了行装,尔等即刻换上,一路上扮作普通商贩,尽量勿招惹是非,引人注意。” 众人躬身领命。此时两名贴身侍女抱了衣物出来,雷将军示意几位士兵换上,又补充道:“为了掩人耳目,我给你们随身准备的兵刃没有长剑、大刀,都是匕首,便于你们携带和隐藏。” “是。” 雷天浩转向朱慈烺和杜公公道:“殿下,既然事情紧急,末将也不敢多加挽留。敢问殿下,可是即刻启程?” 朱慈烺表情肃穆道:“对,我等即刻启程。有劳雷将军!” 雷天浩会意地点点头,对几位士兵道:“事不宜迟,尔等速速换好行装,我即刻送你们和殿下出城。” 听到此处,屋外的黑影悄然离开。屋内的人并未察觉有人在外面,继续商议着相关细节。 “你说什么?太子?”在敖副将内室,听了属下的汇报,敖金禄万分震惊,显然不敢相信。 “将军,属下听得千真万确,雷将军确实要送太子出城!” “没想到他雷天浩这么有面子,皇上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办。想不到啊。”敖金禄冷笑着,语气中充满了嫉恨之意。 “是啊,属下也不明白,皇上有那么多的锦衣卫,就没有两个心腹?” “我料定皇上是怕在宫中走漏了消息,太子连皇城也出不了。要知道,现在宫里也不太平。”敖金禄眼神阴鸷,“只要到了通州,已经离京城数十里,风险就小多了。这样一来,太子离京,真是神不知鬼不晓。高啊!” “敖将军真是英明。”士兵奉承道。 敖金禄傲然一笑,并未回应这奉承之词,他眉头紧锁,自语道:“到南京联络勤王之师?”玩味着这句话,敖金禄不禁冷笑一声,“此去有千里之遥,等他们到了南京,紫禁城早已灰飞烟灭!想得倒是简单!我看联络南京是假,让太子逃命才是真。” “将军说的是!”众人连声附和道。 “我们在这等死,他太子倒是神不知鬼不觉逃之夭夭,我们这是为谁卖命!”敖金禄咬牙切齿道。 “将军所言极是,朝廷欠我们饷银,已经不是一月两月了,连饭食都猪狗不如!待我们如牲畜一样,还要我们拼死效命,这是什么天理!” 敖金禄思忖片刻,目光阴沉地说道:“如今,谁不为自己打算!听说,李自成沿途打来,所向披靡,皆因民心所向,一路上百姓和官员望风而降,我们可不能白白在这等死!” “那将军的意思?” 敖金禄半晌不语,陷入了沉思。 过了片刻,他仿佛自言自语,“要干就要干票大的,惊天动地,你我皆能出人头地!” 下属不明就里,试探道:“将军是说?” 敖金禄瞬间铁了心,一字一顿,咬牙切齿道:“截下太子。” 众人面面相觑,不禁露出怯意。其中一人迟疑道:“将军,万一朝廷知道了,那,那我等将死无葬身之地啊!” 敖金禄冷哼一声,不屑地道:“朝廷不会知道。再说,知道了又奈我何?如今,皇上都自顾不暇了,莫非,他还要派兵来灭我们不成?据我所知,现在要调派一兵一卒,恐怕皇上也力不从心啦。” 众人似乎松了一口气,其中一人又道,“那截下太子,该当如何?” 敖金禄冷冷一笑:“你们想想,如果李自成攻下了京城,而太子却不知去向,那岂不是他的心腹大患?要知道,现在江南大部还是明朝的江山。太子如果现身,那不是振臂一呼,天下云集吗?那该是多大的威胁!我们如果献上太子,嘿嘿,这功劳!你们想想。” 众人开始听说要截下太子,未免都心生怯意,虽然朝廷已经朝不保夕,但天威犹在。虽然敖金禄的话让他们心里已经蠢蠢欲动,却一时间不敢拿定主意。 敖金禄见众人犹豫,便敛住面上笑容,恶狠狠地说:“此乃天赐良机,我等不可错失。要荣华富贵还是碌碌无为,各位速速定夺!” 众人踌躇良久,终于还是被私利战胜了最后一点忠心和顾忌,他们相互交换眼神后,皆躬身道:“我等听敖将军吩咐!” 其中一个士兵犹豫道:“那雷将军?” 敖金禄冷冷地道:“这个冥顽不化的老东西,是最大的绊脚石。”他稍稍停顿一下,斩钉截铁地道:“既然他无情在先,就休怪我无义!今晚就送他上路,以绝后患!”
玉螭吻

玉螭吻

作者:尘染青衣 类型:军事 状态:连载中

这本书写的非常好,特别是唐三藏和孙悟空表白那段。还有主角老婆们被轮那段真的非常好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