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蛊舞

更新时间:2021-03-27 22:26:45

蛊舞 已完结

蛊舞

来源:落初 作者:幻紫空灵 分类:言情 主角:王府王爷 人气:

经典小说《蛊舞》由幻紫空灵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府王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不止要你的性命,还要倾覆你天坤的江山!她与他注定宿命缠身,当他爱上她时,便是命丧她手之时。只是在她下手的那一刻,却犹豫不决。匕首埋入他心口之时,她的心也跟着在痛。这是为何?明明他们是敌是仇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摸了摸额头,这一夜,她始终觉得额上冰冷舒适。难不成,他竟然照顾了自己一夜?

“你醒了?”萧墨突而醒来,幸而似乎未觉察到她眼中的杀意,拂袖起身。

凝裳依靠在床边,有些惊异于萧墨递上的热茶,“王爷?是你一直在照顾我?”

萧墨未曾否认,却依旧淡漠地说道,“呆会用些米粥,我们就上路,我雇了马车。”

“王爷,还是骑马吧,马车速度太慢。”

洪州灾情的严重Xing,她不是不知道,为她一人耽误了行程,实在不值。

萧墨颇为赞赏的一笑,打开房门,“我心中有数,你不必Cao心这个。换身衣服,我去楼下打点一下。”

凝裳微愣的看向床边水蓝色的长裙,有些心虚的拿起萧墨扔在桌上的绢帕。她未料到像萧墨这样自傲的人,会屈身照顾她一个婢女。

只是梦中那挥散不去的阴霾,注定她,只能是他的敌人。

高楼之上,舞妓曼妙的身姿随着渐快的乐曲妖冶而动,长长地水袖勾勒出她轻灵的舞步。墨色的长发披散在裸露的双肩,耳上红宝石的颜色应着唇边鲜红的胭脂,说不出的魅惑和勾人。然而饶是如此美艳绝伦,比起斜倚在窗边的男子,还是逊色了不少。

肆意散下的长发迎着风狂舞着,银色的长袍在光线上流转着耀眼的清辉。宽大的袖口下,那双纤瘦白皙的双手随意的拂过额间的碎发。

舞妓看着他的眼神逐渐有了迷醉,这一舞,她只愿倾尽所有,换他的一个眼神。

那张近乎完美的脸庞上,深邃的眼眸仿佛闪着冰蓝的火焰,诡异妖媚。白皙胜雪的肌肤,英挺的鼻梁,勾着笑容的唇角,只一笑,便让人失了魂魄。

那是怎样一种惊心动魄的美,像是黄泉路上妖娆盛开的彼岸之花,纵使引着你踏上死亡之路,却依然无法抗拒那夺目的美丽。

那绣着新月的领口处,隐隐可见突兀的锁骨。

他忽而笑了,淡淡的声音,却含着无法言语的柔媚。

“好了,不用跳了。”他对着勾起笑容,邪魅地让她几乎窒息,“过来吧。”

她无法抗拒他的声音,极为恭顺地走到他的面前,盈盈一拜。他却一伸手,将她墨蓝的长裙褪下,白皙诱人的肌肤瞬间暴露在灯火下,摄人心魄。

门外有急匆匆地脚步声而来,他将她揽在怀中,低头轻吻她颈间,惹她一阵娇羞的嘤咛。

推门而入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看到眼前的情形后,他微微有些窘迫,还是低着头回报,“阁主,坤城传来情报。十一和十三被萧墨识破身份,任务失败,两人都已经死了。另外,萧墨现在正在去洪州的路上,三日内即刻到达。”

“嗯。”他微微应了一声,手抚着舞妓如缎的长发轻然一笑,“那,让十七去。跟他说,记着阁里的规矩,第一条便是不许动情。十一和十三的例子,我不想再看到第二个。”

“是。”那下属微微抬头撇了一眼,又即刻低下头去。

像是忽而想到了什么,他再次开口,“十七一向是随Xing的人,你告诉他,杀不杀得掉萧墨不重要,至少给我带点有用的情报回来。”

“对了……”他收回怀抱舞妓的手,轻描淡写地说道,“看来你对她颇有兴趣,就赏你了。”

“是,多谢阁主。”

不顾身后舞妓的哭喊与哀求,他拂袖走出了房间内,唇边是一抹阴冷的笑容。

“二哥,你看对面的庭院里蔷薇开得多好,你去给我摘一朵好不好?”

“好,就是你要天上的星星,哥哥也给你摘下来。”

那一夜,漫天漫地雪覆盖她所有的视线。她站在雪中,深沉的夜,万籁俱寂。身后是婢女焦急的劝告,她就是不停,执意站着等待。等到雪埋到她的脚踝,等到天边隐隐现出日光。

“二哥……死了……”

这一夜过去,当她昏倒在雪地中,也未流下一滴泪。

报仇!

一笔又一笔血账,她要亲自讨回来……

躺在疾驰地马车内,凝裳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醒来。卷帘外依旧是大雨瓢泼,噼里啪啦地,仿佛天地间唯一的声音。

凝裳坐起身,拿起桌上的茶盏猛喝了一口水,回过头才发现,萧墨竟然还没有入睡。

马车里只点了一盏烛火,昏暗的灯火下,凝裳看萧墨斜倚在卷帘边,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见她醒来,侧过头问道,“又做恶梦了?”

她应了一声,梦中的情景历历在目,以至于她忽视了他语中的温柔,“王爷还不睡吗?”

他没有回答,只是掀起卷帘的一角,冷风透入车内,让凝裳顿时有些清醒。萧墨依旧是蹙着眉,似乎心中很是忧虑。

这一路,似乎并没有耽搁。然而对于幽水沿岸的百姓,每一天都是煎熬。凝裳蓦然便流下泪来,拉了拉被褥,双手环抱住拱起的双腿。只幸好,他在她的身后,看不到她此时苦痛的表情。

许久后,萧墨不轻不重地说了这一句,“你刚才,一直在说梦话……”

一瞬间,就让凝裳的心骤然一紧,直起身子,却不敢回过头看萧墨。刚才她的梦,她的记得虚虚实实的片段,具体的,她始终也记不起了。

是她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被他听到了?她等着他再次开口,他却始终不发一言。越是如此,她的心纠结的越乱……

萧墨一直思索着什么,微微叹息着,“你一直,在叫二哥?”

二哥……

凝裳偷偷拭去眼角的泪痕,唇边是萧墨所看不见的冷笑,却仿佛轻柔点了点头,“是,奴婢梦见二哥了。”

“你的家人呢?”

凝裳的唇边是笑,却掩饰不住哽咽的音调,“死了,都死了。”

萧墨微微一愣,继而又陷入了沉默。

紧咬着唇,被褥中,凝裳的五指紧紧抓着被单。她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些许的感情。像是忽而意识到了自己的愚蠢,明明有大好机会能够杀掉他,居然放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