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食足良缘

更新时间:2021-02-26 16:46:01

食足良缘 已完结

食足良缘

来源:落初 作者:米可麻 分类:言情 主角:许宁金小灵 人气:

完结小说《食足良缘》是米可麻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许宁金小灵,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公司小粉领许宁酒后魂穿,一觉醒来,成了某朝尚书家的小姐潘书玉,父母被贬至岭南,小姐么,只得流落乡间。  无所谓,潘书玉不是林黛玉,前世是天下第一吃货,如今种田挖山下河,能吃的自然要想法弄来吃,不能吃的,也要创造条件变现换吃。  除了自己吃,造福一方也很有必要,独乐乐不如众乐乐,那就开个饭馆如何?精明俏丽老板娘,帅哥美男竞争相,拿号排队,遵守次序。咦,这个脸熟,难道是他?  天生吃货,还挺会做。学贯东西,食遍大地  来者先烤,再上蜂蜜,上下左右,前前后后  待到焦熟,椒盐伺候,趁热上桌,刀削成串。  小姐且慢,此物能言。什么?!你是我相公?哦,No!!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书玉主仆四人草草将晚饭吃完,酒儿将桌面收拾干净,点燃一支蜡烛,屋内顿时亮堂起来,喜子出去打水进来,刘妈妈抄起块抹布,一会工夫就将屋里擦拭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这会儿再看,就觉得屋里有些人气了。

书玉一个人,干坐在炕沿上发愣,她还不习惯被别人伺候,见人人都手中有活,自己却闲着,手就有些痒了。这时她看见地下小炉子还没生火,便噌地一声蹦下地来,手伸向炉子,预备动手了。

“小姐别动,这活小姐哪会干?再说,也不能在屋里生,不然弄得一屋子都是烟!喜子,你把这东西拎出去,放到门口生好了再拿进来。小姐你快坐下,这地下都是灰,等我扫完再下来。”刘妈妈连珠炮似的一口气把话说完,又硬将书玉推回炕上坐下。

书玉无聊地看着地下三人忙来忙去,我不会干?我会干得可多了,以后找机会让你们见识见识!

酒儿将碗筷拿到外头厨房里,洗涮干净后,匆匆跑进屋里来,捏着手直喊:“好冷,好冷!”

喜子点头道:“可不是?这会子才二月天气,白天还好,晚上就不行了,都上冻了!”

酒儿将手放到嘴边渥着,委屈地开口道:“要是还在府里,哪用我们来做这些事?只管收下去就行了,这会子就该陪小姐玩樗蒲,打双陆消食了!现在倒好,自己动手洗碗就算了,还尽是凉水,冻得我手生疼!”

书玉听见,心里好生不忍,将酒儿叫到自己身边,握住她的手道:“可怜的酒儿!我替你捂捂吧。以后别去大厨房里洗了,孙老太太不舍得叫咱们用她的热水,咱们自己烧水来洗就是!”说完她打量了下屋里,觉得还少许多生活必备品,当下心下惦量了一番,掉头对喜子道:

“喜子,你明儿要回城给钱老爷复命去,正好去街市上,买些盆钵,用来洗东西物件的,大小你就看着买,。炉子咱们有了,还缺些锅呀铲呀,烧饭用具,喜子你也去买来,油盐酱醋,通通买来,以后饭好便罢,若不得吃,咱们也好自己想想办法。”

喜子听后点头,笑着回道:“倒没想到,堂堂尚书家的小姐,还知道这许多,我原以为,小姐是娇客,除了吃玩,是什么事不理的呢!”

刘妈妈一听就不乐意了,正要开口驳斥,书玉拦住她,自己款款述道:“所谓身处何位,便谋何虑。现在我已不是尚书小姐,这些事正该学会料理,家里经了这么大的事,父母流放在外,若我还跟以前一样,只知吃喝,不替父母分忧,将自己和你们照顾好,岂不成了个不孝之人?也对不起父母从小教养我一场了。”

这话说得,在情在理,刘妈妈就不说了,衣袖早已掩在脸上,就连酒儿和喜子听了也是眼圈红红的,心里感动不已。

书玉嘴上说得振振有辞,其实心里就一句话,大学几年,宿舍生活不是白过的!

喜子忽然脸有难色,嘴里香香吐吐,有话不敢说,酒儿见此,也想起件事来,有些为难地看着刘妈妈,刘妈妈不说话,只管拭泪。

书玉心里明白,边将酒儿已经暖和的手放下,边拿起炕上的衣服包裹,动手解开。

酒儿忙上前阻止:“小姐别动那个,叫喜子跟他家太太要去!收了咱们那许多箱笼,就给二十两银子,也太过分炕人了!怎么样也得再吐些出来!别的不说,只说小姐那几箱古玩,能换多少个二十两了?钱家也实在欺人太甚!”

书玉摇摇头,将包裹里自己早起穿出来的,一件红地缠枝牡丹芙蓉纹金宝地锦貂鼠皮袍,一件月白色领兰花刺绣皮袄,一条青碧色折枝辛夷花刺绣天马皮裙通通翻了出来,又收叠得整整齐齐,重新用包裹皮包好,系紧交到喜子手里:

“行了,这总也值些,你们小厮整日街市上跑,知道去哪里换钱,换到银子就去买东西吧,仔细着些就是。”

喜子重重点头,小心将包裹接了过来,捧于手中。

酒儿和刘妈妈眼泪汪汪地看着那个小小的布包,心里难过又舍不得,书玉安慰她们:“这些不过身外之物,在这乡野农庄里,又占地方又无用,不如换些咱们能用得上的物件,倒值当得多。”

刘妈妈心中十分欣慰,一路上她只是担心,平日里娇滴滴,什么事也不会做的潘家大姐,初到这乡下地界,只是诸事不惯,就有苦头吃了。没想到,书玉倒比自己和小丫头酒儿适应得还快,家里出了事,父母不在身边,自己沦落到如斯田地,她竟一丝不乱,看她出门后说话行事,不卑不亢,知礼豁达,端庄的样儿一点不改,且看我们难过,还反倒过来劝解。果然大家闺秀,看这样子,现在经点子磨难,只怕后头还有大福呢!刘妈妈想到这里,微微点了点头。

这时酒儿顺手摸摸炕上,觉出凉意来,看墙角堆了些柴火,便过去拿了些来,却不知如何使用,眼巴巴看着刘妈妈,又看看喜子。

不料书玉坐在炕上笑了起来,开口说道:“傻丫头,这些如何能使得?快去外头捡些干草枯根来,要先引火才能烧呢!”

喜子也笑了,却有些诧异地看着书玉道:“小姐连这也知道?正经酒儿是个丫头,她也不会呢!”

酒儿脸红脖子粗地回道:“以前在府里,这种活儿哪用我干?咱们家是专有人烧炕的!你以为跟你们钱家似的,一个人干八样活哩!”

刘妈妈也好奇地问书玉道:“小姐你怎么知道这些?从来不见你跟烧炕的房妈妈说过话。”

书玉哦了一声,又想了想,过后方缓缓回答道:“我从书上看来的。”

喜子点头:“原来书上也有这些事,我以为尽是大道理呢!”

众人齐笑起来,书玉也笑,心想你们以为,我会告诉你们,我许宁是从姥姥家学来的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