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帝阙

更新时间:2021-02-23 15:53:50

帝阙 已完结

帝阙

来源:落初 作者:蓝惜月 分类:言情 主角:老天爷张嘴 人气:

新书《帝阙》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蓝惜月,主角老天爷张嘴,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稚龄十四,继母谴嫁;三年未育,婆母难容,十七岁为下堂妻。  泪未干,忽而受封公主,太后疼爱有加,皇弟眷恋依赖,一时备极尊荣。  未二年而宫廷巨变……  ————————————————————————  通俗版一句话简介:请看腹黑妖孽弟弟与冷美人姐姐的宫廷姐弟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出嫁之初,在新婚夫婿火热的眼神和滚烫的怀抱中,我也曾幻想过,苦日子已成过去,以后我会和所有的女人一样,相夫教子,享受平淡隽永的幸福。

随着时间一天天推移,就连这样的希翼都成了遥不可及的奢望。

在我出嫁的第三个年头,因为我的肚子一直不见动静,婆婆遂作主,要给我丈夫纳一个妾。

婆婆等把小妾人选找好了,进门的日子都定了,才把我叫进正屋,知会我这件事情。当然免不了先说一番“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大道理,再讲几句安抚的话,什么小妾终归只是小妾,就算将来生了孩子,那孩子不也得叫我大娘吗?等于是找个女人替我生孩子,免得我老了没依靠。言下之意,这分明是一件为我着想造福于我的事情。

婆婆口沫横飞地说了老半天,见我始终低着头不吭声,完全不接她的茬,终于装不出慈祥长辈的样子了,不耐烦地拉下脸说:“其实照理,一个女人进门三年都没生养,完全可以休了她再娶的。”

我差点冲口而出:“那就休了我啊!”可是婆婆接下来的话又让我犹疑,她说:“休了你,你又往哪儿去呢?你爹也死了,你后娘和那些弟弟们肯收留你吗?”

是的,我爹也死了。他在我出嫁后不久就一病不起。

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他当年肯委曲求全入赘为富家婿,全为了要给我和NaiNai安稳的日子。NaiNai死了,我也嫁了,他心愿已了,身体一下子就垮了。临终之际,背着继母,他向我凄然一笑道:“我终于可以去见你娘了,这些年,我想她想得好苦。”

我忙安慰他:“也许我娘还活在人世呢,又没人见过她的尸体。”

他低叹着摇头:“我没力气去找她了,我累了。要是你以后还能见到你娘的话,告诉她,我心里从来只有她,这辈子我们缘尽了,但愿下辈子还能做夫妻。”

想到父亲悲惨的一生,母亲的下落不明,再想到自己,我的眼睛一阵酸涩。

这时门外有人喊了一声:“娘”。

我抬头,看见我的丈夫子孝,一身浅墨色衣衫,在混着浓郁桂花香的秋日的风里,衣袂翩翩地站在门口,对着他娘说话,眼睛却复杂深沉地看着我。

我突然失去了抗争的勇气,只觉得万念俱灰。子孝,我的夫君,昨天还在我们的婚床上和我抵死缠mian,如鸳鸯交颈,可是今天这么大的事情,他却只字未提。难道纳妾只是他母亲一个人的主意?婆婆会事先不跟他商量,会不征求他的意见吗?必定是母子俩先商量好了,才开始着手纳妾事宜。

说不定,这事还是子孝自己提出来的呢;说不定,那不久就要进门的女人,本就是他的心上人,不过正好找着了我不生育的借口,名正言顺地娶她进门。等生下孩子,他们一家一计亲亲热热地过日子,这家里,还有我立足的地方吗?

泪不受控制地在眼眶里打转,可我不想在他们面前哭泣。我低着头尽量用最平静无波的声音说:“娘,您说得对,子嗣自然是头等大事,是媳妇无能,不能为张家添枝散叶。子孝又是家中独子,就算娘不提,媳妇也早该为子孝张罗纳妾的事了,这事是媳妇疏忽了,谢谢娘不怪罪。媳妇这就下去,带人先把房子收拾出来。西边那两间厢房,又敞亮又干净,只要把墙壁重新糊过就很好了,再添置一些家具摆饰,娘你看行不行?”

婆婆终于露出了笑脸,点头让我去张罗。经过子孝身边的时候,我目不斜视匆匆而过。虚伪已极的男人,不值得我再看他一眼。

子孝却追过来。刚转过影壁,离了他妈***视线,就从后面很粗鲁地拽住了我的胳膊,几乎是愤恨地低喊:“你这是什么意思?原来我纳妾,你比我还急哦,这就忙着去收拾新房了?你可真贤惠啊!”

我猛地抬起头,直勾勾地看着他说:“那你要我如何呢?我是没有为你们家生养孩子,你要纳妾我是没理由反对。而且,纳妾不正是你自己想要的吗?我支持你,去帮你和你的爱妾准备新房,请问我这样做也有错吗?”

他才嚷了一句“什么他娘的我的爱妾呀”,就住了嘴,用迟疑中带着欣喜的语调问:“音音,你哭了?”

“谁哭了?”我恼怒地喊,头却被按进他宽厚的胸膛里,耳边隐约听见他激动地低语:“音音,其实你根本不喜欢我纳妾对不对?只要你说一句,你不要我纳妾,我马上就去叫娘退了这门该死的亲事。”

我从他怀里抬起头来,却在影壁前看到一道威严的影子,鸦青色的百折裙拖曳在青石铺成的地上,跟石头的冷硬融为一体。我的心刹那间从天堂跌落尘寰,重重地摔在冷厉的青石上,鸦青的百折裙罩下巨大的阴影,恍若铺天盖地的黑云,笼罩了一切明媚的希望。

我的夫婿叫什么?子孝啊,这名字取得可真好!他真的真的是个非常孝顺的孩子。何况严父早逝,由慈母独自拉扯Cheng人,他有什么理由不惟母命是从?就算这事果然不是他的意思,而是婆母自个儿的主意,婆母打定了主意的事,他有反对的余地吗?弄到最后,妾照样要娶进门,婆母也决不会怪罪自己的儿子,我却白落了一个不贤妇的恶名。而且婆婆早就提醒过我,一个不会生养的女人,夫家随时可以把她扫地出门的,她没让子孝直接休了我已经是额外开恩了。

我的眼睛避过子孝,也避过不远处盯着我的婆婆,看向远方朦胧的山峦和无边无际的青灰色的苍穹。我用轻轻地、游丝一样飘忽的声音说:“我没有不喜欢你纳妾啊,子孝,我哭是因为我太高兴了。因为这样,家里很快就会有孩子,张家有了后,我们将来老了也至于当孤老,没人送终了。”

我后退一步,离开子孝温暖的胸怀,转过身落寞地离去。

秋八月的下午,秋阳懒懒地照着桂树,桂花的芳香浓郁到熏人欲醉。我脚步虚浮,轻飘飘地从桂树底下穿过,从最浓郁的芳香中穿过,衣角留香,连鞋履都清芬宛然。

整个世界浸在甜香里,多美好的季节啊,我的子孝,就要在这美好的季节里迎娶他的新娘。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