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鬼王的修罗妃

更新时间:2021-02-20 18:37:40

鬼王的修罗妃 已完结

鬼王的修罗妃

来源:落初 作者:妖心默 分类:言情 主角:冷如冰森森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妖心默原创的言情小说《鬼王的修罗妃》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冷如冰森森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她原本是人人闻风丧胆的头号杀手,冷情冷心掩不住万千风华。友情的叛变与人性的扭曲却让她惨遭毒手。一朝穿越,她成了封国的长公主——陆璃。“魔鬼王爷”轩辕凌,传闻中貌若钟馗,性如修罗,每夜都要吸食人血,一点一点的接触,却让彼此深入了解。原来,貌若钟馗的魔鬼王爷有着俊美无双的容颜,残忍狠毒的郡国公主有着无法遮掩的耀眼光芒。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巧的瓷杯在手中缓缓转动,杯中的琼汁却是没有一丝涟漪。黑衣男子笑了笑,“留着吧,既然她如此‘爱’我,我怎么能不给她机会呢?”

黑衣女子闻言,半垂的视线中闪过一抹鄙夷,“可是主子交给她的任务她没有完成不是吗?”

“那本就是我为了试探她故意让她去做的。封国的玉印能调动的也不过是些残兵弱将,我自然没兴趣。不过,她自始至终都没有将我供出来。何况,她母妃的身份倒是值得我陪她演演戏,毕竟,再找一个身份地位和她一样的替身也难。这一点,便足够她继续为我所用。”顿了顿,声音忽然冷了下来,“她不是要嫁入凌王府了吗?哼,轩辕凌那只狐狸……如果她能派上用场,轩辕凌那里我的优势就更大一些。”

偷偷抬眼看了看座上的那人,女子有些迟疑的开口:“可是,听说轩辕凌并不好女色,她又没什么头脑……”

“哼,只要她进了凌王府,就总会有机会。她的那张脸倒是还有几分用处。”黑衣男子嗤笑一声,右手紧了紧,原本精致的瓷杯瞬间化为碎末纷纷扬扬落入绒毯中。“你继续回去盯着,我那大哥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草包,在那个男人面前,比我会伪装多了。”

女子恭顺地应答了一声,起身刚要退离房间,却被一个大力拥入怀中。

修长的指尖在微启的红唇间轻轻摩挲,“影,你可怨我?”

女子瞬时绯红了脸,轻轻摇头,“影没有怨主子,主子的命令影都心甘情愿执行。”声音较之前更加娇柔。

话音落下,便换来一个极尽缠绵的热吻,待到女子在怀中气息不稳才意犹未尽地停了下来。

“影先告退了。”女子平稳呼吸,深情地看了看,转身纵入茫茫夜色中。

黑衣男子收敛起面上的邪魅,眼中却是一片清明。张开手心,一块指甲大小的瓷片静静摊在上面,手指动了动,那瓷片带着疾风飞向美人榻上躺着的女子。

一声低浅的呻吟,榻上的女子缓缓睁开眼,坐起身形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房间,不禁有些怔愣。她记得自己进来服侍的时候明明看见椅上坐着一名容貌十分俊美的男子,自己走过去正要斟酒,却只觉得睡意袭来,难道自己竟然在服侍客人的时候睡着了?想到这里,心里又是羞愧又是后悔,只觉得那公子容貌上等,待自己又如此温柔,没有好好服侍他真真是错过了一个大好的时机。看了看桌上依旧腾升着白雾的清茶,只得叹息着作罢。

Chun树绕宫墙,宫莺啭曙光。

忽惊啼暂断,移处弄还长。

隐叶栖承露,攀花出未央。

宫墙蜿蜒叠嶂,内里围着巍峨宏伟的大殿,琉璃瓦白玉雕栏,大理石砖整齐铺缀在地面,亭台小榭,娇花软草,更有潺潺流水从精雕细刻的假山石洞中不紧不慢地涌出,坠在澄澈的湖面,荡起细碎的水花。房屋檐角斜斜飞出,尖细处有几盏大红灯笼高高挂起,给这庄严肃穆的氛围中平添了几分喜庆。

封国自古即有女子出嫁便要在娘家挂七盏红灯笼的习俗。七代表天地四时人之初始,也有着女子家人盼望女子所嫁良人的含义。

相较于宫殿各处喜庆华贵,宫墙内里的一个偏殿却显得分外凄凉。

院子里长满了杂草,墙角甚至堆满了沙砾黄土。园中的小池也因没有宫人清理而铺满了枯枝落叶,深黑色的水面看不见底,空气中飘着一股腐烂的腥臭。

园中放置着一块突兀的大石,一个着湖绿色宫女服的女子正倚在石上打着盹儿,一点点垂下的脑袋不小心撞在石头上,宫女皱眉抬起头低声咒骂了几声,踢了踢绣鞋前端的小石子,又换了个舒适的姿势继续打盹。

园中的木楼因为年久失修而有些破败,裂了缝隙的大门上挂着的牌匾斜斜歪歪,一半在空中摇摇欲坠。蛛网与灰尘遮盖了整个匾面,隐约能看清那上面的三个大字——“和修殿”。

殿内更是昏暗潮湿,地面放置着一块蒲团,旁边的木鱼已经蒙上了厚厚的尘埃。

大殿的左侧有一个小房间。房间较之大殿稍稍干净一些,摆设却简单得如同贫民百姓人家。一张老旧的梳妆台,铜镜镜面已经模糊得照不清人影,缺了角的檀木桌上摆着一碗清粥,却是因为天气原因已经凝成胶体状。一张失了颜色的木榻挨着墙沿摆放着,床上躺着一个身形姣好的女子,紧闭着双眼,身着一身火红嫁衣,却被绳索捆绑着手脚,玉白的肌肤已经勒出紫红色的印痕。窗外昏黄的光线洒落在睡颜上,展露出安静却倾城的绝色之姿。

垂在榻边的手指忽而动了动,床上的女子缓缓睁开眼,片刻的迷离之后眼中却是如星辉般的璀璨。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脸也因为眼中的神采而添了几缕动人的妖魅。

零眨眨眼,看着头顶满是蛛网尘埃的横梁,杀手的直觉告诉自己这里暂时没有危险靠近,但陌生的环境让自己仍有片刻的不确定,身中了致命毒药,以玫瑰心Xing的狠绝,自己不可能还有生还的机会。手脚腕因为捆绑而造成的疼痛却告诉自己,自己确实活着,只是情况却有些奇怪。

轻巧挺身坐起,背在身后的手灵活地解开绳结,站立身形,目光落在那块的铜镜上,看着镜子里模糊映出的陌生身影有些怔愣。镜子里的人身着一袭大红长裙,与其说是红裙却更像是嫁衣。袖口和裙摆处镶嵌着金丝线,衣襟领口半敞着,露出纤细精致的锁骨,锁骨处有一个半月形的红痕。头顶斜斜簪着一支凤头发簪,如墨玉般柔顺漆黑的长发瀑悬在腰间。伸手抚了抚光洁小巧的脸颊,镜子里的那个人也做着同样的动作,微蹙的弯眉,小巧秀挺的鼻子,红唇半启,那是一张从没有见过的极美的脸,唯一熟悉的,只有低垂眉眼中一闪而逝的冷清光芒。

这不是自己。似乎是自己的灵魂并没有消散,反而进入了这具陌生的躯体。这是零仔细端详过镜中人影后得出的唯一结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