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大汉寻夫记

更新时间:2021-01-27 15:50:41

大汉寻夫记 已完结

大汉寻夫记

来源:落初 作者:无妖不欢 分类:言情 主角:李小四苍鹰 人气:

主角叫李小四苍鹰的小说是《大汉寻夫记》,它的作者是无妖不欢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度云穿越了,成了董贤。李小四也穿越了,成了宫女。“那个妖孽,商量一下呗,我们来次改朝换代,双宿双栖如何。”某妖孽蹁跹如仙,道:娘子,你说了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也不知过了多久,凭空消失的两个人出现在了公元前……真特么的时间逆流成悲伤啊。

李小四因为容貌和耿家四小姐耿敏娴相似,被耿家的婆子弄回了耿家。等李小四有知觉的时候,怎么说自己不姓耿,都没人相信,靠之!

最后为了骗点吃喝,李小四捏着鼻子认了,心里却指天大骂了好一阵:还能更土一点吗?好的不玩,玩什么穿越,玩穿越就算了,你他叉叉个叉叉的,把我的度云扔哪儿了啊!把我的度云还给我,呜呜……

耿家再讨厌,耿敏娴再不好,也是个身份的人不是,人家老爹好歹是个太守,正正经经的官家小姐。

度云就没这么好运气啦,昏迷的时候直接被人贩子捡了去,装竹篮里当做奴隶贩卖。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错过这次再没有下次,好货不等人,都来看一看啊,都来看一看。绝色美男子,做小厮有面子,做小倌有里子,细皮嫩肉,娇媚动人,世间难得一见。”人贩子捡了金元宝一般吆喝的起劲,用捉襟见肘的词汇量努力的形容着天上掉下来的美人。

董宽信摇着一把扇子,踱着八字步,眉眼轻佻的四处眺望,心中的不情不愿全都写在脸上:新皇登基不好女色,等一轮歌功颂德之后,那些善于谄媚的臣子们就试着送男宠。啊呸,害的京城里找个五官端正点的奴才都找不到。只能上这种地方来碰碰运气,只是,这种地方会有好货色吗?董宽信不太相信。

“喂,我说梁公子,虽说现在陛下不爱女色,可也不见得就喜欢男人吧,你们呀,也太喜欢扑风追影了。”董宽信笑得轻蔑。

梁其不以为然,晃着脑袋道:“难说,难说,可谓空穴无来风,你看京城里的小倌馆都空了,人伢子手上连个周正点的都没有,还是备着点好,免得急时抓瞎。”

说着说着梁其越靠越拢,对董宽信耳语道:“就算皇帝陛下真的不好这一口,也可以留下自己用啊,这男人也有男人的味道,是那些娇娇弱弱的小娘子比不了的。”

董宽信折扇一收,敲打在梁其肩上,笑骂起来:“你个纨绔,说的头头是道,莫不是已经尝过个中滋味?”

梁其也不避讳,直言道:“如今世下流行男风,我等俗人怎可免俗,自当消受一番,体验体验别样销魂滋味。”

董宽信唾了一口,伪怒:“你这厮,真是个不要脸的东西。”

“有美人就够了,要脸何用。”话说着,眼睛却没闲着,顺着吆喝,梁其一眼就看到台子上被人扒掉了上衣的度云,惊呼道:“天人!绝色!”

随着梁其夸张的惊叹,董宽信抬眸望了过去:果然好姿容,肤白如瓷,剑眉斜飞,眸如点漆,唇若烟霞,宽肩细腰,身无赘肉。虽然蓬头垢面,眼神散漫,神态呆滞,可挡不住绝当风华的盛世容颜。

“潘安再世也不过如此,董兄你今天可是撞了大运了。”梁其搓着手,一面痛恨囊中羞涩,一面鼓动董宽信:“美人自古可遇不可求,这是你的机缘,万不可失,万不可失。”

董宽信本来就是奉了父命,出来买几个好看的小厮调教着,也是呼应眼下这股子风气,需要送人时,有好一点的货色可以拿的出手。既然遇到如此绝色,他又怎会放手。自然喜出望外,磨拳擦掌,根本不需要梁其鼓动。

周边人群因为人贩子的吆喝而聚拢,站在前排的人,在看见度云时,几乎看傻了一般,不知道动弹。而后面闻风而动的人群却在推攘拥挤,场面越发不可控制。

人贩子一心想要卖个好价钱,压着不肯轻易要价,可眼看这场面越发混乱,又有些着急。

董宽信这回倒是带了脑子出门,附耳吩咐小厮一番,自己揣着银票而来,倒是一副气定神闲,志在必得。

人贩子咬咬牙,一手拉着度云的手臂,一手抬起度云的下巴,叫出了起价,黄金百两。

真够黑的,一个花季少女也不过一二十两银子,还得是清白,貌美的。黄金百两,相当于白银六千多两,足够在繁华地段买上三进的院子,就是花魁也不过如此。

董宽信左右望望,并不见几个富人,心中大定,诚如梁其所言,遇到了也是缘份呢。董宽信得意摇着折扇,认下了这黄金百两的叫价。

只是他刚喊价,后面就来了个乡绅加价,一百二十两。

“一百五十两”

“两百”

我去,这喊的可是黄金,这里是低端奴隶市场,哪那么多土豪。“不会是托吧。”董宽信和梁其四目相对,在彼此眼中看到了相同的疑虑。

身后有人拽了拽董宽信的衣摆,是刚才支走的小厮去而复返。董宽信神情更加悠然,看来他哪个老爹是闻讯赶来了。

“闪开,闪开,你们好大的狗胆,竟然在天子脚下买卖良民。”董恭穿着官袍,带着衙役赶了过来。

怎么就……良民了,人贩子显然措手不及了一把,觍着脸凑了上来:“官爷,官爷,有话好说,别抓人不是。”

民不与官争,人贩子求财,但也知道,有钱还得有命花:“官爷,您看,我们都是老实的买卖人,这些都是奴隶,没有良民,真没有。”

衙役头目一把推开近前来的人贩子,大骂:“放你娘的狗屁,没有良民?”说着指了指度云:“瞎了你娘的狗眼,这位公子哪里像是奴隶,有这般白净温雅的奴隶?”

人贩子此时肠子都悔青了,就知道这人要惹祸,早该卖掉的,早就该悄悄给卖了啊,亏!

“官爷饶命啊,小得有眼不识泰山,小的鬼迷心窍,求官爷高抬贵手。”人贩子欺软怕硬,见到当官的就觉得腿软。

董恭也是慧眼,一见度云就知道此人不凡,心中大喜,却仍耐着性子仔细盘完:“好好说话,将公子来历说清楚,本官自然不会为难与你。”

人贩子不敢隐瞒,期期艾艾说来:“这位公子昏迷在路边,被小人救了回来。还找了大夫来给公子治伤。大夫跟我说,公子受伤很重,还伤了脑子,恐有离魂症,什么都不记得了。小人也是好心,想着公子气度不凡,定是好人家的公子,所以冒险带他来京城寻亲,只是一直没找到亲人,小人一时鬼迷心窍这才……”说着,那人贩子对着自己就是一通耳刮子:“小人该死,小人瞎了狗眼,求老爷饶命。”

董恭心中有了主意,大手一挥:“此人样貌颇似我那远房侄儿,待我书信一封与我老家兄长求证一二再说,来呀,将公子请回我董府。”

董宽信眼见自己老爹威风凛凛的将人带走,且,一分未花,啧啧啧,果然没有最黑,只有更黑。

梁其不甘心,拉着董宽信的袖子,道:“董伯父所言当真?那美人真是你家亲戚?”

董宽信狠狠瞪了梁其一眼:“当然。”

梁其白眼一翻:骗鬼呢,是亲戚你刚才认不出来,还舍得黄金百两?可,既然董恭众目睽睽之下认下了这个侄儿,只怕假的也是真的了,以后要想肖想一下这神仙般人物,只怕是不能够了,眼见美人不可亵玩,梁其如同霜打了的茄子,焉了。

此事,董宽信当着梁其是认下了,可心中却是疑惑,不明白抓人而已,什么名目不能用,怎么弄出个亲戚来。

面对董宽信的疑惑,董恭并没有拿乔,捻须而笑道:“好样貌自然需要个好出身,以哪位公子的模样足当的我董家儿郎,真是天佑我董家,信儿,你可懂得?”

懂?懂什么啊?

……

难道……皇帝陛下……哎呀,不可说,不可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