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紫月凌天

更新时间:2021-05-07 15:59:37

紫月凌天 已完结

紫月凌天

来源:落初 作者:岳筱沫 分类:言情 主角:廉贞禄存 人气:

完结小说《紫月凌天》是岳筱沫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廉贞禄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沉寂千年,黄泉大帝由地底苏醒,幽寰遮日,耗星爆发,黄泉大陆陷入一片水深火热之中。  莲无神树上,应龙千年的等待。黄泉海边,紫玉无尽的祈祷。一切,是造化弄人,还是此生就是有缘无分?  雾影镜花,尽是虚空,因云中之月,镜中之花,方才往生幻梦,一生一世,我不知道那究竟是有多长,那么,来生吧,我许你来生可好?  光华王朝那高高在上的帝君,运筹帷幄,一步一步的走向权利和皇权的巅峰,四方制衡,铲除异己,然,最终,赢得了天下的他,又能否得到心爱之人的芳心?  凌天皓月,长歌当空,当自己心爱之人因为自己,而卷入这纷乱的红尘万丈,失去了一生之中唯一的牵挂,那份空虚,究竟需要多少鲜血来填满?  当仲夏雪逝,紫玉成烟,世界走到毁灭的尽头的时候,我只想你在三生石旁,等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中月走到石壁旁,将袖箭拔了出来,心念飞快一转,眼前如果出不去,那么自己也只好前进了,而且如果这里有什么要命的东西,也不必煞费苦心的将自己引到里面,在这里就可以直接将自己干掉了,毕竟,只一个暗天波动眼就不是自己能够应付得了的。

不管怎么样,他都要闯一闯尽快出去,他等得起,可是薛婉蝶那边剩下的时间可是不多了,而且自己还有保命的绝招没用呢。想到这里,云中月拍了拍自己的右肩,稍稍定了定心思,便走进了白玉门。

刚走进白玉门之后,云中月便感觉眼前一暗,可能是这里面没有人来过的关系,云中月在这里一点活的气息都感觉不到,相反的,这里的一切都带着沉重的历史气息,置身其中,仿佛踏进了另一个时空一般。平静了一下纷乱思绪,云中月掏出一枚火折子,将周围的长明灯点起。

光线在这间殿里面显得有点诡异,墙壁上黑漆漆一片,灯火照在上面连一点反光都没有,昏黄的灯光只能照出殿内的大概。云中月心中明白,已经到后殿了,再向里面走,就是墓主的安寝之地。

忽然,室内一阵轻风吹过,云中月便感到心中一凉,只见一只巨大的铁钩从自己胸口透出,滚烫的鲜血溅了自己一脸,不可置信的摸了摸胸口,还从来没有人能在自己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接近自己,这…这到底是…

云中月猛然一惊,胸口的伤口蓦地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摸了摸自己的脸,也没有任何血迹,轻轻摇了摇头,云中月正在考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便听到头上又传来“咕唧”一声笑,猛的抬头一看,云中月正对上一双巨大的眼睛。

云中月登时立在当场,一只足足有几十丈高的赤**物,张开了双翅,拖着九条触手,火红的眼睛盯着这一闯入的不速之客,正狰狞地从岩壁里飞出来!

刚才利器透体的感觉就是这东西散发出的有如实质的杀气所造成的幻觉!

“这是…上古邪灵?!”云中月正待抽身飞退,却忽然发现了一些蹊跷。这庞然大物虽然呼之欲出,可是却一动不动的悬在天盖之上,原来,这巨大的邪灵被一层漆黑色的水晶包裹,一动不能动,只有眼珠可以微微转动而已。

然而就算如此,云中月也不敢妄动,毕竟这东西不是个摆设,自己只有它半个脑袋大小,天知道那封印水晶是不是结实,一旦把它惹毛了自己跑都没地方跑。

云中月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小半步,而邪灵的眼睛也紧紧的跟随自己的身影转动,仿佛看穿了对方要跑的意图,邪灵的瞳孔猛然放大,将他的身形牢牢锁住,云中月顿时感觉自己陷在了沼泽之中,想再移动脚步,可身体仿佛灌铅了一般沉重,微微动了动手指,云中月费力的伸手向背后摸去。

“孩子,不用怕。”一道好听的女声响起,带着某种让人心神宁静的力量。

云中月心中一惊,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一个一身白衣素颜的女子站在自己身前不远处,正一脸平静的看着他。

云中月不由得暗暗叫苦,这么个地宫,怎么总能无声无息的冒出些什么东西,而且眼前这位‘姐姐’虽然表面看起来无害,可是一身白衣,身后又是黑漆漆的古墓,任谁都会胡思乱想吧?!云中月只觉得这女人只差在自己脑门上写出“我是女鬼”四个大字了。

“好了,阿缨,别难为他,他不是坏人。”白衣女子开口道。

上面的邪灵又深深的看了云中月一眼,随即收起了精神压制,转眼看向白衣女子,眼神变得温顺许多。

“你不用怕,这里不会有人伤害你,算起来,你是三百年来除了赤凰外唯一一个进到这里来的人了。”白衣女子淡淡道。

“哦,原来如此,谢谢…等等!三百年?!你是说你在这古墓里待了三百年?!你你你…你究竟是人是鬼?!”本来眼前的人放了自己,让自己的心绪放松不少,因为对方身上毫无戾气和杀意,有的只是令人安心的温和气息,可是一听后面半句,云中月失声。

“鬼?呵呵,”白衣女子开口轻笑,“我是冥灵,不过,严格来说,也算是鬼吧。”

云中月两腿一软,差点没直接跪到地上,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眼前的女子竟然大方的承认自己是鬼,上面还有个上古凶兽,自己可真是造孽啊~竟然跑到这么个地方了。

“你…你…”云中月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白衣女子看到他这副摸样,不由失笑,“我叫溪风,你就那么怕鬼么?那你是怎么有勇气来到这里的?”

溪风?这名字听着有点耳熟,然而来不及想那么多,云中月咧嘴干笑了一下,“我…那个…我是不小心误入此地~溪风前辈…你这是…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么?”

溪风看了看云中月,“我在等一个人。”

“等人?跑到这大古墓里等人?而且还等到死?!”云中月不解。

溪风回头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墓室,眼中带着化不开的温柔,“是的,我在等他醒来。”

云中月顺着溪风的眼光看去,那里面不是阴阳殿嘛!是墓主安息的地方,我的天,竟然跑到人家的墓里去等,看来眼前的‘姐姐’也够专情的。

“额~溪风前辈,里面的…是你什么人啊?”云中月小心翼翼的问道。

溪风的目光一瞬间变得深沉,想了好一会,才说道:“他是我的徒儿,同时,也是我最重要的人。”

徒弟??

“如果你有时间,我可以说给你听。”溪风笑了笑。

云中月也对此比较感兴趣,立刻伸直了耳朵。

三百年前,我是当世剑圣,一直游历于大漠和光华王朝中,一路游历的同时,也见识到了大千世界的风景。

一次在路过息风郡的时候,我正在一家客栈里吃饭,只听见楼下传来嘈杂的人声和戏谑的笑声,忍不住向大街上一瞧,便看到了几个家丁模样的人将一个倒在地上的人踩在脚下,嘴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许是当时是鲜衣怒马的年龄,我放下手中的筷子走了出去想要凑个热闹。

在人群的外围,一个华丽衣衫的胖子正抱着一只卷毛小狗,邪笑着看着倒在地上的人,走近一看,在人群中央的人是一个衣衫破烂的孩子,几个家丁嘲笑道:“不开眼的小鬼,连我们老爷的狗饭你都抢,我看你真是天生贱命,不想活了。”说着,一个家丁狠狠一脚踢在孩子的肋下,倒在地上的孩子闷哼一声,却没有呻吟出来。

我看到那孩子的目光中闪耀的着不屈的光芒,那样清亮的眼神,只看得一眼,便在心中升起怜惜之意。

这就是我们的初遇,他那时如同小兽一般倔强,虽然很弱小,但是却不肯吃亏,我将欺负他的那些人教训了一顿,便带他回了客栈。

坐在饭桌前,看着对面沉默不语却又狼香虎咽的孩子,我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怜爱,轻轻的抚了抚孩子的头发,出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流光。”孩子简短的回答。

对上这孩子的时候让溪风有一瞬间的失神,只是因为…这孩子长的太漂亮了,而看发色体型却不是鲛人,虽然还小,却能感觉到他自然而然流露出的一股坚毅的气息。

击空明兮朔流光,竟然是这样好的名字,我继续问道:“那,你的父母呢?”

“死了。”孩子还是简短的回答,仿佛是在说天气一样稀松平常。

我当时就在想,果然是不愿意和其他人交流啊。

“你会武功?”那孩子当时猛然抬起头看向我。

我不知道流光为什么会这么问,只是浅笑着点了点头。

“可不可以教我武功?只要你教我武功,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他当时是这样说的。

我问他为什么要学武功,他说只要他会武功,就不用再和狗抢饭吃。我当时惊呆了,想不到他竟然会是为了这样的理由。

我当时摸了摸他的头发问他:“武道的修行是很艰苦的,你能坚持下来么?”

“还有什么是比我现在苟活在世上更辛苦的么?”流光反过来问我。

我不禁哑然失笑,是啊,还有什么事是比他现在生活更辛苦的呢?我帮得了他一时,又如何能帮他一世?许是当时他的遭遇感动了我,我便收他为徒,但是我没想到的是,自己这教剑一教就是十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