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强娶豪夺:老婆,你往哪跑

更新时间:2021-05-02 18:00:38

强娶豪夺:老婆,你往哪跑 连载中

强娶豪夺:老婆,你往哪跑

来源:落初 作者:豆豆公子 分类:言情 主角:阴森花香 人气:

《强娶豪夺:老婆,你往哪跑》为豆豆公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当了别人的小三,还想走。”他抓她,用最决绝的方式告诉她,当了第三者是要付出代价的,她忍气吞声,他步步紧逼,受伤总裁的一场强取豪夺,她根本无力反抗,“欧阳千,事情都已经水落石出,我们以后还是当回陌生人。”苏伴儿留下最后的信件离开,转眼间却被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扛走扔在床上,“苏伴儿,惹上了我,这辈子你是别想离开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眼前的迷雾终于被拨开,她看清了自己未来要走的路。

她拿起桌上的裁纸刀,毫不犹豫对着自己的脉搏割下,鲜血顿时沿着她纤细的手腕滴落。

“撕......”

刀割破脉搏的那一刻,真的很疼。

可是苏伴儿的心中却觉得莫名的舒服。

很快。

很快就解脱了。

她拿起身边的纸鹤,坐在窗前,将一只只染血的纸鹤在窗口放飞,四月的风非常大,似是老天最后的恩惠,红白交加的纸鹤在空中飞舞,凄美绝伦。

一只、两只、三只......

“伴儿,这个世界上我们的亲人都遗弃我们,幸好,我们还有彼此。”隐隐约约的,她好像看见沐云帆抓着他的手对她说我们很有彼此,那时候,她觉得有了他,就有了全世界。

“你一个沐家大少爷,怎么能说被遗弃呢?”

“沐家只是迫于舆论压力才将我接回,在他们心中大哥才是沐家的孩子,而我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他所说的大哥,是沐云泽。

“谁说你可有可无了,我就不能没有你。”

“伴儿,还有一个月你就毕业了,到时候,我们就结婚。”

记忆就像影片一样,在远处的天空中放映着一幕幕,苏伴儿低头看着手上被鲜血染红的纸盒,耳边不断地回响着少年执拗的声音,一边一边的和她说着,他要和她结婚。

苏伴儿记得很清楚,她当时的回答是,“等我们认识满十年了,如果那个时候你还要娶我,我再告诉你答案好不好。”

十年,十年的时间也足够验证一个男人是不是真心的了。

她记得当时少年听到她的回答后,眼中是黯然的,在沐家的阁楼上,少年站在窗口吹着风。

他一双漂亮的眼睛失落的看着远方,明明是一张阳光少年的脸,眼神中的黯然去好像早已过尽千帆,“沐家都因为我是私生子的身份觉得丢人,所以大家都很讨厌我,可是父亲年少犯的错误和我无关,不是吗......只有你,伴儿,你没有嫌弃我。”

那个时候,沐云帆还说,“如果有一天你离开了,就算我拥有了全世界,也不知道去去哪里。”

曾经怕她不在就不知道去哪里的少年,最终还是离开了她。

没有解释,没有原因,就这样离开了。

或许和苏悦订婚的他,早就知道未来该去哪里。

只是唯独不会来她这里了。

或许,那天沐云帆求婚的时候,她答应了他,那现在结局是不是都不一样了。

沐云帆不会死。

她不会被囚禁在这里。

一滴水渍落在洁白的纸鹤上,晕开一个圈。

苏伴儿眨了眨眼睛,抬起另一只手将眼泪拭去,然后自嘲的苦笑一声。

都说临死之前会怀恋过往的一切,看来她真的离死不远了......

脸色苍白的她趴在窗前,她已经失去了拿纸鹤的力气。

她看着天空中飘舞的纸鹤,迎面而来的微风吹动着她柔软的发丝,耳边隐约可以听见鲜血滴落的滴答声。

苍白的脸上美的摄人心魄。

她又开始回忆起这些日子以来为了沐云帆弄的众叛亲离。

苏正杰说,“就算以前你和云帆再要好,现在他和悦悦订婚了,你这样纠缠,你要不要脸。”

在所有人的眼中她不过是苏家的一个养女,只要苏悦喜欢,就算是沐云帆,她也必须拱手相让。

闵慧说,“伴儿,你真是愧对我们收养你的恩情,你给我走,我宁愿从来都没有收养过你。”

20年的母女亲情,一夕之间,说没有就没有了。

原来亲生的和不是亲生的差别这么大。

她走。

这次,她会彻底的离开。

她想,如果就这样离开了,所有人都可以松一口气了不吧。

“云帆,你要记得,你还欠我个解释。”苏伴儿看着远方的云彩微弱的说着。

固执的女人,只想着沐云帆欠她的解释。

她的身体一点一点的瘫软下来,手上的纸盒滑落下来,她整个人依托着窗沿靠着一头长发凌乱的散落。

苏伴儿微微睁开眼,看着满天飞舞的纸鹤,远处天空的云彩融合到一起,幻化成沐云帆阳光灿烂的微笑。

真好。

“云帆......”

她干裂的嘴唇微弱着叫着这个名字。

不需要了,云帆。

他有了苏悦,不再需要她了。

“云帆......记得......解释......”

她喃喃地说到,带着所有的无助和无望,长睫如同受伤的蝶翼般轻轻的颤抖着很慢很慢。

慢慢的,她的眼睛磕了上去,紧紧闭上。

这会,别墅的佣人看着满天飞舞的白色纸鹤,一个个心生疑惑,这是什么千年一遇的奇观,很快,铁叔将这件事报告给了正在书房工作的欧阳千。

欧阳千看着窗外红白相加的纸鹤,突然有一只停在了他的窗前。

他看着上面还未完全干的红色液体,心中一颤,一个可怕的想法进入了他的脑海。

难道,那个女人......

忽然他转身,几乎是跑着离开了书房,来到电梯,按下了那个女人所在的楼层。

铁叔看着他家少爷忽然变得如此急躁,心中疑惑。

欧阳千以从未有过的速度跑到了苏伴儿的房间,门口的两个保镖仍然尽责的看守着房间。

“千少。”保镖有礼的问候。

房门从外面锁了起来,欧阳千一脚踹开了房门。

众人从外面进来,看着里面的场景,一个个目瞪口呆。

苏伴儿这个时候仍然是趴在窗前,一只手撑着脑袋趴在窗口。

她的脸色苍白,嘴角却挂着一丝微笑,看起来好像是睡着了。

垂落身侧的另一只手早已被鲜血染红,衣袖上也晕染了一大片的红色,红色的血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上,那声音听起来尤其的刺耳。

她的周围都是她没有来得及放飞的纸鹤,有一些已经被鲜血染红,整个画面像是命案现场一样,让所有进门的人吓呆了。

欧阳千很快让自己恢复了理智,快步走上前按住她还在流血的手腕,将她整个人抱起来,大吼道:“快叫医生过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