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红袭衣

更新时间:2021-05-02 17:58:50

红袭衣 已完结

红袭衣

来源:落初 作者:安珺翊 分类:言情 主角:段晴师兄 人气:

经典小说《红袭衣》由安珺翊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段晴师兄,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负手站在她面前,她一袭红衣,笑得动人心魄——她“赢了”,当大仇得以相报,当真相浮出水面,她持剑站在他面前,他依旧一袭白袍,依旧温文尔雅——他“输了”,千百年后他们成为师徒,男子依旧一袭白袍,女子依旧一袭红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吗?”闫景松眸中有种近似嘲笑的神色。白松淡笑。玄镜忽然一阵剧烈的闪动随即恢复正常,可再一看却发现……玄镜中什么景物都没有了,而白松却一脸阴霾。

石梯终于到了尽头,莫祁不由的向莫琰身侧移动,多走一步,就证明他们多一分的危险。

到了二层,视线清晰了许多,锁尘塔一层便有百丈之长,莫琰望了望四周比一层亮了数倍却依旧昏暗的塔内,塔内依旧静的出奇,仿佛塔内根本不存在灵兽的身影“嗷……”它在怒吼,仿佛在嘲笑莫琰的想法,又似是看到美味的食物而发出的喜悦。但只是短短的几秒钟便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过般,可是往往神经紧绷的人的感知十分灵敏,“莫琰,你听到了吗?”莫祁颤着声看向莫琰。不待莫琰答应,那声音又响了起来,“嗷……”似狼的叫声。

“狼,有狼……”莫鑫颤着声音喊道,他后悔了,后悔进了锁尘塔,后悔进了恒山派,莫鑫原是山下青山镇的富商的儿子,富商因多年前曾救过闫景松一命,所以才破例将其招进恒山派,实际莫鑫从未进过锁尘塔,这也是恒山派只有少数人才知道的。莫琰刚要开口,却不想眼前一片昏暗,竟慢慢的失去知觉,身后,是黑袍女人淡笑的双眼。

“小鱼儿,小鱼儿,你告诉我你是从哪里来?”湖畔小巧女子轻言道,望着清凉的湖水,坐下身脱下鞋袜,将小巧的玉足放入水中,水中的鱼儿却没有躲开,纷纷围绕在她的脚边,“鱼儿,鱼儿,你弄痒我了,哈哈哈……”银铃般的笑声倾泻而出。

谁在笑?莫琰隐约听到女子清朗的笑声,欢快的水声他道不出为什么这一切竟如此的美妙,慢慢睁开眼,刺眼的光线让他挪不开视线,天晴朗的出奇,看着周围陌生的景色,“这是哪里啊?”

“你醒了,你怎么突然从天上掉下来啊?你是神仙吗?”女子说道,又暗自嘟囔道,“还差点吓坏了我的鱼。”可怎奈莫琰耳力超群,听到女子的话不由一笑。“你笑起开真好看,姥姥说狐狸都生的极美,你也是狐狸吗?你是狐仙吗?”女子问道,可是为什么没有在他的身上闻到同类的气息呢。莫琰闻言又轻笑,这才打量起眼前的女子,所谓的“巧笑兮焉,美目盼焉”也不过如此吧。女子一袭红衣,灵动的双眼正好奇的打量着他,双颊白净中透着嫣红,小嘴儿不点而赤,再往下看去,她……竟光着脚在水中。莫琰急忙撇过脸,“姑娘,请你穿好鞋子。”耳根后不由一阵微红。

“为什么?”红衣女子抬起双脚,“放在水中多凉快,你看,鱼儿还在舔我的脚呢。”说完双脚又放回水中,溅起的水珠不安分的落到了莫琰的脸颊。莫琰看了看湖边嬉戏的红衣女子,又撇过脸去,女子的脚是除了相公以外不容许被别的男子看到的,可是眼看这女子的打扮不像肤浅庸俗之人,或许她真的不知吧。许久未听到莫琰的回答,红衣女子穿好鞋子走到莫琰面前,蹲下身,刚想要说什么,不料莫琰此时一回头,四片嘴唇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莫琰急忙推开红衣女子,满脸羞愧道,“实在对不起,在下绝非故意冒犯姑娘……”偷偷看看了红衣女子的表情并未发现什么不妥,才道,“还望姑娘见谅。”

红衣女子思忖片刻,才喃喃道,“你刚才是在帮我渡气吗?我听翎说嘴对嘴贴在一起就叫渡气。”她有好几次看到翎和陌生男子嘴对嘴贴在一起,可是几天之后就看到那些男子都死在了嵩山脚下,全身呈青紫色。“那我会不会也死掉呢?”

莫琰被红衣女子的话搞得一头雾水,从最开始问他是不是狐狸,现在又说她会不会死掉。莫非这女子……“不知姑娘家在何方,你看天色不早了,我护送你回家吧。”莫琰试探的问道,这女子该不会真的是……

“我家就在嵩山脚下,你呢?你怎么会突然掉到这里啊?你真的是狐仙吗?”红衣女子好奇的问道,四号没有听出莫琰的话中有话。

“不是,我不是狐仙,我是恒山派的道士,我原本是在锁尘塔取灵兽的,不知怎的就到了这里。”莫琰道,看着这周围陌生的环境,这似乎不是恒山境内呢。“这里是哪里啊?”

“这是嵩山,恒山是什么地方?远吗?”红衣女子好奇的问道。

“恒山是个特别美丽的地方,山顶云彩环绕,我原本只是个伙房的小道士,每天早上最愿意做的事情就是站在恒山的眺望楼高处眺望整个恒山。不久前我被白松道长,也就是我现在的师父,收为座下弟子。”看着红衣女子向往的神色,莫琰开口道,“有时间我带你去参观下。”

“好啊好啊。”红衣女子开心的说道,“我叫……”女子轻报自己姓名。

“什么?你说什么?我没听到。”莫琰喊道,他的耳边似乎有一股强劲的风,冲散了红衣女子的声音。

“我说我叫……”

“啊,你叫什么?”莫琰急切的拉着女子的手,“你叫什么名字?”

“琰儿,你怎么了?琰儿?”

莫琰猛地睁开眼,却看到了那单一的青灰色,这是自己的禅房,再看自己手心紧握处……

“啊……师父……不知师父怎会在此?”莫琰暗自懊恼,自己刚才竟拉着师父的衣袖。见到莫琰醒来,白松似是松了一口气,“我来看看琰儿,你已昏迷三日有余,现在感觉如何?可还有不适之处?”

莫琰轻轻摇头,“师父,灵兽……”

“我就知道琰儿不会让我失望的,你得到了嗜血麒麟,师父修炼数千年,都未得到嗜血麒麟,你师叔的也只驯服一只灵狮。松儿是我恒山派难得一见的奇才却也只驯化灵狐,不知琰儿是如何取得麒麟的?”白松问道。

“师父……师父是说我取得了嗜血麒麟?”莫琰不敢相信的问道,自己刚才明明在嵩山脚下,又怎会得嗜血麒麟呢?

“怎么琰儿不知自己得了嗜血麒麟?”白松问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