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九眼相师

更新时间:2021-04-05 15:40:18

九眼相师 已完结

九眼相师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病态玻璃 分类:言情 主角:相爷李建国 人气:

主角是相爷李建国的小说《九眼相师》此文是病态玻璃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周公卜卦,一掷可知天机;佛陀论禅,六感万般皆空;鬼谷悟道,十年夺天造化。三千世界,幻化三千。眼之见是否为实?耳之听是否为虚?由我来为你徐徐道来。我身负“阎王招婿”“白泽衔书”两段诡异卦象,我有一段与天相搏,与命相抗,与鬼神争斗的不凡经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 黄皮子

斌子听到已经到达目的地,把铁锹直接插进了土里:“狗哥,那咱们现在干啥?刨坟?”

我与他们三人的目光对视下,摇摇头示意不妥,然后来到一棵畸形的枣树前,把手放在枣树的身上:“死者为大,虽然这群前辈是搅的李家不得安宁,但我们也不能随意冒犯。”

我这话说出来,自己都觉得假。可经历了这些,这鬼神有眼,凡人说的话肯定听得个一清二楚。最主要的是,这要刚一上来就玩硬的,跑人家老窝,非得和我拼命不行。

“斌子,你把车上所有的烧纸取来,三十六张为一份给分开。”

“好嘞!”答应完我这声后,他就拉着最新喊来的那小伙去抱烧纸了,毕竟量太多,一个人的话,得多跑个来回。

在斌子和那小伙离开后,我观察了下李建国的表情,僵的不能再僵硬了,估计我要是刚才同意让他们刨坟,他早就冲上去,说不定连鞭尸这种事都得做出来。

这时候,我忽然留意到二黑把鼻子压到地面上,不知在嗅着什么。

我知道二黑能听懂我说话,便直接开口问:“咋了,二黑?”

李建国在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后,二黑就做出了回应,用嘴咬住我的裤脚,往前面拽了拽。

看样子,二黑是发现了什么东西,我马上随着它的力道往前走,五六步后,二黑就松开了口,然后用爪子在地上开始刨东西。

一时间,我和李建国都拔长了脖子盯着二黑,想看看它这是要弄出什么门道来。

结果二黑刨了没两下,地面突然露出了巴掌大小的窟窿,黑乎乎的,估计还不浅。窟窿里面还隐约能看到抓痕的存在,应该是某种动物打得洞。

不过既然连洞口都被土封住,说明里面也没啥东西了。

我这正想着,忽然一股骚味灌到了我鼻子里,那味道大的,眼泪都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往后退了几步后,我和李建国剧烈咳嗦了会,这才缓了过来。

有意思的是,狗鼻子明明比人要强上百倍,可二黑在那里竟然丝毫不受影响,深知凑到那洞口前,把爪子探了进去。

照这么来看,这洞好像并没有废啊,可洞口给盖住这么久,且不说里头的动物靠吃什么喝什么为生,单是氧气不足这一点,就能给它憋死。

“狗哥,那来这么大的骚味啊?”

斌子在这时候已经抱着那些纸钱回来了,只不过受这气味的影响,脸色不怎么好,额头上的褶子也是一层接一层。

我单手捏紧鼻子,在那些纸钱里清点了下,确认道:“数上没出错吧?”

斌子一挺胸脯,自信的说道:“狗哥,我斌子是废,但就一点好,心细,每份绝对妥妥的三十六张,出不来岔子。”

我拍了下斌子的肩膀,从中取出了六份,吩咐道:“咱们四个人一人取六份纸钱,然后在这片枣树林中找畸形的枣树,找到后,在每棵枣树的根部点燃一份烧纸。

六份全部烧完后,通知我声。”

斌子搔搔头,开口问我:“那啥……狗哥你,确定现在整?”

我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发现离正午差不了多长时候,便点头道:“嗯,现在施法是最好的时候,怎么了?”

斌子难为情的说道:“咱这一人点六份,到时候肯定冒的烟不少,再加上这通风不好,而且满林子的骚气味,可别人家客人还没请走,咱就被熏的受不了了。

主要是……”

我还真没想到斌子现在已经能考虑这么多事情了,便朝他笑了笑,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主要是我看二黑一直在那刨什么东西,好像摸着了什么门道,说不定不用咱们,它就能把这事情给解决了,何必再冒这个险呢。

而且再等等也没坏处,还能散散骚气味。”

我微微一笑,点头算是答应了斌子的要求,其实他的想法我又何尝没有考虑过呢,我也是不想冒这个险,可是二黑真的有这么大的能力吗?错过了正午这个点,那再弄肯定会更难一些。

在得到了我同意后,斌子就招呼李建国他们两个人坐下来,就这样,我们四个大老爷们就搁一旁看起来狗在那刨洞来。

斌子嫌气氛怪死硬,从口袋里掏出了盒云烟来,抽出两根递到了李建国和新来那小伙子的手里,有一搭没一搭的唠了起来。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感觉空气中的骚味越来越重,脑子都有些难受,也就在这时候,一种尖利的“咔咔”声传进了我们四人的耳中。

听到这奇怪的声响后,我们四人皆是相互看了一眼,明白了对方心中所想,这洞里真有东西!

要知道这洞里没空气,没食物,没水分,而里面的东西还能活下来,这说明肯定不是寻常角色,可不能给放跑了。

我抄起铁锹就冲到了二黑旁边,斌子他们看到后,同样抄起家伙跟了上来。

就这样,我们四个人一条狗直接把这洞口给堵个严严实实。

我看了眼他们三个人,开口叮嘱道:“这地方是坟地,绝对生不出正经东西来。所以一会甭管跑出来啥,直接往它脑袋上招呼。”

李建国忽然开口说:“道爷,要是我没记错的话,这洞里面的东西应该是黄皮子。”

我好奇道:“你怎么知道?”

“我家里养着一个鸡棚,半夜里总有黄皮子去偷鸡吃,那叫声就和刚才的声音差不多,而且黄皮子身上也有很重的骚味。”

我在心里想:“这要真是黄皮子的话,说不定李家的事,它也有一腿。”

黄皮子就是人们平时说的黄鼠狼,也是道家的“五大仙”之一,被称作黄仙,也有老辈的人叫它黄二爷。

五大仙都有灵性,能作祟作妖,也能成仙。它们精通道术,能报德,能复仇,同人恋爱,当然也能害人丧命。

我爷爷曾对我说过,要是走夜路遇上五仙,它们朝你模仿一些人的动作,然后口吐人言问你它像什么,一定要回答说:“像人!”

因为说它像人的话,就等于帮他修为了,会增长它的修行。待它日后修成仙,会回来报答你。相反,如果你说它想其他动物,会损了它修行,要是这仙儿心胸狭窄,还会做法使你厄运不断。

要搁平常我肯定不会招惹黄皮子,可眼下不同,一是要替李家办事,二是有二黑的存在。

这世上是一物降一物,本事小的肯定怕本事大的。

二黑把黄皮子的老窝给作践成这个样子,但黄皮子还没有露面,也就是说,黄皮子在怕二黑。

斌子突然开口道:“您二位留意点,可别那黄皮子一出来,直接一铁锹给干我家相爷的狗上了,眼和手都准点,利索点。”

玛德,人家都说“狗仗人势”。怎么到了我们这里,成了“人仗狗势”了。

李建国一脸复杂的看了眼二黑,应该是起了悔意,没想到这瘸了腿的狗居然这么宝贝。

过了五六分钟,二黑突然从洞口里面拔出了一个白色的细长东西,我们四个出于本能,铁锹瞬间就招呼上去了,直接给砸个稀巴烂。

砸完之后我们才发现,这并不是我们所等的黄皮子,而是一根骨头,粗长粗长的骨头。

斌子咽了口唾沫,开口问我:“狗哥,这不会是……”

“我原来听说过黄皮子在坟地里打洞,靠吃死人肉来增修行,没想到还真有这么回事。如此一来,那些‘客人’的怨气也会越来越重,可它们没法和黄皮子斗,最终把所有的气发在罪魁祸首,李家老爷子身上,倒也合情合理。”

结果我这话音刚落,一道黄色的影子闪电般从洞口窜了出来,几乎是眨眼间就给我们落开了七八米的距离。

“妈的,这五大仙果然都有心眼,会钻空子。”

好在二黑刚才没有走神,黄皮子出来的第一时间,它就跟了上去,但因为瘸了一条腿的缘故,他也仅仅是和那黄皮子速度持平。

我们四个人跑了一会后,就发现,这场追击战压根和我们没任何关系,只能在一旁默默地瞅着。

令我意外的一幕发生了,二黑突然不再去追那黄皮子,而是呆在原地不动,匍匐着身子不知在酝酿着什么。

紧接着,二黑对准黄皮子逃跑的方向,大声的吠叫起来,声音同之前相比,不知浑厚响亮了多少。

那黄皮子在听到二黑的吠叫后,竟然吓呆了,不再动弹一分。

二黑见状就窜上去,对准黄皮子的脖子一口死死咬住,并疯狂的甩了起来。

眨眼间,鲜血就溅了一地,黄皮子在空中挣扎了两下就把脖子耷拉了下来,绝对是死透了。

二黑在确定黄皮子死后,这才肯松开后,把它放到了地上,结果这还不算完,二黑马上又舔起了黄皮子身上的血,并且在舔干净后,再次用牙撕裂黄皮子的身体,以谋求新的血液流出。

不一会,黄皮子就没了形,跟一大团填充物似得,整个过程看的我心有余悸,但总算是除了一个祸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