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婚婚欲睡:腹黑老公,难招架

更新时间:2021-04-05 15:39:33

婚婚欲睡:腹黑老公,难招架 已完结

婚婚欲睡:腹黑老公,难招架

来源:落初 作者:冰河时代 分类:言情 主角:林馨雅雨露 人气:

主角是林馨雅雨露的小说《婚婚欲睡:腹黑老公,难招架》此文是冰河时代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他是名门贵公子,得天独厚,却白手起家,创下商业帝国的奇迹;她,小人物一枚,简单、平凡。他冷漠,她亦淡然。他腹黑,她亦机灵。他很高、特富、超帅。可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只是这是什么情况,投怀送抱?还是错位的那种——男投女抱,看着怀中晕倒的某人,长长的眼睫、斜飞入鬓的眉毛、高而挺的鼻梁下,两片薄唇微启,某女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这色是劫还是……劫他儒雅俊美、风度翩翩,远远看去,温润如玉。稍稍靠近,你就会发现他处处透出生人勿近的气息,傲骄且清冷。再靠近呢?人前温文尔雅,人后对她如狼似虎,怎么有点像人格分裂?什么,‘人格分裂’?他用行动证明了什么叫真正的人格分裂:白天衣冠楚楚,夜晚衣冠禽兽。【精彩片段1】&nb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准备休息了,两位晚安!”丁小爱朝两位再次笑笑,站起来回自己房间了,她是最后一个入住的租客,房间就在楼下,租金比楼上的两位便宜了200元。

见丁小爱进到房间随手关上了房门,小曾捣了一下林姐:“难不成是真的?”

“她不像是说谎之人。”林馨雅想了想说了句实话。

“如果她说得是真的,这生活方式可真够让人费解的?”小曾双肩一耸,那可真够作的,作得这样完美,可真是人精中的人精。

“你别问我,我也不懂。”林馨雅摇头,以她的阅历也觉得匪夷所思,二十出头的农村姑娘,总共才做两份工作,一份说是家政,其实就是保姆,现在在花店工作,有机会去学那些东西吗?还是说,她做家政的地方其实就是贵渭之家,她耳濡目染?

“林姐,还有你不懂的事?”小曾放下手中的零食袋子,惊讶的问了一句。

“小丫头,不要以为拍我马屁了,我会减你房租”林馨雅拍了一下她的头,笑笑说道。

“知道,我把你当知心姐姐,嘿嘿”小曾高兴的挽上她的胳膊笑笑说道。

“别了,我怕你们这些小年轻……”

两人边说边笑上楼睡觉去了。

没几分钟,这套房子里的最后一个租客回来了,她看了看客厅,又看了看楼上空荡荡的,放下端着的身子,疲惫不堪的靠在墙上,许久都没有说话。

楼上的林馨雅听到开门声,拖着棉拖下来,见倚在墙上的女孩捂嘴哭泣,冷言冷语来了一句,“作为表姐,我还是奉劝你一句,赶紧跟他分了,否则……”

“分不了,一提分手,他不是自杀,就是要杀我,我怕,表姐,我该怎么办?”易冬琴抬起红肿的眼睛,低声的哭泣道。

“怎么办?我早就提醒过你了,你不听怪谁?”林馨雅拉了拉自己的披肩,恨铁不成钢的说了一句。

“你……你以为你比我好到哪里?”易冬琴瞬间如刺猬,梗着头回了一句。

林馨雅脸色一变,什么话也不说,拖着鞋就上楼,不知好歹的东西,简直跟姨妈一样,疯起来就咬人。

易冬琴看着生气而走的表姐,抱着双膝蜷在门口,可怜的让人心疼,有人疼吗?

丁小爱打开门,抱着衣服准备到卫生间洗澡,停在那里看了一眼门口之人。

蜷在门口的易冬琴瞬间弹起,瞪了一眼丁小爱,低下头换自己的鞋。

丁小爱看着她换鞋的手有点发抖,低了低头,转身向卫生间了。

第二天早上,小曾是在林姐的敲门声中醒来的,她迷迷糊糊摸到手机看了一下,瞬间弹跳起来,“妈呀,都八点二十了,这路上堵车,没个半小时到不了班,死了,我要死了,这个月的全勤。”一边念叨一边快速的穿衣下楼,走到楼下,见丁小爱正要打开门出去。

“小爱,等等我,我跟你一起。”边走边拉羽绒服的拉链,又转头向餐厅看去,见林姐正在吃早餐,一杯牛奶,一份三明治,没有多余的,扁了扁嘴,“林姐,明天也帮我弄一份呗,我交伙食费。”

“得了,我可不是你们的老妈子,以为交伙食费就万事大吉了,自己解决。”林馨雅放下刀叉,用餐巾抹了抹嘴说道。

小曾见林姐不高兴给她带早饭,又把头伸向门口,刚想让丁小爱带,丁小爱已经出门了,而且随手关上了门。

“你跟这个小怪人谈这些,拉倒吧!”接话的是易冬琴,她理了理自己驼色流苏披肩,到门口换鞋,边柜上放着她的名牌包。这是一款经典款的路易威登女包,在小曾看来跟小易年龄根本不搭,老气横秋的棋盘格子单肩包,贵是贵了,合适吗?习惯性的撇了撇嘴。

林馨雅瞄了一眼过季的LV,又看了看她的表妹,今天的装扮哪里是二十五岁,分明是三十三岁的自己,眉头皱了皱,没有吭声,她可说不起自己这个时时带刺的表妹。

啪啪砰砰一阵过后,三个女孩全都出门上班了。

林馨雅看了看自己的房子,餐桌上有两人吃过早餐,自己和小爱,另外两个不是自己叫,都过了上班的点,摇头笑笑,看了看自己划定的公共区域,伸手整理了一下。

又巡视了三个小租客的房间,丁小爱的房门已经锁上了,外面属于她的区域无论是厨房的一个柜子还是门口的鞋柜子,还是餐桌靠左她坐的地方,都整齐干净,严格上来说,甚至是一尘不染。

林馨雅作为过来人,很清楚的明白,一件事件,做一次可以,做一个星期还行,做一个月,除非是习惯成自然,否则……哼哼……在她所认识的人当中,少有。这个叫小爱的女孩子住到自己这里已经一个星期了,房间没有让自己参观过,公共区域已经坚持一个星期了,她动了动漂亮的眉目,看她能不能坚持一个月,如果能,自己倒要高看她一眼。

至于楼上的两间,她不必去看了,好听点叫年轻人的随性,难听点就是狗窝,起床后钻出被窝,被窝是什么样子,现在依然是什么样子。

小曾不太爱打扮收拾,随随便便就上班了。自己的表妹可早就起床了,花了近两个小时化妆收拾、搭配鞋帽,自认为漂漂亮亮出门了,可那房间,跟小偷光顾过一样,乱得不成样子。

唉!

小丁作息规律,比钟表还准,让她佩服的直感叹。至于其她两个,只要是上班时间,都是自己敲门,让她们起床上班,自己也算她们免费的闹钟了。

三个女孩出了电梯,走出单元门,各奔东西。

丁小爱到自行车放置棚区拿了自己的车,冒着春寒向花店出发。

曾雨露快步跑到小区外的公共汽车候车停,见车子没到,拐到后道上买了一份早餐,拿到手边走边吃,见车子来了,快速的钻到人群当中挤上公车。

易冬琴不急不慢的走到出租车停靠点,拦了一辆出租车上班了。

三个差不多年经的年轻人,三种截然不同的上班方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