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为鲤倾心

更新时间:2021-01-10 05:23:15

为鲤倾心 已完结

为鲤倾心

来源:落初 作者:雨婀娜 分类:言情 主角:季云华玲 人气:

主角叫季云华玲的小说是《为鲤倾心》,它的作者是雨婀娜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做人难,做妖精更难!何况她还只是条小小鲤鱼精而已……  只是为何她总被推到前方来,担起一些奇奇怪怪的责任呢?  难道是老天关照?  老天啊老天,还是赶快关照我一个热血美男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数十丈外,火红色的巨殿映入眼帘,古朴雄伟,庄严大气。终于来到巨殿外的秦恒,眼睛早已被眼前的巨殿所吸引,情不自禁的向巨殿走去。只见他刚走出几步,身子便触到一层淡红色的透明薄膜,然后秦恒的身子便被远远的弹开,退回了先前所站的位置。

“禁制!我真是太大意了,这可是四大灵殿之一,哪里那么容易进!”秦恒懊恼的说道,手却迅速一拍腰间的一个锦囊,一支翠绿色的玉笛出现在他的手中,接着他回过头对季云说,“我现在要试着破开这个禁制,为免你误伤,你先避开些!”季去一听,赶紧点点头向旁边退开了些。

凝神屏气的秦恒将玉笛放到嘴边,瞬间便有一阵清幽的笛声自自玉笛传来,听此乐声,让人有种舒缓的感觉,不自觉的沉入其中。季云看着那玉笛,只见那笛声中也隐有字符流出,纠结在一起像是一股巨浪,朝着先前那禁制光幕狠狠撞击而去;淡红色的光幕开始轻轻颤动,似乎将会破裂,然而只一瞬间,光膜颜色却忽然加深也不再颤动。季云猜这是禁制力量自行增强了。秦恒见此情况,乐声一变,低沉而悠长的音调缓缓流泄开来,仿佛能将人心中最深沉的疲惫都唤出来。季去听着听着眼皮都要掉下去了,不过她知道这是秦恒加强了破禁力度,于是努力盯着那乐声中更多的字符,它们缭绕在一起,越来越密实,然后如同一团泥一般拱动,最后化为了一枚巨大的锥子,往光幕砸去;深红色的光幕几乎瞬间变为黑红色,并且剧烈闪烁,终于还是不敌音锥的锐利,破碎开来。眼前一闪,弄不清状况的季云已被秦恒拉着从破碎的光幕冲进了阵内,季云回头一看,果然光幕已经开始迅速弥合,一个呼吸不到就已经恢复如初,仿佛从未破碎过。

秦恒一进阵便迅速坐下来打坐,季云心想他应该是在恢复法力吧!刚刚所用的玉笛破禁颇为神妙,但是灵力耗损应当不小。光幕内并没有人影,无聊的季云转过身打量起这巨殿来。眼前的巨殿一片火红,正中的巨门紧闭,门上画着无数火焰兽张嘴咆哮,仔细一看,似乎每张兽嘴里都隐有火光溢出,朝着正中两个火红巨环游走,这些建筑所需的材料也应该是比较珍贵的火属性材料,巨门之上是一块大匾,“南灵殿”三个金字光华流转,让人心生敬畏。

看了一会,季云还是走到秦恒面前坐了下来,看着秦恒因法力消耗而略显苍白的脸,额上的汗珠,抿起的嘴唇,似乎他还是个大帅哥呢!秦恒身侧放着那只玉笛,季云想起刚刚那阵乐声,于是好奇的拿起玉笛观察起来。青翠的玉色,似乎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尾部有颗小红珠子的吊坠,看起来很可爱。季云细细的摩挲这颗红色的珠子,却发现心里却泛起一丝奇异的感觉,仿佛这颗珠子正在欢欣的颤动,不知道为什么,季云也跟着笑了!

正当此时,先前被秦恒破开的光幕竟然再一次碎开,两个身影急速冲了进来,光幕也快速弥合恢复。季云扭头看去,原来是一个身着紫袍的中年男子,和一个与陆冠之相差不多的男子,两人脸上颇有狼狈,年少的那个发髻都有些散乱。

这两个人显然也看到了季云和秦恒打坐的背影。中年男子略拱了拱手,准备离开,年少的男子却突然叫了起来“师叔,她手里的是师弟的玉笛!”男子走近季云,又发现了打坐的秦恒。看到他苍白的脸色,不由朝季云瞪来“是不是你将师弟伤成这样?还抢了师弟的法器?”说完手已经按在腰间的剑柄上,眼看就要出手。

“李源,切匆冲动,先让我瞧瞧。”说完手往秦恒肩膀一搭,此刻秦恒的眼睛唰的就打开了,中年男子见此,将手也拿开了。

“卫师叔,源师兄,你们怎么在这?”秦恒看见这两人也显得很惊讶。

“师弟,你的伤是这女子打的吗?那玉笛是她抢了你的吗?”这名叫李源的男子立马问道,好像他不快点问季云就会逃走似的。

“不是不是,这位季云姑娘只是别的门派的,因为她与长辈分散了,我们才一起结伴到这灵殿来的。我刚刚破阵的时候法力消耗巨甚,所以刚刚只是调息一下!”秦恒没有提季云说的碧波门,好像并不想让他们知道,季云暗自揣测,会不会是两派本身不合呢,一个修水,一个修火,难道会因为这个所以水火不容吗?

那位卫师叔笑着点了点头,倒是那个李源听了秦恒的话,脸庞腾的就一片火红。嗫嗫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有了同门的师叔和师兄一同闯殿,秦恒似乎松了一口气,各自开始坐下调息。季云只跟秦恒熟,自然坐到了他的身边。看了眼玉笛上的吊坠,她掏出一个玉盒,正是装蓝炎灵芝的盒子。“秦恒,我能跟你商量一个事吗?”

秦恒睁开眼,看了眼玉笛和季云手里的木盒,说道“你说吧!”

“我很喜欢你这笛子上的玉坠,你能不能让给我,我用这盒子里的灵草跟你换!好吗?”可以看出那只笛子是个很不错的法宝,使用者能力越大威力也会越大,不过自已喜欢的是那粒珠子,应该不算是夺人所爱吧?

“你如果真的喜欢就送你好了,不用拿灵草来换。”秦恒还以为季云喜欢的是那根笛子,没想到她喜欢的却是那吊坠!那粒珠子是当初得了玉笛后,偶然在坊市看到了,当时觉到跟自己的笛子很搭,所以买了下来,并没有花很高的代价。

“你不怕这珠子是件惊天的宝贝,拿走了你会吃亏吗?”看他这么说,季云不禁想要吓吓他,而且她隐隐觉得珠子对自己很重要。

“珠子在我这,只会是吊坠,如果在你那能发挥更大的威力,那是你和这珠子的缘法。怎么算吃亏呢?”秦恒倒是很想得开。

“这盒子里的灵草对于我来说也没什么作用,给你的话才有用,你一定得收下,将来这粒珠子真要成了法宝,那你心里也好受些!也算我答谢你一路照顾我的好意。”季云把盒子往他怀里一丢,马上将那珠子从笛子上取了下来,将笛子也还了。再次摩挲这粒珠子,先前欢欣的感觉再次出现,季云愈加高兴起来。眼角扫到秦恒正打算打开盒子,季云忙按住盒子道“秦恒,你也晓得我法力疏浅,采不到什么好灵草,你等到我们分别后再看灵草行吗?现在看我会不好意思的!”要是现在打开盒子,只怕他会怀疑自己这灵芝的来路,自已又不能解释,只能用这缓兵之计啊。

秦恒愣了愣,想着这几天季云的确没怎么去收集灵草,只去摘野果采野菇,说不定这盒子里的是她采的野果子也说不定,就笑着将玉盒收进了储物囊。然后接着调息。一时间空地上显得特别安静起来。

调息的时候并没多久,那位卫师叔就站起身来,往殿门掠去。只见他刚踏入大门数十米距离内,大门上的双环各自喷出一个红色光球,两个光球迅速溶为一个,瞬移般往卫师叔身上一扑,卫师叔就不见了踪影!这诡异的情形,秦恒和李源也看到了,心里明白这是入殿的禁制,只是等了几盏茶的功夫并不见什么反应,心急的李源也冲了进去,消失在了红光中。

秦恒回头瞧了瞧季云,似乎在做什么决定。

“秦恒,你快去吧,我看这个阵法有些门道,说不定是每个人都有需要去破的阵。我主修水属性的功法,进去了也没什么用,我就在这等你好了。”季云知道秦恒一定是顾虑自己,不过这个时候她也不能连累他。

秦恒深深的看了季云一眼,“我既然到了这里,是一定要进去的。不过我会尽量早点出来,你呆在这里等我,我会送你去北灵殿的。”

季云对他笑了笑,秦恒转身消失在了光球下。

“我会在这里等你,不是因为要你送我去北灵殿,我想跟你一起离开这密境……”季云喃喃道。

光幕下,季云一个坐在殿前。秦恒消失三个时辰了,巨门没有任何反应。那位卫师叔已是金丹期的修士,怎么进去这么久都没有成功吗?那秦恒,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呢?若是自已现在心里想马上到他身边,不知道还有没有作用。季云试了试,自己还在原地。看来不行,不如进去找吧!秦恒修为并不高,可是他仍旧选择进去,这是不放弃不畏惧,鼻子也应该不放弃不畏惧。季云掏出一个野果,咬一口,往巨门走去。

走到秦恒消失的地方,预料中的光球并没有出现,季云又往前走了一步,身子好像进到一片红雾中。如果刚刚外面有人看到的话,会看到季云在没有红色光球出现的情况下一下子就消失了。

季云一步一步向前走着,这浓雾并没有任何的异动,只是让视线非常不清晰。秦恒他们进来的时候都有光球笼罩,然后就消失了;而自己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光球出现,也一下子进到这红雾中来,并没有任何危险的感觉。看来自己这具身体又发挥了某些作用,虽然不能瞬移,但应该也没有什么危险!摸索中向前挪了一段距离,忽然指尖触到一抹柔软的布料,季云走上前仔细的看了看,是秦恒!

秦恒此刻紧闭着双眼,额头上出现了细密的汗珠,浑身僵硬。看来意识并不清醒,不然她的手都碰到他了,他肯定能醒过来。季云拽了拽他,纹丝不动。想了想,向前走了几步,果然看到了李源,也僵硬的站在那里。看来卫师叔应该在最前方,也可能已经闯了过去。看来这阵是针对个人的。该怎么办啊?

“使者大人,使者大人!”一个声音出现在了四周。我看了看,并没有发现有人。

“使者大人!”周围的红雾突然一阵翻滚,一位绯衣男子从红雾中缓缓走了出来。季云瞪大了眼,心想难道叫的是我?

“使者大人想让这两位修士早点过阵吗?”男子笑吟吟的问。

季云点了点头,我是想他们早点过阵,既然这男子认错了人,自己也不必浪费行使权力的机会吧!季云巴巴的望着他,希望他能解决。

“使者见谅,在下只负责此阵的开启,一切只能靠阵中人。”男子拱了拱手。“当然使者您的灵体除外;整个密境皆由祖龙神而生,此中一切灵物灵兽,阵法禁制也全部自圣骨衍化,此阵当然也只有您能改变。”男子说完,面目开始模糊,只一息,便化为周围的红雾消散。

这男子的话,让季云的心里翻腾不已,自从掉入光影过后,自己的变化一直让她很费解。她突然有了人形,但是体内却没有任何经脉灵力的存在,不是妖也不是人,而且还能瞬移采灵芝,或许她现在真的是一具灵体;还有她进入此阵以后,并没有遇到任何变化。难道自己真的是他口中的使者?自已从那片虚无中而来,莫非那虚无里有更强大的存在?这个念头让季云忍不住想冒冷汗。

一时之间季云脑袋里一片混乱,根本找不出更多的答案,她只能想想看如何让他们过此阵。她身上没有任何兵器啊,只有个百宝囊,可里面也就几个野果子。该怎么做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