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安息吧穿越者

更新时间:2021-06-08 17:21:44

安息吧穿越者 连载中

安息吧穿越者

来源:落初 作者:我爱吃港饼 分类:仙侠 主角:陈景楚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我爱吃港饼原创的仙侠小说《安息吧穿越者》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陈景楚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某一天,陈景得知了一个极少数人才知道的秘密,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叫穿越者,而随后他发现体内突然出现了一个神蛋,神蛋能够吞噬掉穿越者而为他提供修为。这一切的发生到底是机缘巧合还是有人幕后刻意安排?喜欢的书友们可进群:807548057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景跟着兀官瑶穿过树林,来到了一处空地上。

空地上搭有一座简陋的木房子。

“就是这了,在天亮之前咱们在木方子里将就一晚吧!”兀官瑶一蹦一跳得走到了木房前。

陈景默默地望着兀官瑶的背影,乞丐的话时刻在他心中警醒着,二人的关系虽然已靠近许多,但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露出马脚,很多事情都是在最后关头的一个不小心而功亏一篑的。

兀官瑶进到屋里点着了煤油灯,见陈景站在门外迟迟不肯进来,板着脸道:“发什么呆,还不进来”

“孤男寡女——”

“孤你个头!”兀官瑶强行将陈景拉进了房里。

房间中的摆设很简单,有一张床,一些竹篓子,一个矮木柜子,和一盏煤油灯。

“这屋子是我哥哥用被雷击过的枣木做的,这巫峰山上虽然怪物很多,但都是些不成气候的小怪,不敢靠近的,所以很安全”兀官瑶骄傲的说道,“等明天天亮了,我带你去见我哥哥,他可是我最崇拜的人呢”

“行啊”关系已经到要见亲人的地步了,陈景心理更为踏实,但他还是小心翼翼得与兀官瑶接触。

“对了,你应该不是镇中的人吧”兀官瑶盘坐在木床上,与陈景闲聊起来。

“不是”陈景坐在了门槛上。

“那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兀官瑶接着问道。

“我来自钟家村,拜师归一门,却因为学艺不精,有辱师门让师父给赶了出来”陈景靠着门框,仰头望向夜空,说道此处略带惆怅道,“自从出了钟家村,一路漂泊到安康镇,后面的卢我自己也说不清要去哪”

“你的家人呢?”

“家人?”

“对啊!家人”

陈景摇头道:“我没有”

“没有?怎么可能——”兀官瑶眨巴着眼睛说道,“我们都是爹妈身的,难道你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啊”

“哼——我到希望自己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或许这样我会好受些”陈景低下头喃喃说道,“在我记事的时候,因为家里太穷,我又一直病病殃殃的,父母嫌我是拖累,所以在一次迁徙中丢下了我”

“抱歉”兀官瑶无意戳陈景痛处,愧疚道,“我不该打破砂锅问到底”

“没事”陈景苦笑道,“我并不恨他们,也许是生了贱吧,白天看小瑶抽出发簪的时候竟然还有点想念母亲”

“发簪”兀官瑶说着抽出了发髻里的簪子,“它吗?”

“对”陈景瞟了一眼兀官瑶手中的发簪,“小瑶的发簪与母亲的很像”

兀官瑶用袖子抹了抹发簪道:“看来我们挺有缘分”

陈景的话虚实参半,他知道女人是感性的,打好卖惨牌是公关的重要一环。

陈景说道:“或许我们真的是有缘分吧,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今夜能相聚在屋檐下,便是缘”

兀官瑶听罢,含羞一笑,下了床,走到陈景身边,将手中的发簪递给他道:“既然是这样,那今晚我就把发簪借你好好看看吧,我相信你的父母不会平白无故的扔下你,一定还有其他的原因”

陈景微微抬起头,不可思议得望着兀官瑶手中的发簪,意外收获下居然有些没反应过来。

一切来得太突然,太顺利了。

“喏”兀官瑶面带微笑,“快啊,别谢我哦”

“谢谢”陈景对兀官瑶的热情和大方,心中产生了一丝莫名的感动。

“拿去吧!”兀官瑶拉过陈景的手,将发簪放在了他的手上。

在发簪与陈景接触的一刹那,一股极强的力量在电光火石之间将他的意识强行拉到了心境中。

陈景悬浮在硕大的鸟蛋前,瞪大了双眼。

不敢相信的是,陈景眼前的鸟蛋在一声清脆嘹亮的鸣叫声中瞬间点燃,成了一个火球,耀眼的火光一下照亮了整个空间。

为什么鸟蛋碰见发簪后的反应不是孵化而是自行燃烧了?

不行!必须将发簪扔掉!

陈景觉得大事不妙,想要抽回意识,扔掉手中的发簪,却发觉自己让一股无形的力量给禁锢住,意识无法离开心境。

随后,心境中的温度直线上升,鸟蛋上的火越烧越旺。

难道发簪能够激活鸟蛋,而有了意识的鸟蛋想要烧死寄主获得自由?

陈景揣测到这里倒吸一口凉气。

热浪翻滚,陈景在炙热的烘烤下,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快要融化了。

另一边,兀官瑶惊恐的蹲在陈景身边,为他把脉。

此时的陈景手里握着发簪蜷缩在地上,皮肤在高烧下通红一片,脉象微弱,手腕上的温度越来越高,到最后烫到无法去触摸

兀官瑶虽然是中医世家,却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

陈景的皮肤在高温下逐渐焦黑脱落,头发卷曲燃烧了起火苗。

是火!

如果再不想办法,陈景会自燃而亡!

用水能降温。

情急之下,兀官瑶想到了救人的办法,心急火燎得提着屋中的木桶冲了出去。

离小木屋不远的地方有一条水沟。

心境中,火浪席卷,心境在鸟蛋的高温下已经开始融化,而陈景想不出任何办法去阻止。

万万没有想到,陈景费尽心思去孵化的鸟蛋要送他上西天。

讽刺!这是多么大的讽刺啊!

陈景无比的绝望,情绪低落,精神处在崩溃的边缘。

鸟蛋如火球一般持续着燃烧,上面连接着的神经在火焰下全部烧焦断裂。

没有了束缚的鸟蛋,温度升的更加猛烈。

完了,一切都完了。

心境成了一个封闭的锅炉,陈景的精神在炙烤下彻底崩溃,没有了精神力的支撑,控制不住温度,外在的身体完全燃烧了起来。

陈景意识崩溃,连疼痛都感觉不到了。

兀官瑶提着水回来时,看见整个小木屋已让大火吞噬,浓烟滚滚,刺鼻难闻。

杯水车薪,兀官瑶手中的水救不了陈景的命。

在小木屋后的林子里刮起一阵由许多面具组成的旋风,旋风之中,出现一男人来。

此人身穿黑色戏服,头戴武生帽,遮脸的是方巾丑的肉/色面具,面具上两点勾勒的眼睛下涂着一豆腐块儿的白。

男人双手插在胸前,眼中火光闪烁,自言自语道:“没有想到计划进行的如此顺利,清阳蛋马上就要成功孵化,接下来就是回收的工作,呵呵——希望不要太困难”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