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穿越仙风无道骨

更新时间:2021-06-07 18:09:43

穿越仙风无道骨 连载中

穿越仙风无道骨

来源:落初 作者:九尾樱 分类:仙侠 主角:翠明玉涂歌 人气:

经典小说《穿越仙风无道骨》由九尾樱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翠明玉涂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耳光狠狠打上妖怪的脸颊,对方哀嚎一声:你是道姑还是城管,怎么打人啊!  只要能降妖,你管我是道姑还是城管!  带着三脚猫的道术穿越古代,即使不为了普天之下的黎民百姓,也要为了那风华正茂俊秀倜傥的皇帝陛下驱魔降妖啊!  可是这个比她还非主流的臭道士是谁啊,这是想来抢饭碗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颜如雪终于明白这句话的心情,前阵子涂歌几乎天天与她一起用膳,用完膳再一起谈人生谈理想,可这几日却忙得没有来过,听说他的晚膳都是送到御书房匆匆用的。

对着满桌的佳肴,颜如雪却觉得食欲缺缺,杜鹃她们是不肯和自己同桌吃饭的,眼睁睁看着颜如雪一个人体会对餐桌的孤独。

这种孤独与日俱增,甚至吃饭的时候有宫人在门口路过,将那光影挡得暗上一暗,都能让颜如雪满怀期翼地抬头,然后又一双眸子在看到门口并未有那日渐熟悉的身影后,重新暗淡。

这一日,颜如雪听见宫女们在后院用膳时传出的欢声笑语,不由得驻了足,一脸神往地在窗口看着,直到萱草看见发呆的她,连忙放下碗筷,走到窗前:“姑娘可是有什么不舒服的?”

“没,我就是吃饱了随便走走。”颜如雪连忙摆手,这本是她饭后午睡的时间,所以并不需要人在跟前伺候,能让宫人们安心吃饭歇息。

颜如雪一连几日梦见自己变成了宫女,跟大家一起说说笑笑地用餐。

直到又一个无心睡眠的中午,涂歌终于出现了,不同以往的便衣简装,这次随驾的队伍很是浩荡,除了翠明玉,还有许多身穿官袍的男子作为第二梯队在后面跟着,在这些官员身后十几位宫人恭恭敬敬捧着托盘,众人都是满面喜气。

颜如雪看到领头的涂歌神采飞扬,目中含笑,又见他身后浩荡的队伍,心中一动,福如心至地想到,这是流行一见钟情再见提亲的时代,莫非涂歌是与自己聊得投机,特地准备来提亲了?心中胡乱想着,嘴上不由得哼起小调“带着你的群臣,带着你的嫁妆,坐着那马车来。”同时不由得整了整衣衫,虽然她知道很多女人穿越后会变得桃花运旺盛,可是这也太快了吧!

涂歌看到颜如雪,一个箭步跨过门槛,迈步到如雪面前站立,激动道:“如雪姑娘!”

“到!”往日的涂歌都是优雅的,淡淡的,宠辱不惊的,今天却一反常态,让颜如雪措不及防,只是呆愣在屋中。

“你……”涂歌一把握住如雪的手,眼光炙热。

幸福来得太突然,颜如雪看着涂歌的样子,也紧张起来。

“孤……”涂歌的脸涨红,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倒是说啊!男子汉大丈夫你怕什么!颜如雪的内心开始期盼起来,若是让师傅知道第一个向她求婚的是个大王,那实在太有面子了!

涂歌深吸一口气,终于道:“孤王替荼蘼国所有百姓感谢你!”

“哈?”颜如雪一时没能消化这句话,感谢我什么?

“新药方很有效,那板蓝根汤对于抑制疫情大有帮助,古太医说这方子是你开的?”涂歌那惊喜的样子就好像看见什么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啊?哦……是这个啊……”颜如雪只觉得心沉了一沉,泛起淡淡的失落,原来不是求婚,是来表彰的。

“孤王已经让太医院在南门北门都免费供应板蓝根汤,并让人快马通知各地效仿,如雪!你可真是孤的福星!”

这一句如雪却是让颜如雪的心脏漏跳一拍,她看向涂歌的眼睛,那深邃的眸子带着无线的柔情和激动,倒影着她的面庞。

“这是我应该做的……”颜如雪喃喃道,这是一双多么醉人的眼眸啊,她突然很喜欢自己倒映在他眼眸中的样子。

“听闻杜鹃姑娘为了寻找草药很是受了些苦,”涂歌余光一扫,看到旁边侍奉的杜鹃,“这次的嘉奖自然也有你的一份!”说着,涂歌大手一挥,那些宫人就一一将托盘放在桌上,累的高高的,翠明玉则高声朗读着赏赐的礼单,都是些珠翠布匹。

颜如雪对那些金玉之物倒是不甚在意,但看到众人膜拜的目光,却也十分受用,这才意识到大家都站着,连忙让了座,涂歌坐在上首,颜如雪坐下后,其他人自然没那么多椅子,只是按着身份排排站在下首。

众人无非是跟着涂歌来表达感激之情,顺便一睹这救星的真容,席间说道大王下令在南北门施药的事情,颜如雪心下好奇,也嚷着要去,涂歌执拗不过,也只好准了她的请求,让杜鹃与萱草随她同去照顾。

颜如雪毕竟是女眷,众人不能久留,说了一盏茶的时间也就纷纷告辞。下午古太医亲自来接她们去南门,这是颜如雪到这个时代后第一次出宫,深吸了一口气,觉得像飞出笼子的小鸟,欢欣鼓舞地爬上蓝布马车,欢呼道:“启程!”

众人坐在马车中,古太医对面而坐,颜如雪看他额角还有些青紫,颜如雪心下明白定然是那次“偷药”事件所致。故意问道:“古太医,几日未见,打扮得越发时髦,狂野加抽象派的风格,实在前卫的很啊?”

古太医虽然听不太懂,但也明白颜如雪是在调侃自己,苦笑道:“瓜田李下,君子防未然,都是我考虑不周,让杜鹃妹妹受了惊吓!”

杜鹃连忙摆手:“这怎么能怪你,都是那个泼妇不讲道理,太可恨了!”

“他们就是靠地吃饭,庄稼是他们的命根子,一时情急误会了也情有可原。”古太医却是豁达的很,“说来还要谢谢他们,若不是他们,古某如何患难见真情?”

这话说得缠绵,似乎两人在惊吓之后很是互相吐露了些心声。

果然见杜鹃立刻红霞上脸,揉着手绢低头不语,颜如雪和萱草相视一笑,齐齐看向马车窗外。

车窗外就是民居,几乎齐刷刷的平房,很少见到酒楼客栈,并没有古装剧里的繁华,马车行在官道上,走的很快,不一会就到了南门。

马车却远远停下,车夫在外报告:“排队的人太多,马车过不去。”

古太医掀开车帘,果然在施药的棚子前曲曲折折的队伍人头攒动,十分壮观,四人只得弃马车步行前去,古太医一边护着三位姑娘走在内侧,不被拥挤的人潮所伤,一边道:“今天的人却比昨天多许多,想是近郊的村民也闻讯赶来了。”

排队的人看古太医一声大夫打扮也自觉地让道,并好奇地望着三个姑娘,颜如雪已经事先准备好手帕,让杜鹃和萱草都蒙上嘴巴,倒不是她保守,而是在这人蛇混杂的地方,细菌最容易传播,有个口罩也能起预防的作用。

挤到药铺前,只见药童在一边的大火炉上忙着熬药,药香在空气里流动,带给人安心的力量。三个大木桶装着深咖色的板蓝根汤还冒着热气,百姓捧着自家带来的碗,一个接一个上前接药汤。

“颜姑娘,我就先去忙了。”三位太医在一边为重病的病人义诊开药方,古太医也来不及休息,在一边空着的诊桌边坐下,立刻给病患把脉诊断。

这板蓝根的药方对颜如雪来说本就是随口的事,却没想被涂歌大大褒奖,只觉得心里受之有愧,这才积极请缨到前线帮忙,此时更是不由分说,挽起袖子就帮忙一起分发汤药,杜鹃也有模有样地Cao起一边的汤勺分发,而萱草则去了火炉边,帮忙熬药。

药汤一桶接一通地恭迎,排队的人却不减少,但大家都很有耐心地等着,在排到的时候还不忘感激两句,无非是对大王大人感恩戴德之类,但看着那些真挚的小脸,颜如雪也觉得与有荣焉,更是用微笑回报。

正打着汤,忽然听到队伍后面穿来骚动,很快那骚动越来越大,颜如雪都隐约能听到争执的声音。

原以为是有人插队引发了公愤,却不想那争执越来越厉害,甚至还有碗罐砸破的声音,这下就连太医们也不由得皱眉观望,颜如雪抹了把汗,叫上一边维护秩序的卫兵,带着杜鹃一起前去察看。

“你赔我的碗!”有孩子的声音。

“就一个破碗也要赔?别说一个碗,就是打死你这赤佬又能如何?”这是个男人的声音。

“光天化日你敢欺负小孩!快赔给他!”这却是个女人的声音。

颜如雪听着像是有暴力事件,连忙快跑几步,卫兵拨开围观人群,只见一群的小乞丐,衣衫褴褛脏兮兮地聚在一起,脸上却都是不平之色,其中一个孩子眼眶发红,面前还有个摔碎的破碗。

与他们对峙的是一个高大的壮汉,一脸横肉,嚣张道:“一群小乞丐还来讨药吃,你们就是烂命一条,还吃什么药!不如早死早超生,快快投胎去!”

“乞丐就不是人么,你能吃,他们怎么不能吃!”一个健壮的妇女站在那些孩子身后,显然是看不过去,挺身而出的。

颜如雪顿时明白原委,想来是这壮汉不让小乞丐讨药所以发生了争执,还打翻了几个小乞丐的碗,顿时怒从心头起,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些乞丐也是涂歌的子民,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霸道的人,这还是皇家免费施舍的汤药呢!

“大胆!”颜如雪一声怒喝,“大王天恩浩荡在此施药,谁人闹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