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幻影长空

更新时间:2021-02-20 18:26:04

幻影长空 连载中

幻影长空

来源:落初 作者:江雨扬 分类:武侠 主角:向望云阳明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幻影长空》是江雨扬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向望云阳明,书中主要讲述了:——尹大哥,你看,这些人们,这种幸福,是不是该伴随着时间,永远的存在下去呢?  ——若没有恩师将我从冰天雪地中救回来,我早做化做黄土一堆。可是,恩师的这份大恩,我江碧海,今生今世,却再无以为报,无法报答。但是,我却没有遗憾,没有不孝不敬的遗憾!  ——因为,我在做着恩师想做的事,也希望我做的事。所以,我现在能以这样的身份,守护着这些人的的幸福,就是在达成恩师的愿望,在报答他的恩赐。最大的报答,就是做恩师最希望我做的事!  ——所以,尹大哥,我不是在帮你,我是在帮我自己!恩师的愿望与我的愿望已经重叠到了一起,都是要守护这天下太平。为了这份安定,这份幸福,既使是拼命,我也愿意,我也一定要做到!  最后三卷预定:  第十五卷写意逍遥  第十六卷誓补天缺  第十七卷天地为证  敬请期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江碧海跟在师父身后,见师父并不是要回劢山村,实在忍不住了,叫了声:“师父……”

向望云知道他的意思,依旧负手前行,并不回头:“我们不用回劢山村了,再也不用了。”

接着又沉声道:“师父收在劢山村甜泉的东西,还记得取得方法吧?”

“师父放心,弟子牢记在心。”

“嗯,好,好好,不枉我一片苦心。”

原来向望云心中对此次出劢山村预感极为不详,他本是不多话之人,此时也忍不住对江碧海多咛嘱了几句。走出益阳镇,两人迎着斜阳上路,所谓大隐隐于市,向望云此次取道正是向洛阳,在洛阳他早有安排。

一路上,所需盘缠用度,凭向望云的医术神药,自然不难凑到。

这日来到了离洛阳不远的飞蒯镇不远的一处林木中,几日来向望云的不详感觉到了最大的危机,他并没有急于入林,而是先登高凭定路线,走的不是林中正道,而是一条樵子小路。

走入林中不久,向望云长叹一声,道:“该来的始终该来,我终不能逆天意而行,师弟,出来吧!”

林中传出极富豪气的一阵清朗长笑,一个着青袍长衫的中年书生,由一棵树后闪出,跟在后面的是一个玄色文士服穿着,面相略厚的老者。

老者皮肤看来极老,细看下却无皱折,光滑有致,给人一种奇异自然的感觉,两眼有若虚空,淡定有神,却听他冷哼一声:“师诩之,想不到你竟然能超出我的预料,一天之内化解我的虚空真劲,有几分倒低估了你。”

他毫不讳言自己失算之处,听得向望云吃了一惊。

“师兄啊,”中年书生语音富含磁Xing,配合他俊逸洒脱之相,别有一番魅力,引得江碧海在旁忍不住疑神细听,却听他道:“我们师兄弟一别二十余年了吧,自上次与兄切磋后,小弟就再也找到师兄了,想不到再见面,得知师兄阳明功大成,不胜欣喜。”

向望云——不,应该称他为师诩之了,沉声道:“不知这位前辈是谁,还望师弟见告。”

三人均说话不急不徐,就如同多年好友不见,道左相逢谈心。

中年书生想来应该就是师诩之不想见面的师弟秦断了,却听他道:“昔日和恩师齐名的三大魔师鬼神主人座下有六魔八仙,这位正是幻魔梦成梦先生,却不是什么前辈,师兄不要搞错了。”

梦成冷哼一声,似乎有些不喜秦断称他为魔,以及直指他在两人面前还不够格称为前辈。

秦断不以为意,长叹一声,续道:“想不到师兄比往日小弟所见,还要极富善心,想来这个小兄弟多半是孤儿吧。”朝江碧海轻扫了一眼过去。

江碧海顿时有如身入冰窖,浑身冻得透明通亮,有如被秦断看通看透五脏六腑之感。

师诩之知道师弟何意,嘲笑他收了如此一个绝不适合练武的弟子,绝非有意挑选的传人,多半是某次行医积善收留的孤儿。却正是完全料中,不用转头,他也知道现在江碧海是一副吃惊的样子。

他对此早有设防,当下沉声道:“恩师常讲道法自然,不可强求,须顺行天意,实际佛理所说诸事唯缘。我与此子有缘,天意不可测度,必有非我辈能懂的玄理。”

秦断想不到师兄有此一说,不由得一怔。

梦成见秦断处在下风,冷哼一声道:“一个快要死的病小孩有什么好说的,闲话少说,今天来就是想见识一下诩之兄的自在阳明神功如何厉害,竟能一天之内化去我种在林天河身内的虚空种子。”

秦断微微一笑,并没有再说什么,反而闪在一边。虽说已有二十年不见,但他相信以师兄的武功,对付狂妄自大的幻魔应该没什么,正好借此观察一下师兄的武功境界如何。

这儿的所谓樵子小道,实际上是这座不知名山峰的一条攀崖小路,这段完全是在一个悬崖的边上,一边是临空万丈的悬崖,一边是越来越陡几不输于旁边悬崖的长有零星树木的山坡。

师诩之不知为什么,选了这么一个地方硬逼秦断两人现身,秦断何等聪明,刚才本来是位于下面的,施展借物回声一阵长笑吸引师兄注意,两人展开绝顶轻功早来到了上面处,才从一棵树后闪出,似乎是取得了一点位置的优势。

虽然幻魔嘴上毫不在乎,但当他停下身来,目光直视师诩之时,竟是毫无轻视之色,面色凝重无比。面对江湖上威名日盛的伤情剑客的师兄,谁也不会掉以轻心,虽然师诩之可说在现今的江湖上没什么知名度。

师诩之面上神色轻松之极,哈哈一笑道:“好,正要请教梦兄的虚空真劲,究竟还有何等厉害之处。”说话间,轻轻松松的由下向上朝幻魔跨出一步。

师诩之本来和幻魔之间相距不下五丈之遥,但他跨出这一步看起来极慢,而且幅度极小,却偏是一下子来到了幻魔伸手可及之处。

看在秦断眼里不由得轻赞,师兄的逐阳步已经步入大成之境,单看这一步就有令人虚实难测之感,果然高明。

须知常人看太阳东升西落,本是极平常的天象,但仔细观想之下,便可明白其中实有无穷奥妙:太阳起升看来极慢,而且移动幅度极小,似乎极容易便可起步追上,但穷比风还快的夸父一生猛追,却不能再靠近半步;可以想见太阳移动之快,表面看来却偏是不温不火,不紧不急,移动极慢一样。

秦断和师诩之两人恩师道愚上人以此天道,并入武学,创出逐阳极天身,实在是穷天地变化。

当年师兄弟两人相斗,师诩之的逐阳步只是略有小成,有形有相,那里有现在这般轻松写意,无形无相,完全不受时空限制一般,随心所欲。

幻魔虽吃了一惊,但他毕竟是身经百战,心志完全不为所夺,先向旁边闪开半步,斜斜的靠在一棵贴崖而生的劲松上。手中一弹一动,暗藏在腰间的成名兵器离火扇早到了手中,“唰”的一声展开,扇出一般真气,并不是常见的一般劲风,而是如同龙卷风一般,成锥形一样直击而出,正是他的压箱底武功“虚空龙卷”。

师诩之见他步形闪动间如同游鱼,暗想莫不是从游鱼水中化出来的身法,竟错过了最佳攻击时刻,此时“龙卷风”卷袭而至,竟好象没有察觉到一般,硬硬的被结实击中。

但秦断眼力实在高明,早看出是师兄借逐阳极天身法闪动了两次,借自在阳明护体神功硬将风锥滑了过去。

师诩之身形再闪,错步来到了幻魔的身边,虚空一指点出,他们这个武功层次早到了劲气可虚空伤人的地步,但他劲力蓄而不发,想实实一指点在幻魔身上。

幻魔人如其名,其实早在扇出龙卷风之际,就使出了他最自负的轻功身法“虚空幻影”,他原地的形象实际上是原来留下的幻影,师诩之这一指当然是点在空处。

师诩之不惊反喜,在这种武功上,六根六识有些时候反而会欺骗自身,自十年前自己逐阳极天身略有大成,感受到此点,却再未与人交过手,更别说与同层次之人交手,心中大叫一声不虚此行,痛快。

当即运起自在阳明第六层心法“天地心生”,顿时象进入了另一个时间和空间中,所有的感受奇怪之极,极快与极慢相容一体,六根六识再由心打碎重组,眼耳鼻舌身意再不是单独作战,而是溶为一体,眼睛似乎不光能看到,而且能听到每一件事物,幻魔的动作一下子变得极慢,偏是自己脑子可以转得极快。

这也是他逐阳极天身略有大成之后,苦思极天身的本源心法自在阳明,终于明白多次进入“搜地存天库”中看到的关于自在阳明第六层心法“天地心生”后练成的,但他还是不太明白自在阳明后面的最高武学——“归心神功”。

秦断旁观者清,立马感受到了师兄的不同。

师诩之每一个动作不再是虚实难测,而象是一本书一样,写得清楚明白,每一个动作都明明显显,却无论如何想不到化解的办法。

他两人本是同门,虽然所学不同,但一切同根同源,原本师兄的武功自是清清楚楚,此时见到师兄武功进入此等境界,心中暗赞,想不到师兄终于进入了自在阳明神功的第六层境界。

说时迟,那是快,两人交手已过了几十招。

本来两人所处交手之地极小,因此带给幻魔的感觉是自己完全受到此地地形所限,虚空幻影不能发挥十成威力,处处受制,若非他也是一绝世高手,使出了鬼神主人多次指点--他新创的,从未用过的羽离扇法,说不定早已落败。

但反观师诩之却举手投足,挥洒写意,自己的虚空幻影他完全不受影响,更不受左右绝境所制,就好象他是在另一个天地广阔的地方和自己交手一样,仅是此点,便有让自己难过得吐血之感。

秦断知道魔派中人最讲究实际,不会受俗世礼法所制,而这种情况下,幻魔不可能战胜武功大成的师兄。

于是哈哈一笑,先引起两人注意,接着道:“想不到师兄的自在阳明神功已到了此种地步,小弟心痒难耐,但知道一个人与师兄交手,必然有败无胜,如此怎能让师兄尽兴,想与梦兄联手一战,师兄不会反对吧。”

他并不急于加入战场,而是续道:“与师兄一别二十余年,小弟自创了一套伤情剑法,一套凌乱步,还请师兄指点。”

“伤情剑法第一招无语苦分离。”一阵轻吟从秦断口中传出,声音忽高忽低,似乎暗含某种乐韵,格外好听。

自动退到一旁,看着师父和幻魔两人似乎化成一团虚影溶在一起缠斗的江碧海心神一震,对这格外好听,扣合着周围鸟唱水鸣的声音正要用神细听,脑海一下子忽的闪现出一位仙女,看她素衣柔致,身形纤巧合度,清灵淡雅,脸上却是一片浅淡的愁离,似乎正与爱郎分离,正是“相看执手泪眼,却无语哽噎”。

江碧海表面看来只有十二三岁,只是因为他脸色虚弱苍白,身形瘦小单溥,从他身材高度,可以看出他实已到了十五六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对这男女情情爱爱,欲懂不懂的年纪,一下子早迷失在这情境中,一颗心放在了仙女身上,不知自身在何处了。

“锵”一声龙吟,秦断拔出了自身多时不用的成名兵器“断情剑”,脚步一阵凌乱,来到了幻魔和师诩之交手处。

此时幻魔身形闪动,又化出一个虚影,真身却来到一边合扇点出,取师诩之晃动的左腰章门Xue。

师诩之踏前一步,化入幻魔虚影里,左手斜斜切出,与逐阳极天身同理的似慢实快刚好压在扇面上,顺势送出第一道真劲,紧接着连送五道真气,正是他自在阳明第六层心法独有的发劲方法“六浪叠韵”。

幻魔先前已是吃过亏,刚化解到第一道真劲,已感不支了。

秦断正好赶到,挑在扇面上,竟将后五道真气接了过去,接着剑柄脱手弹出,颤动着击向师诩之右腰。

师诩之腰身左侧,右手一个圆转,朝剑身劈击而下,手与剑柄一接,身形猛的大震,就地一个转身,切步到了一边。

此时,在他身后正是那悬崖,他的脸色红白转换,显是吃一个大亏。

秦断手却倒提长剑,双指夹着剑尖一抛颤,剑身交换,再引剑而微微一笑。

原来师诩之那五道真气,竟暗蓄在剑中,当师诩之掌剑相接时,秦断的心境清幽真气在后猛一推,师诩之受自身真气反激,气血不平时,再受后到的心境清幽真气一撞,虽他见机得快,发出一股真劲将剑柄弹开,但已受了不小的内伤。

想不到师弟一上来就受伤了,而且如此之重,师诩之暗想,看来师弟的心境清幽也到了第六层“明心见Xing”的地步了。

幻魔正守着一旁,见到师诩之身形明显微晃,显是受了伤,心中大喜,掌心凝起“虚空真劲”,脚步一游,就想印到师诩之背上,不想脚下有一突出的石头尖角,微微一绊,他们这种高手马步何等之稳,不受阻碍,仅略略慢了一慢,“虚空幻影”一闪,绕过小石,势道不减反而借此增速,切到了师诩之背上。

他只觉这个身形虚虚荡荡,只象一道真劲,腿上一痛,已是中了师诩之一脚。

原来师诩之虽然受伤,但他仍在第六层心法天地心生境界中,所有动作均是谋定后动,他的感官思想均不受受伤影响,早注意到那路面上突出的石头尖角,利用此布了一个陷阱。

果然让幻魔中计,他借那短短一刻,化出幻魔似的虚形,反而让幻魔吃了亏。

秦断自然到了与师兄异曲同工的“明心见Xing”境界,对高手过招时身边各种事物均无漏于心,想不到幻魔毕竟武功略差,竟在此师兄受伤之时心智出现高手交锋绝不应有的短短心境波动,看得他略一摇头。

幻魔毕竟是鬼神主人手下六魔八仙之一,受此痛击非但没有半丝怒意,反而借此痛反击天灵,以痛凝定心神,心志沉凝,空前通透起来。

他知道在这种高手交锋,武功稍低的话,如果不放正心态,从旁巧妙助力,不但起不到人多合攻的优势,反而可能处处成为别人施展的制肘,当下弹到一边,一边疗伤,一边侍机而动。

秦断并没有多去再看幻魔,续吟道:“伤情剑法第二招相思不两见。”

就在师诩之后踢踹中幻魔时一剑弹出,分出两朵剑花,一朵刺向师诩之左边,竟是完全刺在空处,一朵直刺而出,取的是师诩之胸前大Xue,同时剑身奇妙的颤动,发出玄妙之极的嗡嗡声。

师诩之看出此剑绝不能闪,只能击落一朵剑花,破去两朵花之间的奇妙相思感应,他全身微动,借此加速体内真气运转,一指聚全身内劲点出。

秦断面色不变,剑向前递,仍然吟道:“相思情花开七片!”

刺向师兄的剑花竟真有如花儿一样,在这短短,比刹那还短的瞬间就花开七瓣,再分刺师兄胸前的大Xue。

师诩之哈哈一笑,放下心来,那一指仍然不变,点的是花中主蕊,蕊指相接,秦断面前的情花虚形在这刹那间凝出几股剑气,再合为一个剑尖,两人真气交接。师诩之闷哼一声,身上的文士袍被剑气破了几个小洞,但他早就借加速真气之时略动身形,所以没被剑气击中要Xue,受伤不是太大,但皮肉之伤难免。更让人他吃惊的是,师弟似乎也知道两人真气同源而异的道理,生出一股吸劲,两人硬硬的比斗起内功来了。

显然这正是秦断的最终目的,先前他就声明是和幻魔联手,此时两人比斗内功,正是要幻魔从旁出手相助,如此还不轻易取胜——

幻魔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当下舍扇用掌,凝起全部虚空真劲,一掌拍向师诩之背上,看来如果拍实了,师诩之不死也得重伤。

岂知要拍实师诩之身上之时,师诩之空着的左手以一个自然的角度弯转而来,正好截住幻魔手掌。幻魔毕竟是一代高手,还想到从背后偷袭,是不是过于下作了,见他以手相截,心中狂喜,正好心安。

两掌接实,幻魔真劲狂吐之下,师诩之并没有如他所料朝前扑出,死于非命,反而将他的真劲吸纳一空,令得他震惊莫名。

原来此种情况竟然是师诩之精心一手设置的,他这边不再指尖吐真气,也猛的一吸剑气。虽说是剑气,但本源是师弟的心境清幽真气,剑气从手指经脉直引而下,一路经脉被剑气割裂欲断,终于下到丹田,与本身的自在阳明再从背上借来的虚空真劲相激冲组成一个大圈。

自在阳明神功和心境清幽功自然而成阴阳追逐之势,内中包围着的是虚空真劲,想当日他就是用这种方法把林天河身上他误以为是至尊魔功的虚空真劲拔除出来的,但那是在别人身上,虽然说只有一小股,也弄得他差不多满头大汗,更差点失控走火入魔。

但这次在自身上,虽然说没那么控制危险,但这次是集三大高手的内劲于一身,体内劲脉从来没有这么强的内息运行过。

想自己之所以没让江碧海学武,一方面是他后天受了奇疾——天界寒毒的伤害,一方面他先天就不足有亏,经脉本身脆弱,运行不起稍强大的真气内劲。

这是师诩之多次运功试探过的,所以只变化自在阳明功,改良成阳明功让他修练,加以外来药物封堵,疗治他体内所受的天界寒毒。

江碧海受阳刚药物太多,练的又是阳热的阳明功,化解寒毒之余,自然虚浮脸上,有一丝火红,外人不知究理,一般认为是虚形之下猛补过度。

岂知师诩之乃道愚上人之徒,岂不知这些,实是不得已而为之。

他这下身受三大高手内力,以他的经脉也承受不住,当下他只好借最后之机,拼着经脉受伤,再化成两股,一股向师弟送去,一股送向幻魔,沿路经脉暴裂,若不极速医治,两条手臂可能就此废掉。

秦断两人岂料到有此种情况出现,登时受伤,震开一边,这一下,三大高手此招全部重伤不轻。

可以说师诩之伤得更重些,他此时两条手臂如废,虽有个江碧海在旁边,但他可说一点不会武功,一个壮汉就可以轻松把他打倒。

三人分开一边,都是一面相互紧盯,一面暗自调运内息,抓紧疗伤。

在这危急关头,师诩之扭头朝悬崖一望,脸上浮出一个奇怪的笑容,突的一跳到了江碧海身旁。

江碧海此时刚听到“轰”一声,从秦断刚才无意中施展的清幽梦境中清醒过来,秦断施展此清幽梦境是借剑鸣吟诗施展,他多次施展,已成惯例,当然不是以为可以借此迷住师兄,却无心迷住了身边的师兄弟子。

师诩之双臂如断,此时到了江碧海身边,勉力提起内劲,双手一圈,抱起江碧海,就直冲向崖边,跳了下去。

秦断和幻魔当然不想师诩之就此跳崖而死,他们设计于林天河,苦找师兄,当然是有所求的,主要就是前面所提的“搜地存天库”。

此时两人见状大急,秦断武功比幻魔高,当下抢在前头,直扑而出,伸手捞出,一下子抓住了江碧海一双腿。

师诩之双臂受伤太重,本来就抱得江碧海不牢实,当下被师弟轻易扯了过去,他大急转身想扯回去,但早已身处虚空,无处着力,身子直坠沉下去。

秦断同样身处虚空,猛感到身子一沉,也要跟师兄不由自主朝下坠落而去时,自己的双足一紧,被人抓住,回头一看,却正是幻魔梦成。

见他双**剪在崖边一棵小树上,对自己微微一笑,再运力一抖,秦断何等武功,借力提气轻身,带着江碧海顿时来到半空中,再轻轻的贴着山坡落在小道上。原来幻魔刚才受环境之差,受了师诩之一击,受伤后即沉稳的察看四围环境,早留意到崖边有一株小树,此时轻松将两人救起。

秦断随手点了江碧海Xue道,将他抛在一旁,两人相视一笑,秦断道:“也不知道这小子知不知道师兄的秘密。”

梦成邪恶的一笑道:“放心吧,尽管交给我,以我们天神殿的手法,他不知道也会变成知道!”

秦断想了一下,别无他法,应了一声道:“好,就看你的啦。我到崖下去看下师兄如何了。毕竟师兄弟一场,万一他真有什么不测,总不能让他……”说罢闪身而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