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武林至圣

更新时间:2021-06-07 18:09:35

武林至圣 连载中

武林至圣

来源:落初 作者:大漠居士 分类:武侠 主角:武功皇甫 人气:

《武林至圣》是大漠居士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武林至圣》精彩章节节选:本故事发生在清朝雍正年间,主人公梦庆出生在一个著名武术世家,但是他自幼饱受武林中争争杀杀的苦果折磨,却无心继承老一辈的武功,并对世人一向自以为是的打斗拼杀极不赞成。然而现实生活的变迁逐渐改变了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章:纯阳玄箭〔二〕

老和尚此时虽已看出两个师弟神色有些古怪,事有蹊跷,但是面对这么一个小娃娃他仍不在意。暗笑这顽童这次可打错了算盘,和尚身高臂长,相隔数尺就抬起左手一掌拍下,待那少年出指点出时,指风早被右手禅杖挡个正着。

只是这和尚无心伤这少年,一掌拍下只不过用了二成气力。看他白日拍在牛头上的劲力,旁观者无不暗自替这少年提着一口冷气,铁掌禅师名震江湖,此时面对一个少年却是铁掌与禅杖竟同时用上。

铁掌禅师在江湖上之所以有此称号,不光他掌力惊人,掌法速度更非一般,少年人根本不能躲过。不料他这一掌拍在少年头上,手臂反被弹起,左手臂发颤失灵之际,脸上反被那少年吐了一口唾沫。

大和尚Xing如烈火,何时受过这般戏弄,武林中脸上遭人吐上唾液,要比中人一拳还要羞恼丢人。大和尚一声怒吼,右手弃杖于地的同时,并不失时机随即挥掌拍来,这一掌不由得用上了十成功力,哪还顾得上少年人死活。

谁知这少年似乎存心与人斗气,眼看手掌落下他竟然两手拤腰原地一动不动,和尚正在后悔要伤了这少年,但是已是留掌不住。岂知这一掌拍下,并没发生和尚担心的事情,只把少年脚下两块青砖震坏。

和尚见少年微一憋气之际,神色竟无半点损伤表露,自己右掌却有虚脱之感。大惊之余幸好左手此时已经恢复如常,左手随即拼命拍下,这一掌使出了自己全身气力,把个少年像根木桩一般双脚拍没入土!

大和尚此时突然感到自己犹如虚脱似的,浑身气力几乎荡然无存,双腿站立不稳,更为眼前一幕所惊呆。最不可理解的是这怪物般少年,挨了两掌之后,不光不见有什么痛楚,此时反而对着和尚哈哈大笑。

并竖起右手拇指由衷赞道:“老和尚果然厉害,本少爷从来没挨过你这般掌力,不过你也别指望能拦得住我!”

少年说罢抬手一指向和尚面门点来,和尚听其指风“哧哧”有声,虽不尽信这少年当真练到指风如剑,心中倒也十分忌惮,此时禅杖已不在手中,只好低头躲过。与此同时,没想到这少年竟一头向和尚裆部猛撞。

和尚一生与人格斗无数,从来没见过这种街头混混所用招式,同时又惧他手指乱点,心知这少年身犹铁铸,如果真要被他撞上可不是好玩的。幸好腿部劲力已经有所恢复,不得已之际只好侧身一闪。

得此良机,少年人跃身逃出四怪包围圈,站在那里反而静静观看四怪动静。

四怪此时已经恼羞成怒,各自一声怒吼方欲分头拦截时,岂料那少年余兴未尽,童心好胜,竟出人意料的重新返回四怪包围圈中,继而一阵东奔西撞,形似穿梭,任凭四怪拳打脚踢。这少年除了用手指点人之外,尤喜欢用口水吐人面孔。

四怪中最年轻的也有四十五六,此时此际,惧其口水犹惧其手指点中,更可恼的是他口中口水虚虚实实,有时吐出,有时不过是嘴巴一噘而已。客栈观众此时颇多,四怪最怕万一让这少年吐上一脸口水,日后在江湖上遭人耻笑。

如此以来那少年更是如虎添翼,有恃无恐,道人为躲对手口水不慎被他指风撞中,中指处左臂竟留下一个血洞。痛的他汗流满面,不得不暂退一旁稍做包扎。四怪虽有武器在手,可是却无颜动用,同时各自感觉浑身疲惫乏力,心中不免为此莫名其妙。

正在四怪为圈中少年大伤脑筋之际,突然见那少年神色骤变,猛然立定场中双目圆睁,仰天发出一声类似野兽般嚎叫,神色痛苦之极,身心中似乎有种莫大伤痛在发作。继而抛掉箭囊,双手抱头翻身一跃,然后头下脚上栽落地面,复而拔身跃起又是一头栽下……

如此反反复复,其头如铁,砸的院内地面青砖碎裂一片,并且“咚咚”有声。四怪见少年此时脸形扭曲可怕,牙齿咬的“咯咯”直响,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私下各自不由得一阵心惊肉跳。

暗自担心自己一伙老江湖,该不会把一个无名少年群殴致疯吧?这事传出不光丢人现眼,观看这少年武功,小小年纪已是如此怪异难测,其长辈师尊岂是他人随便能得罪之人!无故惹上这么一个仇家,岂不是一件天大蠢事。

四怪一时又急又悔,不知如何阻止救助才好。眼看这少年如此摔了十多次后,忽听西侧客房顶处一声娇叱,并道:“你们这些混蛋……还不给我退下!”随着呼声一道白影闪电般飞来,四怪圈内猛然多出一人。

四怪定睛辨认,来人正是白天的那个骑驴少女,只见这少女此时满脸怒气,双手捏诀自身滴溜溜一个旋转,在她挥手之际,四怪突觉着有股大力突然迎面涌来,胸口剧震,犹如被人用巨棒击中一般,不由自主的各自后退一步。

凭着四怪几十年的阅历,已经识出此招竟是江湖中只闻其名,数十年间绝迹江湖的“观音伏魔”第三式:横扫千军。没想到在这少女手中使出也有如此大威力。那少女首先回身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个少年,神态似乎有些缓和。

不待四怪开口,那少女顿足斥责道:“汝等四个浑人,真是越老越糊涂了,怎敢把少庄主围困打伤,岂不怕事后有人要逼汝以死谢罪!”

少女说罢伸手想挽起地上少年。没想到地上少年此时突然翻身站立,在看到身边少女时不由得大叫一声,后退一步;或许他此时被人打的晕头转向,一切活动出于本能反应,因此口无遮拦的表白道:

“怎么又是你……爹爹要我发誓,时时与你保持一定距离,如再见面非要打断我的一根腿不成。并警告我说,它日破我神功者,非你莫属。好姐姐,小弟练功进展着实不易,请你还是饶了我吧。”

说罢,少年稍一辨认方向,向后一个箭步跃上客房,头也不回的只管向东跑去。少女在客栈众人面前听到这番表白,神色一时羞愧难当,用袖遮面,一言不发,随即纵身上房,像阵清风,转眼间不见踪影。

云游四怪一向十分自负,今夜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个丑可算出大了。四怪对两个少年所谈全都懵懵懂懂,更不明白这铁铸般少年,为何这么怕这娇弱少女,更不明白那少女话中意思,是恫吓还是实言。

四人自幼生活在一起,稍一会目,便可心意互通。在和尚捡起地上箭囊以后,四人便不约而同跃上房顶,尾随那少年后影直追过去。

追赶途中,那少年轻功显然胜过四怪,似乎是在夜间迷了路,一路全是荒山野岭,少年只管时东时西乱蹿一气,方叫身后四怪勉强跟上。一伙人如此跑了半夜,东方将晓,前面突现一片黑压压城堡大院。

只听那少年一声欢呼,竟然出人意料的低头向山庄院墙撞去,眨眼间不见踪影,院墙上唯一留下的就是一个黑洞洞的窟窿。四怪走近一看方才知道,这少年为了一时省事竟然把院墙撞破一个大洞。

巡视左右,云游四怪似乎感到这里有些眼熟,急忙寻到庄园大门一看,各自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眼前这座偌大庄园宅门上书着四个大字:白云山庄。这四个字平时看去十分平常,如今看见却叫四怪各自心头“怦怦”乱跳不止。

四人追这少年本是无奈,由于蒙面人实在走的太快,本意是想从少年人手中箭囊来历处打听个明白,并弄清这少年武功师承。谁想到经过半夜打闹之后,四人竟然赶到五师弟家门前,并且由此联想到,这少年如与山庄毫无关系岂能投入山庄中去?

四人乃江湖成名已久的大人物,一向自尊自大,如今偌大年纪却将师弟家一个孩子无故打了又追,不光是毫没道理可言,这事如叫山庄主人知晓,或者是事后被少年指认,四怪这几张老脸以后如何在熟人面前混!

云游四怪个个像放气后的皮球瘫软无力,相对无语,自忖眼下事已至此,后悔无用,一切只好任其自然。到时候恐怕除了厚着脸皮给师弟赔礼道歉之余,同时自然少不了会遭到江湖朋友一番嘲笑。

闹了**之后,四怪此时方感到肚子里咕噜咕噜直叫,盘算一番后还是决定暂时到山庄下面集镇中休息一番再说。回原来客栈的路虽说不远,但是大家对回去的路线都已记不清了。这一天农历初六,山下集镇上一大早街两旁已有不少商贩开始铺张摊点。

四怪来到一家客店吃过早饭,稍作休息,忽听人说当地村子东头老槐树下,来了一个外地耍猴人,叫人惊奇的是他以猴与人格斗做赌注,三天以来已经抓伤了十多名应战者。四怪最喜欢闹事,得此趣闻,立即相约去看个热闹,也好驱赶一下各自胸中的烦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