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九千岁

更新时间:2021-02-19 18:26:17

九千岁 已完结

九千岁

来源:落初 作者:半世峥嵘 分类:历史 主角:卫宏李世民 人气:

《九千岁》由网络作家半世峥嵘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卫宏李世民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何为驭人之术?李世民:给猴一颗树,给虎一座山!  何为立世之本?长孙无忌:有话说给知人,有饭送给饥人。其他时候选择倾听!  何为制胜之道?李绩:临阵对敌,谁乱了阵脚,谁就输了先机!  何为人性之窗?李靖:怯者惧于危前,懦者惧于险中,勇者惧于事后!  何为激流勇退?魏征:别等爬到顶端,才发现梯子架错了墙!  何为洞悉先机?房玄龄:洞察事物未来的发展趋势。在发洪水之前养鸭,而不是养鸡。  何为愈战愈勇?杜如晦:失败不是浪费生命和时间,而是重新开始的理由!  何为功成名就?程咬金:三板斧劈出个混世魔王!  妖孽横生,何为生存之道?  卫宏: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心里这么想,嘴上却是真诚的劝慰:“婉娘不哭,我这不是醒了吗。”

婉娘不断的点头,由于重力与惯Xing,豆粒大的眼泪被婉娘甩了一地,不知道的还以为家里下雨了呢:“嗯,夫君醒了,婉娘熬出头来了。”

熬出头来了?婉娘怎么三番五次提这句话?卫宏心里有点犯嘀咕,连忙出言询问:“什么熬出头来了?难不成我昏迷的时候,还有人欺负你不成?”

婉娘没有回答,只是脸色有些不好看,自从‘卫宏’昏迷以后,家里就没了顶梁柱,日子过得苦哈哈的,连填饱肚子都是问题,还要拿出固定的资金照顾昏迷在床的卫宏,日子别提有多难了,若不是婉娘心灵手巧,一直在附近的裁缝铺接一些私活,怕是早就饿死街头了。这还不止,婉娘的姿色是这附近出了名的,本来附近的闲汉就觊觎婉娘的美色,以前忌惮卫宏不敢明目张胆,结果卫宏一倒下,他们隔三差五就会守在门口,见到婉娘出门就狠狠的调戏一番,若不是婉娘Xing子贞烈,那些闲汉真敢霸王硬上弓。

可以说,这么长时间,这个家都是由婉娘瘦弱的肩膀支撑。

卫宏很精,婉娘虽然没有说话,但卫宏可以从婉娘的脸色上看出些故事来,不过既然婉娘不肯说,卫宏也就不再多问,就体格而言,卫宏不是一个强壮的男人,作为商人,尊严也不过是你成我就的场面话,可原则底线还是必须具备的,欺负婉娘,和打自己的脸有甚区别?

卫宏刚想到这,外面就传来一阵敲门声,紧接着传来一阵十分猥琐的喊声:“卫家媳妇儿在家吗?开开门,我有事跟你说!”

听到这喊声,婉娘的身体猛地一颤,眼神中流露出畏惧的神情,眼巴巴的看着卫宏,而卫宏心里则恶狠狠的想到:“特NaiNai的,这还真是说曹Cao,曹Cao到啊!”

“婉娘,外面的人是不是就是平日里欺负你的人?”卫宏看着婉娘,声音非常冰冷。

婉娘点点头,伸手按住要起身下床的卫宏:“夫君,算了吧,门外之人是附近有名的闲汉,打架从来没输过,咱们还是不要惹他了,等以后他知道夫君醒了,就不会再来了。”

打架没输过?一听这话,卫宏更加感兴趣了,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打架是卫宏的业余爱好,被同学们尊敬的称呼为‘黄金右脚’打败全校无敌手!卫宏倒是很想与这个闲汉切磋切磋,看看谁更技高一筹!

卫宏伸手摸了摸婉娘的小脸蛋,做出一个不以为然的表情:“婉娘不用担心,我去与他说理,不会和他硬碰硬的。”

婉娘心里担心,可卫宏执意要去会会门外的闲汉,婉娘只能应从,跟在卫宏的身后往外走,等会若是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婉娘在旁也好有个照应,最不济也能喊人来帮忙。

卫宏走到院子里的时候,敲门声又响起了:“梆梆梆……卫家媳妇儿?倒是回句话呀,哥哥又不是吊睛白额猛虎,还能吃了你不成?”

听着这赤Luo裸的调戏,卫宏不怒反笑,只不过这笑韵味稍显深沉,让婉娘在院子里等候,卫宏独自一人蹑手蹑脚的走向院门。

门外的闲汉名叫张友海,人Xing就像名字一样‘有害’,平日里偷鸡摸狗,打架斗殴,街坊邻居没有不怕的,当初卫宏昏迷以后,就是这孙子带头来调戏婉娘的,后来干脆把同伙都劝走,整日自己一个人守在门口,总想和婉娘发生点什么。

今天张友海准时准点过来报道,站在门外吆喝了两嗓子,张友海知道婉娘怕自己不敢回答,因此哪怕里面没有动静,也赖着不走,可是今天,刚喊了两嗓子,院子里就传来了脚步声,张友海心里一喜,难不成婉娘终于被自己日以继夜的‘追求’给感动了?

正在心里想着,院门缓缓推开一条缝,张友海急不可耐的把脸趴在门缝上,想要看看日思夜想的那张俏脸蛋,可是等张友海把连爬到门缝上以后,出现在眼前的不是婉娘的脸蛋,而是一只硕大的拳头。

张友海根本来不及反应,那拳头便砸在自己鼻梁上,只觉得鼻子一酸,脑袋一晕,整个人倒退两步,重重的摔倒在地,张友海傻傻的躺在地上,眼泪不自觉的往外流,视线变得模糊,等院门被完全推开以后,张友海才隐隐约约的发现一个人正向自己走来,从体型上分辨,绝不是婉娘!

“卫……卫宏?!”

张友海使劲的擦了擦眼睛,想要爬起身来,可还没等爬起来,便觉得后背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脚,整个人又五体投地的趴在了地上,紧接着大脚丫子好像雨点一般落在身上,耳边还有一个男人的骂声:“我让你吊睛白额猛虎,我让你吊睛白额猛虎!老子今天就是武松,专打你这只病猫!”

婉娘担心卫宏吃亏,追了出来,可是看到眼前的景象以后,整个人都呆住了,扶着门框,不可置信的想到:“夫君不是个文弱书生吗?何时这么残暴了?!”

“别打别打……”

“我*你娘,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找我兄弟来弄死你!”

“哎哟,打死人了,救命啊……”

张友海趴在地上一边打滚,一边求饶,五大三粗的汉子楞哭成了娘们儿。

卫宏一口气踹了张友海二十多脚,最后觉得不解气,也不管致不致命,朝着张友海的裤裆上就来了一下,这一脚下去,刚才还鬼哭鬼嚎的张友海瞬间安静了,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再次爆发,那喊声比杀猪声好不到哪去,把附近的街坊四邻全都给吸引出来了。

**、老妈子、小姑娘,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对着这边指指点点:“咦?那不是卫乡贡吗?他啥时候醒的?”

“地上被打的那个人好像是张友海,嘿嘿,这小子平日里作恶多端,今天算是碰见狠茬了,活该被揍!”

“卫乡贡敢打张友海?他就不怕张友海报复他?张友海的表兄可是万永布行的孙公子啊!”

“废话,你媳妇儿整天让人家给调戏,你不豁出命上去干?要我看啊,卫乡贡打得好!看这张友海以后还敢威风,仗着自己表兄有钱有势,就觉得这天下没人能收拾他了呢!”

——————————————————————————————————————————————————————————————

ps:乡贡:即指地方的州县官吏依据私学养成的士人,经乡试、府试两级的选拔,合格者被举荐参加礼部贡院所举行的进士科考试,而未能擢第者则称为“乡贡进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