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金陵秀才

更新时间:2021-04-13 16:26:44

金陵秀才 连载中

金陵秀才

来源:落初 作者:有间和窗 分类:历史 主角:秦钟秦 人气:

《金陵秀才》作者:有间和窗,历史类型小说,主角:秦钟秦,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九月的金陵,十二月的北疆十七岁的秦钟,踏往远方。龙骧铁骑的长矛直指苍穹,镇南军的弯刀透彻冰凉大明朝的繁盛下蕴含着无尽危机,邸氏皇族的陛下,谋算边疆。有个俏丽的国公女,也有明媚的公主小娇娘。秦钟想乐呵呵的过一辈子,却不得不跨马提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陇国公府坐落在南城,是现今最为显赫的功勋之后,这一代的陇国公自幼陪伴当今圣上长大,二十年前更是领军击溃了大举来犯的草原蛮子,数十年来深受宫中的信任青睐,皇恩浩荡,陇国公府自然修建的无比奢华。

府内水榭楼台无数,犹如仙境,一处凉亭内,涪陵阁那位风姿绰约的大管事正坐在那儿,她的对面是个身形魁梧,长相威严的中年男人,身穿御赐蟒袍,自然便是陇国公,御城。

大管事把一份厚厚的账本递上,低头轻声说道:“这便是所有账目,府里已经损失了十几万两,今日过来.....也是想请国公想个办法。”

陇国公粗粗扫了两眼账本,放到一旁之后看着大管事问道:“既然都知道原因,为什么现在才说?”

大管事攥着绢帕的手微微一紧,看着陇国公牵强一笑,说道:“奴婢只是不想给国公您添麻烦.....是奴婢逞强,才让府里白白损失了这么多银钱。”

金陵城内皆知涪陵阁是这世上一顶一的好去处,也知道那间大宅子的主人一定有通天的背景才能让涪陵阁在城内安安稳稳的赚了这么多年钱,但却很少有人敢把涪陵阁与威震朝堂的陇国公联系到一起。

如果被外人知道,涪陵阁的主子就是陇国公,只怕无论是朝堂还是民间,都会顿起风言风语。

听大管事自称奴婢,又看着她蹙眉自责,陇国公握住了她放在桌下的手,安慰道:“铭儿,这本就不该怪你,反而是我,让你一个人在外面撑着那么大的产业,这些年确实苦了你了。”

站在一旁伺候的小侍女柔儿听后立刻说道:“是呀,国公,大管事可辛苦了呢。”

大管事回头瞪了柔儿一眼,轻声说道:“不懂事的丫头,这里哪轮得到你说话。”

柔儿委屈的闭上了嘴。

“柔儿说的不错,你不用埋怨她。”陇国公神情柔和,常年混迹军伍让他不怒自威,然而现在却尽量的让自己话音放轻,对大管事说道,“涪陵阁本就是我与他们一起弄起来,原本纯粹是想着空闲时候有个好去处,没想到你经手的这些年赚了不少银子,有人动心思很正常。”

“虽说都是同朝为官,祖辈们也曾并肩杀敌,但我也不能让你平白无故受委屈。”

陇国公微微思索,随即拍了拍大管事的手背,对她说道:“谁走谁留,你自己定夺,有人敢说话,我便让府里的人出面.....断不可让那群白眼狼忘了主次之分。”

说着,陇国公眉眼之间顿起杀气:“也得让他们知道,你也不是无依无靠。”

“多谢国公。”

见大管事语气逐渐轻松了下来,陇国公柔声说道:“今日淇淇不在家,你便留下来陪我吃顿晚饭吧,你我二人也许久未见,铭儿,我着实想你啊。”

大管事低着头,轻声说道:“依国公安排。”

“气死我啦,气死我啦!”

就在陇国公与大管事浓情蜜意时,一阵喧嚣响起,大管事听后赶忙站起,慌乱的四下张望想要寻个地方躲躲,陇国公也忍不住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只见一名身穿黑色公子服饰,披头散发的清丽女孩儿在一帮老妈子嘘寒问暖之下走在凉亭对面,那少女怒气冲冲,嘴巴一个劲儿叨叨:“姆妈,让家里管事的去查一个叫秦钟的人,本小姐一定要弄死他,不弄死他我就要被气死了!”

一位乳娘心疼不已,搓着女孩儿气的发抖的小手安慰道:“小祖宗你可消消气,气坏了身子可不好,我这就让人去查,看看到底是哪个不开眼的毛贼敢欺负我们家大小姐!”

这少女自然就是之前在大街上与秦钟对峙,却被秦钟说得活活差点儿亲自动手打人的‘公子’。

她身边跟着那被王汲搭讪的女孩儿,脸上笑意连连,却也不断的安危少女:“淇淇,我觉得那人说得都很对呀,明明就是你说不过人家,还想动手打人。”

唤作淇淇的少女听到女孩儿的话之后立刻就不开心了,叉腰说道:“含山,我可都是为了你才出头的,不然那两个登徒子不得骚扰你?”

女孩儿听后忍不住哈哈大笑,牙龈又全部露了出来。

陇国公从凉亭出来,走到女孩儿面前,躬身行礼:“见过含山公主。”

原来这被王汲搭讪的可人女孩儿就是当今公主殿下,含山公主急忙做了个万福,恭敬道:“见过御叔叔。”

陇国公微微点头,这才看向那少女,皱眉说道:“又穿着男人的衣服做什么去了,还敢带着殿下一起胡闹,要是殿下出了什么事,你这颗脑袋我看是不想要了!”

“御珑淇!”见少女不说话,陇国公大怒,喝到,“为父跟你说话,你还敢装没听见?”

御珑淇没理睬自己的父亲,看着站在凉亭下无处躲藏的大管事,指着她冲自己父亲喊道:“这人谁呀,来我家干嘛?”

“放肆!”

陇国公听到女儿的话之后大为不满:“那是你铭姑姑,还有.....这个家还是我做主,我想让谁来,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这对父女之间的火药味正浓,大管事见状,急忙跑了出来,向含山公主行礼后便对御珑淇小声说道:“淇淇,你别生气.......我就是来给你父亲过过阁子里的帐,马上就走,马上就走。”

“走?”

陇国公怒气冲冲说道:“走什么走,今晚就留在这吃饭,谁都不准给我走!”

“什么?”御珑淇挣脱含山公主攥着的衣袖,一双杏眼瞪得大大的,冲陇国公喊道,“她不走我走,今晚我跟含山去宫里,随你在家里跟这个女人开心!”

说完,便拉着含山公主往大门口走去,一帮老妈子顿时鸡飞狗跳,跟着家里的这位小祖宗而去,留下无可奈何的陇国公一个劲儿在原地叹息。

大管事站在一旁轻声安慰,陇国公看着大管事,长叹道:“我是真管不了她了,尽早给这死丫头说门亲,快快嫁出去,眼不见为净。”

“您说的轻巧,哪天真见不着了,您还不得想死淇淇?”大管事轻声说道。

这位横刀立马,杀得蛮子闻风丧胆的国公遇上自己唯一的宝贝女儿,便是一点儿脾气都使不得,陇国公牵起大管事的手,说道:“只是苦了你。”

大管事浅笑不语。

陇国公唤来先前陪着御珑淇与含山公主一起上街的侍卫,听完他们把事情原原本本叙述了番,大管事的眼神忽然精彩了起来问道:“长得比姑娘还俊俏,叫秦钟的年轻人?”

陇国公看着大管事,问道:“怎么了,认识?”

“奴婢倒还真是知道一个叫秦钟的年轻人。”大管事便把秦钟在她那儿的应聘当值的事说了遍,微笑道,“淇淇想要出口气,这口气我就帮她出了吧。”

“小孩子闹脾气,没必要真的欺负那个年轻人。”陇国公负手在后,沉吟道,“这个叫秦钟的小秀才一眼就能看透你做得账目,倒也不乏是个人才,好好培养,到时等你回了府,说不得还能有个值得信任的人替你打理阁子。”

听着陇国公的话,尤其是听到那句‘到时等你回府’后,大管事心中甜蜜,却惆怅的望了眼大门的方向。

那个小祖宗的关,可不好过啊。

一辆华贵的马车内,御珑淇正坐在角落里生着闷气,含山公主拨了个蜜桔递上,安慰道:“好啦,你说你成天跟自己父亲较什么劲儿,铭姑姑和陇国公的事,父皇都是点头认可的,要不是因为你,人家铭姑姑也不至于成天躲在涪陵阁里不敢到府里去。”

“是呀,怪我没生成男儿身,今后国公的位置怕是要后继无人了。”

御珑淇接过蜜桔,喊着一瓣对含山公主说道:“母亲生前跟她姐妹相称,母亲去世后她便打父亲的注意,你说这是好人吗?”

说着,便又开始生气:“今天是真不顺,还有那个可恶的臭小子,我一定要找他算账!”

涪陵阁

秦钟打了个喷嚏,揉了揉发红的鼻子,心想怕不是衣服没穿够得了风寒,坐在一旁的王汲吃着糕点,正与秦钟闲聊。

听着王汲的话,秦钟才知道眼前这个敢与在街上和姑娘表达爱慕的年轻人,可不得了。

和秦钟相同,十五岁便中了秀才,不同的是王汲隔年便中了举人,此趟入京,也是为了明年开春时候的科举,实在配得上青年才俊这一称号。

“我真的是很遗憾,连那姑娘的芳名都不曾问得。”王汲懊悔说道,“要不是那泼辣女孩从中作梗,只怕又是一段佳话。”

秦钟回想起那与自己争辩的女孩儿,男子打扮都是那样秀气,要是换了襦裙,挽上发髻,只怕会美到让人窒息。

就是脾气臭了点儿。

这时,李总管从某位侍郎的包厢走出,便看见大厅内的秦钟与王汲,他使劲儿揉了揉眼睛,确信自己没有看错之后,心中大为震惊。

这王汲他是认得的,金陵府尹的亲侄儿,家里乃南方大富,从入京后便常来涪陵阁,是来年状元郎的有力竞争者。

这等人物,秦钟是怎么认识的,不仅平起平坐,这王汲看上去还十分钦佩秦钟?

李总管百思不得其解,心中却暗做打算,这小子明显已经得了大管事的青睐,现在又和王汲这样背景深厚的官宦子弟有了交情,看来今后,要对这个臭小子客气些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