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诡店异事

更新时间:2021-02-26 16:42:01

诡店异事 连载中

诡店异事

来源:落初 作者:老C家的菜鸟 分类:灵异 主角:朱能朱哥 人气:

经典小说《诡店异事》由老C家的菜鸟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朱能朱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家专做孤魂野鬼的生意的店铺,一个牺牲自己成全家人的老板,夜半子时红灯作伴看尽世间一切鬼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朱能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骑车回家,有一个小男孩跑在他的自行车前面,不管他怎么喊,那小屁孩就是不理他。来到他住的那幢楼下,小男孩转头对着朱能发出悦耳的笑声之后,如同空气一般消失了。

谁家的熊孩子,咳咳,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一股呛人的烟味,呛的朱能眼泪都快咳出来了。

“隐魂人,你终于醒了。”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盘着发髻,穿一身红色大衣、神情妩媚的女人坐在他对面,女人抽着朱能的利群时不时往他脸上喷二手烟。

“你是谁?我...我这是在哪里?”朱能挣扎了一下想站起来却发现浑身不能动弹。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血灵是异界冥王的得力助手,怎么,连你自己的店铺都不认识了。”血灵微微一笑,朱能看的心腾腾跳,这个女人皮肤雪白、前凸后翘,两条大长腿配上黑色的丝袜...这正是他喜欢的类型,朱能感觉体内一股冲动在冉冉升起。

“哼,男人都一样。”血灵的语气带着不屑。

“你...你找我有什么事?漠漠呢?姓范那小子呢?”血灵的一桶冷水略微压住朱能体能体内的火焰,他在店里没看到刘漠和范书生。

血灵指着手上的泰国邪佛语气冰冷:“你为什么要破坏我的法器?这个东西到你店里姓范的就可以回阴曹地府,你的手怎么这么贱!”

“这是你的?美女,我真不知道,我以为倒了里面的尸油他才能走。”

“尸油?这是我用了九九八十一个厉鬼炼成的鬼油,而且已经吸收了十几个纯阴女子的魂魄,被你说倒就倒了,你爷爷偷走冥王至宝这笔账还没算,你这个做孙子的竟然又来惹我们。”

又是我爷爷?这老头到底造了多少孽,这么多人要找他,当他的孙子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朱能心里无奈,想着哪天碰到他爷爷一定要好好的怼他一顿。

“美女啊,我爷爷做了什么我真不知道,我爸没成年的时候他就死了,你和黑无常他们一样话也不说清楚,我这个店开的稀里糊涂的。”

“呵呵,是嘛?我看你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很聪明的样子,你的脑子吃起来一定很香。”血灵细长、冰冷的手指从朱能的脖子一直摸到天灵盖处,朱能被刺激的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不好吃,我已经两三天没洗澡了,臭死了。”

“呵呵,我不介意,”说着血灵左右一用力捏住朱能的下巴,“我吃人脑的方法和别人不一样,我喜欢扭断下巴再凿个洞吸出来。”

朱能感觉有一个湿乎乎黏答答、软绵绵的东西在他的嘴唇边蠕动着,用余光一瞧差点没吓死,血灵的舌头伸的老长,不断的舔着他的嘴唇。

现在该怎么办,这个妖怪来者不善,我又没有反抗能力,不知道漠漠她怎么样了......朱能的脑子转的飞快,不管怎么样一边拖延时间一边搞清楚她到底想干嘛:“美女,别这样,我怕,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现在很生气,或许我吸干你的脑浆能舒服一些,你知道么,杭州城上一个隐魂人的脑浆的味道不怎么好,太老了,他孙女的比较香甜......”血灵砸吧着嘴巴,像是在回味一道美食。

“我赔,别吃我,我赔你的鬼油!”

“赔?你拿什么赔?”

“那你想怎么样?只要我能做到的,了不起我照做就是了。”

“呵呵哈哈哈,你这是在我和我做交易么?如果俱梨城那十个老鬼知道隐魂人要和我们这些妖孽交易,一定会气的要死,呵呵哈哈哈哈......”

“有一件事你弄错了,我还不是隐魂人,用黑无常的说法我还在赎罪状态,不然我怎么可能让你这样弄我。”

“啊~~~~”血灵的舌头用力舔着朱能的耳朵和侧脸,不时发出满足的声音,血灵身上独特的芳香不停的钻入朱能的鼻孔和大脑之中,刺激着他脆弱的神经。

“别...你别这样,这样太刺激了...我受不了。”此时的朱能感觉自己就像泡在温泉中里,全身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血灵时不时发出勾魂摄魄的娇喘声,让他听的欲罢不能。

“呵呵,如果你能在一个星期之内为我找七七四十九个厉鬼,我就放过你,怎么样,朱能朱老板,你同意么?”血灵贴着朱能的脸庞用一种无限温柔妩媚的声音刺激着朱能的耳朵。

“我...我...啊啊啊......”伴随着一阵颤抖,朱能喘着粗气一副爽歪歪的表情瘫坐在椅子上。

“真没用。”血灵不满的坐回朱能对面的椅子上,“朱老板,我给你1分钟时间考虑一下,是被我吃掉还是答应我的条件。”

“不...不是...我不想答应...我是不知道...该怎么去找厉鬼...”朱能有气无力的回答着,刚才那一阵颤抖让他的体力流失很大,好像整个人瞬间被掏空了,平常自我发泄的时候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种回答通常被我视为--拒绝!”血灵伸长右手鲜红色的指甲捏住朱能的下巴。

“咳咳,今天你拿走的那部分元阳足够赔偿你的鬼油,血灵你是打算赶尽杀绝么?”前两天来吃素面的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店铺门口。

“呦,原来是林老,怎么一向不问世事的您也准备管闲事么?”

“我希望你不要欺负老实人,如果他是正常的隐魂人我肯定不管,做鬼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既然林老开口了,好吧,这件事就算了,不过,他挺招人喜欢的,我不能就这走了,我怕他以后会忘了我。”对着老头一脸媚笑的血灵伸出三个手指在朱能的左脸狠狠抓了一下,鲜血立刻涌了出来,原本不能动弹的朱能疼的跳了起来,双手紧紧捂住伤口,鲜血依旧从他的手指缝中不停的滴落了下来。

“哈哈哈哈,好好记住我呦,有机会我会来看你的。”血灵化作一道红影离开朱哥面馆,临走前店里的桌椅全部被她弄倒。

老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按住朱能的脸,关心的说:“很疼吧,我就出去旅个游这里竟然发生这么多事情,唉,你的脸上肯定会留疤,幸好你长得不帅。”

“大爷,您这话说的就不太合适了吧,什么叫幸好我长得不帅,刘漠和那个范书生呢?”

“在这里。”老头对着地上一指,昏迷的刘漠和范书生出现在地上,原来刚才他们被血灵用障眼法藏了起来。

“大爷,现在几点了?那个姓范的再不走可就麻烦了。”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担心别人?放心吧,我已经和白无常打过招呼了,一会我就会送他离开。”

“大爷,刚才血灵称呼您为林老,貌似你是很牛B的样子,能告诉我您是谁么?”

“呵呵,那些都已经过去了,你只要记住我姓林就可以了,这个血灵以前是给我提鞋的,没想到她跟了异界冥王之后变得这么厉害。”

“行,以后我就叫您林大爷,那血灵以前也这么漂亮么?”

“漂亮?血灵并没有实体,她会窥探人们内心想象选择变男变女,呵呵,小伙子刚才舒服么?别乱动别说话,我先帮你包扎好。”

朱能现在也不想说话,他很激动,他想骂人,刚才的事如同喂他吃了苍蝇一样恶心,真是失算!竟然被一个不男不女的给搞了,老子一定要报仇!

“能吃亏是福,年轻就是要吃亏不然怎么变成熟。好了,有些日子没干这个了,包的有些不工整。别垂头丧气的,就当你去泰国见了一次人妖,好了,以你的体格失去的元阳一个星期就能补回来。”

“这种亏还是不要了,太丢人了。林大爷您还知道泰国?”

林老头在他头上轻拍了一下,说:“怎么,看不起我们老年鬼?我告诉你,我经常出去旅游的,全世界我都跑遍了。”

“失敬失敬,大爷您可真厉害。您认识我爷爷吗?”

“认识啊。”姓林的老头唤醒刘漠和范书生,两人对刚才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眼见时候不早了,在范书生的千恩万谢中,老头施法送他回了阴曹地府。

这个倒霉书生连我都坑,不好,不知道杨戬和黄耀西那边怎么样了。朱能掏出手机一看,杨戬发了好几条信息给他,告诉他女大学生困住鬼怪的方法,然后让他自己小心点,这个东西邪的很。

朱能苦笑一声,何止邪的很,差点让我把命给搭进去。

“朱能,刚才发生了什么?你的脸怎么了?”刘漠关心的摸了摸朱能受伤的面颊,她冰冷的双手再次刺激朱能,使他往后退了一大步。

“怎么了嘛,我是漠漠呀。”

“我知道,你先别碰我,我现在对你们这种冰冷的触感怕的要死,大爷,为什么您的手势暖和的?您不是鬼么?”

“呵呵,我是一个与众不同的鬼,活着的时候我也是隐魂人,死了之后我在阴曹地府当了二十年的差。来,我们先把东西收拾好,我给你说一说你爷爷的事情,虽然我知道的也并不多。”

朱见昌是阴曹地府为数不多的、异常杰出的隐魂人,也是众多隐魂人中唯一一个能直接进入转生殿面见十位冥王的,在他管辖范围内鬼魂的秩序井然,加上他通吃黑白两道连异界冥王都对礼让三分。

一次朱见昌在转生殿接到了一个任务,这个任务需要和黑无常配合前往异界冥王控制的异界腹地,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朱见昌甩下黑无常独自离开,导致黑无常死在异界冥王手中,于此同时朱见昌在世上彻底消失,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这次任务出发前朱见昌当着家人的面假死,骗过了他所有的家人。

朱见昌消失的同时,异界冥王的至宝转灵棺下落不明,阴曹地府和异界花了很大的力气寻找朱见昌,可惜这个人就像空气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爷,异界冥王到底什么来头,这个转灵棺又是干嘛用的?”

“异界冥王?一个神经病,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现的,当阴曹地府知道他的存在,已经不能把他怎么样了,不过最令人暧昧的是十位冥王的态度,这种自立山头的行为不亚于古代的谋反,他们竟然不追究到底,只是派阴兵守住异界的边境。至于那个转灵棺,我也不知道它的用处,或许你爷爷知道。”

“***,这老头坑了不少人,当年他和黑无常去执行什么任务?”

林老头摇摇头叹了口气:“那个任务除了十位冥王和你爷爷还有魂飞魄散的黑无常,没人知道。”

“会不会有这种可能,是十位冥王的计谋,让我爷爷和黑无常做出牺牲。”朱能想了一下若有所悟的说。

林老头抽了口烟无奈的笑了一声,说:“你目前要做的就是努力赚钱、还债,其他的轮不到你胡思乱想。”

“那现在怎么办?那个不男不女的搞不好还会回来。”

“再过十几天就是清明了吧,夺灵镇62号的老板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来杭州城,找他买一件防身的武器吧。”

“我...我没钱哪,大爷!你看我这店里的生意,我靠,今天一单都没做CD怪那个死人妖还有那个穷酸书生!”

“那你更要想办法了,通常隐魂人是不缺钱的。”

“好吧,那我一定是假的隐魂人。”

“总之你要自己想办法,帮忙的小姑娘也单纯了点,我要走了。”

“大爷,明天你还来么?”

“不一定,有时间我会来的,小伙子,别老想着靠别人,我救的了你一时救不了你一世。”

朱哥面馆的房东裹着厚厚的睡衣在店门口张望着,原本就胖的她此刻看起来更像一头刚结束冬眠的熊,大半夜的她这是要干嘛?

“房东,您好啊,找我有事?”朱能的突然开口吓的这位胖太太尖叫起来,她的声音让朱能想起了过年待宰的母猪。

“要死啊,你差点吓死我了。”

“是你吓我好么,大半夜的你想干什么?”

“我是来看看你的店开的怎么样了,你脸上怎么了?”

“没事,挺好的。”朱能脸上很平静,心里却担心的要死,这房东不是发现什么了吧。

“小伙子,我刚才看你一个人在店里弄来弄去的,我担心死了,你不晓得我已经观察你好几天了,经常晚上的时候看你一个人弄几碗面放桌上,等一下又拿去倒掉,你真的没事情?”

“有啥事件,房东你不是说这里不干净么,这么晚了还敢过来。”朱能扫了一眼马路边的十几个鬼,从刚才开始他们就一直在那里看戏。

“你这里灯泡这么亮我有什么好怕的,小伙子你要不要去古荡看看?”

“我去那里干嘛?你以为我神经病啊?”

“古荡那里又不是只看神经病的喽,那里也看精神不好、心里事情太多,我一个小姐妹的儿子在那里当医生,医术很好的类。”

“真不用了,我要是去那里一次我这辈子就真说不清了。”

“小伙子不要在意别人怎么看,你好好想想,想通了就跟我说哈。”

“妈,这么晚了你跑出来干嘛?”一个戴着眼镜、脸上有点小雀斑的女孩从对面跑了过来,她一脸歉意的看了朱能一眼,“快跟我回去吧,外面太冷了。”

在女孩搀扶着房东往家里走,回去的路上房东的嘴一直没停,不断的絮叨着什么。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她大晚上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个?朱能目送房东离开,马路对面一个小男孩直勾勾的看着朱能。

这个孩子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

“漠漠,你看到对面的那个小男孩了么?”

“看到了,现在我们做鬼的活动高峰期,这有什么奇怪的。”

“哦。”朱能有些疑惑的瞄了小男孩一眼,转身回到店里,晚上经历的事情太多了,他的脑子不够用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