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靠近他,会变得可怕

更新时间:2021-05-17 17:05:21

靠近他,会变得可怕 连载中

靠近他,会变得可怕

来源:落初 作者:各异走什 分类:灵异 主角:田梦叶莎莎 人气:

火爆新书《靠近他,会变得可怕》是各异走什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田梦叶莎莎,书中主要讲述了:手握桃木剑,驱鬼甩五谷!一个平凡普通的女生;一段不寻常的阴阳路;啊……不好意思,跌了一跤!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站在学校门口,抓了抓书包的肩带,坚定的走进了学校。

虽然她并没有几次真正捉鬼的经历!田梦边走着边不断地给自己做着心里建设,她其实很怕见到鬼,试问这世间有几个人不怕见鬼!

但是…她还是要捉掉这世间的恶鬼,站在教学楼前,深呼一口气之后走进了楼里。

站在二班的后门确认顾伊还是依旧坐在那里后,蹲下身拿下身后的书包。

拉开包链拿出里面的东西,一包五谷,稻、黍、稷、麦、菽,分别是大米,黄米,小米,小麦和大豆,五谷是夺天地之精华的辟邪之宝,集聚一起驱散邪灵之气,也是最容易弄到的驱邪之物。

拿出了那把爷爷送给自己的桃木剑,精致散发光泽,凛然之气浑然天成,刚直秉烈的剑身,震慑威严!

最后就是一个迷你的小喷壶,放在手心,里面是清澈的水,但是却不只是普通的水。

是田梦在凌晨四点的时候辛苦一点点收集起来的露水,放到阴凉处密封了三天,每天半夜十二点将它放在卫生间的镜子前,因为卫生间是屋子里面最污秽的地方,易集聚鬼魂,镜子则是通往阴间的大门,将收集来的水放在鬼魂来回通往的地方,沾染至阴之气。

最后在将这些露水小心的浇到那把桃木剑上,当水流淌过整个剑身最后流入到田梦手中的这个小喷壶中,所以这点东西对田梦来说是得之不易,宝贵的珍惜!

将得到的这些水喷到眼睛上就可以暂时打开阴阳眼,看见鬼魂。前两次田梦没有用到这个东西就直接看到了附在顾伊身上的女鬼,不清楚到底是这么一回事,难道是当时那女鬼的意念让自己看到的她?

那为什么当时就自己有见到那个女鬼的样子,而其他人却没有看到?

看来这回可能也用不到了,将小喷壶放回了书包里面!

吱嘎一声,教室的门打开了。

出来了!背上书包,握紧手中的桃木剑跟了上去。

奇怪!怎么这回自己跟了怎么长时间都没有看到顾伊身上的鬼魂呢?看着顾伊马上就要离开教学楼,快步的冲了上去。

“站住!”田梦冲着顾伊大喊着。

看着顾伊无动于衷继续向前走着,就知道这样,握了握说手中的五谷,用力的朝着顾伊扔去。

啊!一声凄厉的尖叫,顾伊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看着田梦,疼痛而扭曲使顾伊苍白冷漠的脸变得狰狞可怕!

“你到底是谁?”顾伊低沉的问道。

哦、哦!回应了,她说话了。

田梦紧握着手中的桃木剑,慌张着拿出包里的小喷壶,朝着自己的双眼喷了一下,再次睁开眼睛时,田梦看到了此时站在教学楼门前附身在顾伊身上的那个鬼魂。

“你到底是谁?”走向顾伊,不,不对,应该是女鬼。

女鬼转过身来看着田梦,忽然冲着田梦笑了起来……

周围开始随着女鬼的笑容加深变得昏暗,田梦摇摇头,怎么回事?头忽然变得好晕!

“我漂亮吗?”田梦看着女鬼,揉了揉眼睛,努力的睁开自己的双眼,模糊中感觉她就站在自己的跟前,可是她的声音好像却在是脑海中缓缓地响起。

随后田梦却像是蛊惑神志般的点了点头。

女鬼得意的笑着取下脖子上的红色丝巾戴在了田梦的脖子上:“戴上它,你就会变得跟我一般美丽!”

田梦转过身,目光变得呆滞,像顾伊之前那样,用红丝巾紧紧地向上嘞住自己的脖颈,一步一步的向楼梯上走去!身后的顾伊早已经躺在了地上。

眼前变得白茫茫,自己好像置身在一个房间里面,面前有是一扇双开的门,门的上方有着一块玻璃,可是却看不清外面!

自己好像是在上端漂浮着,摇摇晃晃的在摆动,每上一个台阶自己好像就靠近那块玻璃一点,近一点,近一点!想要更近一点…,看清楚!

好痛,好痛苦……,不能呼吸了!

嗯~嗯~想要放开紧紧缠住自己的红丝巾,可是手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

走到顶楼后转过身来,朝着台阶一步一步的向下走去。

啊!头好痛,好痛,嗯~呼、呼、呼~喉咙要勒断了,好疼,好难受!呼吸…不能呼吸了!

手脚好像慢慢向下垂,没有了力气!手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向下滑,田梦凭着最后一丝意识抓住那个正在下滑的东西,紧紧地握。

啊!一声痛苦的尖叫,田梦瘫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拿下勒在自己脖子上的红丝巾。

倚靠在墙边,抬起手看着自己手掌上的伤口和自己手中攥着的桃木剑,刚刚正是因为自己紧紧握着手中的这把剑不小心划破了手,才驱赶了自己身上的女鬼!

幸好自己还存有一点意识,要不然真怕自己被勒的窒息而死,这种感觉实在是不好受了!

揉了揉脖子,也不知道上面有没有留下淤痕!

捡起旁边的得红丝巾,看着站在自己身边已经变得微弱的鬼魂,现在她应该已经不能再伤害任何人了。

仔细的看她,还真的是个美女!但是……,这是个曾经爱的痴狂,爱的迷失自己的美丽女人。

想必当初应该是她听到了当时顾伊在树下许的心愿,抓住了顾伊心里最期望的,也最脆弱的东西!

可是那并不是自己最期望的,也正是这一点才让自己有机会脱离附在自己身上的这个鬼魂。

田梦感觉自己好像还没有从刚刚那种令人痛苦的挣扎中缓过来,自己每下一个台阶都会重复经历着她身前所经历的暴力。

没错,那是一个男人对她施加的暴力,每一次都是无法忍受的头痛,但是更加难以忍受的那个与她感同身受的心脏。

为什么这么执着,为什么会这么痴狂到近乎变态的地步!

田梦看着她,想着自己在感受经历她被吊挂在房间里时那种心情,竟然不是感到临死之前的绝望、害怕、无助!

当她看清玻璃后面的情景,那是一个同样被吊起来的男人。

是他,是那个对她实施暴力的那个男人!

原来这是她心爱的男人,伤心是当看到那个被自己心爱之人所喜欢的女人救起同样被她掉吊挂起来的男友时的愤怒,是自己无能无力的不甘,是在临死前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抱着一起的强烈嫉妒!

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要抛弃我!本想要一起殉情离开的,既然生不能得到你,那么就让我带走你,这样就谁也不能将我们分开了!

她不甘心,不甘心……

既然不爱为何不试着放手……

将红丝巾揣进书包,要将这个承载着这个怨灵的丝巾烧掉,田梦不希望在有人承受着这个女人的病态爱恋所带来的痛苦,也不希望她在出来害人。

烧掉这个,就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一个自杀所用上吊的红丝巾是怎么会出现在那颗许愿树上!

田梦看着已经变得木讷的女鬼呵斥道:“还不快点离开,要不然小心我灭了你!”

看着女鬼离去,到底是谁将你留在了世间!

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的跑下楼。

“喂,喂,顾伊,你怎么样?”田梦扶起地上的顾伊。

田梦误打误撞被附了身,也终于搞明白为什么那时顾伊会说是在尝试换个角度看事物。

因为当初那个女鬼就是侧着头偷看到自己男友的移情别恋,也是在最后临死的那一刻透过门窗看到了本应是计划让男友同自己一起离开人世的,却被救了下来

最后自己一个人带着怨恨离开!她将这怨恨依生在哪条带着她离开的红色丝巾上,在艳红的颜色里滋生怨气。

周围喧闹的人群,并没有纷扰到顾伊,握着那条自己系上的红布条,期许的闭上双眼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满怀心愿的许道:可不可以让我变得更美丽,让刘旭言只喜欢我一个人,眼中只有我一个人,我不许他的眼中在容下其他的女生!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他,保佑我一定要变得很漂亮,抓住他的心,无论要付出什么代价!

……

“田梦,今天放学先别回家奥!”叶莎莎高兴的对田梦说着。

“你干嘛?有什么事。”

打了个手响,“带你去吃好吃的。”

“吃什么?”

叶莎莎得意的继续说道:“当然是好吃的东西了,而且~是有人请客掏钱哟。”

请客?“是谁要请你吃东西?我可先说明哦,电灯泡我可是不当。”

“什么点灯泡,是王超请吃东西。”叶莎莎说道。

“王超?为什么?他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要请吃东西。”停下擦着黑板的手,王超要请吃东西,那今天要先告诉我妈一声自己要在外面吃。

“他呀,赌输了呗!跟我打赌的赌注。”叶莎莎挑挑眉说道。

饭桌上,田梦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毕默。

真是的,怎么会是和他一起吃饭,早知道这样就不来了!

“田梦,你怎么不吃,这家烧烤真的很好吃的!”叶莎莎拿起一串肉串塞到田梦的手中。

“王超,你跟叶莎莎打的是什么赌你输了。”毕默好奇的问道。

听到也问及自己是什么打赌输了,王超叹了口气,叶莎莎则是得意的喝着靠自己赢来了的免费饮料。

“对呀!到底打的是什么赌。”叶莎莎没有告诉自己,田梦也是好奇的看着王超。

王超看了看两人垂头丧气的说道:“是比赛谁最快吃完三根冰棒。”

吃冰棒比赛!好幼稚的比赛!田梦和毕默不约而同的想着。

“那你输了!”

这只是吃冰棒的比赛,王超这一个大小伙子应该是不会输的吧。

王超点点头,想起当时叶莎莎拿起冰棒哐哐哐的朝着课桌一顿猛砸,朝着嘴里猛灌冰棒的碎冰,三个连续吃掉没有一点缓冲。

自己真的是甘拜下风!他的速度不及她,实在太凉了,想想在这炎热的夏天都觉得冷!

无奈的摇摇头,田梦边啃着着鸡翅边向门口望去,嗯!门口的那个小孩为什么一直站在那里,是在等人么?男孩慢慢转过身来,趴在门上向店里面望着。

怎么大人没有在孩子的身边?

正当田梦纳闷小孩子的父母在哪时,她拿着鸡翅的手开始慢慢的发抖。

惊恐的看着趴在玻璃门上的男孩竟然穿过玻璃竟直的跑了进来,田梦没有看花眼,是直接从玻璃门穿了进来!

男孩转头对上田梦的视线,忽然朝着田梦快速的跑了过来,跳上桌子,脸一下子贴近看着田梦!

啊!丢掉手中的鸡翅,嘴中还来不及咽下的肉存留在口腔里面,闭上双眼大叫一声!

忽然被鸡翅砸到的毕默看着对面毫无预兆开始忽然大叫的田梦!

店里面的顾客看着莫名其妙大叫的女孩,老板也惊慌的出来连忙询问着?

“小梦,你怎么了?”叶莎莎担心的问道。

田梦用颤抖的声音问道:“莎莎,你看没看到我对面有个小孩!”

小孩?叶莎莎看了看田梦的对面,是毕默呀!旁边的那桌也不是小孩呀!

“小梦,你说什么?哪里有什么小孩子。”

没有!那就是只有自己看到了!那个小孩子,那个不是人类的小孩子!

“田梦,你没事吧?”毕默担心的问道。

“奥,没、没事,我刚刚…在对面的街道上看到一只穿过草坪的老鼠,就、就被吓到了。”小梦闭着眼睛说谎到。

啊?老鼠!王超和毕默回过头看向店外面的街道。毕默看着的田梦现在的表情好笑的摇了摇头。

深呼一口气慢慢张开了眼睛,可是刚张开眼就看到了蹲在桌子上看着自己的那个小男孩!

这次控制住了自己没有叫出声,紧张的看着面前的小男孩,一只手伸进衣服兜里,抓着衣兜里的五谷,心里告诉自己别怕!只是个小孩子而已,忽略他,忽略他…,就当看不见!

感觉自己现在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后背汗毛竖起,越过小男孩拿起桌子上的烤串在小男孩的注视下一口一口紧张的吃着。

不行了!田梦看着叶莎莎说道:“莎莎,我、我有点事情可能要先走了!”

“什么事情?你不是说你今天没有事么!而且你也跟你妈说了今天会在外面吃,你忽然的有什么事呀?再说了,你的手机也没有响起过,怎么就忽然有事?”叶莎莎分析的头头是道的看着田梦质问道。

听完后,愣住的看着叶莎莎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没,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想要去上个卫生间,你陪我去吧。”

“嗯,上厕所呀!走吧。”叶莎莎起身说道。

呵呵呵~田梦高兴的尴尬笑着。

还好回到家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到那个小男孩,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会平白无故的会看到鬼魂呢?这么说来之前顾伊的事情也是,难道自己正在慢慢变成阴阳眼!

吓的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不会吧,是什么契机,什么原因!

难道自己真的会变成可以看到鬼魂的阴阳眼,不用从此在辛苦的去弄阴阳眼水!

可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不是从此要经历像今天一样的事情,突然出现的恐怖鬼魂,那自己…自己岂不是要终日在惶惶不安之中度过!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不要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