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除妖守则

更新时间:2021-05-10 14:54:52

除妖守则 已完结

除妖守则

来源:落初 作者:蓝环水灯 分类:灵异 主角:皮卡丘天亮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除妖守则》是蓝环水灯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皮卡丘天亮,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学毕业的我狗运的找了个工作,原本只是觉得应该努力一发,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什么?你叫我一个四化建设好青年去除妖捉鬼?什么?叫我半夜去坟地里蹲着和守墓人聊天?什么?有个女人月月怀孕月月流产?替权贵老爷爷的宠物猫强势招魂;拯救大佬被困在游戏机房的独生子;在美女上司小鬼缠身的时候英雄救美……吊打绿茶前女友,成功迎娶白富美;数钱数到手抽筋,环球旅行到处浪!现在,只需要到应用商店,下载“除妖守则”APP,你就离走上人生巅峰,又近了一步。——————【作者菌的碎碎念】别因为是第一人称就弃坑好么?拜托拜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们上了十层左右,他说刚刚下车时看过,这一层灯已经全灭了,应该没有人。

我跟在四角裤的屁股后面,一起慢慢走。他的步子很慢,轻到没有声音。

我估摸着,这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筋骨好得不要不要的男人,肯定有两分屁精,这厮下午那会儿还几乎半裸,眼下穿着衣服实在是人模狗样的。

不过这人不爱讲话,很沉闷,实在是爱不起来。我咋呼惯了,一时半会儿并不能接受这么沉默的一个人。

大哥,这又不是电视剧,你冷冰冰的都够拍一部《女人不再沉默》了——哦,你还是男人。

他完全没鸟我,这时候刚刚过了一波下班高峰,他在偶尔进进出出的白领中间还是有点扎眼。

毕竟这种都市丛林里大家都是西装笔挺的,就只有他是月白长衫仙气飘飘的,一副刚打完太极拳喝功夫茶的休闲架势,看正脸知道是一个大好青年,看背影远远的望过去以为是一迷路老大爷呢。

幸好,我们这层楼没什么人。

“老大爷”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袋子,里面一包黑色的粉。捏起一小撮,分别洒在6个电梯间门口。我本来想问问他干什么的,结果看着气氛略微有点诡异,我没好意思开口。

他又把粉末沿着整个电梯大厅四角洒了一整圈,接着就蹲在电梯门之间的垃圾桶旁边抽烟,望着那些烟雾缓缓发呆。

这时差不多已经晚上九十点钟了,陆陆续续有人结束了加班,办公楼里越发空荡,我这才注意到脚步已经有了回音。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感觉气温降了下来,环境安静许多,格外的有些冷。

四角裤话很少,但是并不高冷,和我聊聊天时间也就过去了。

我本来以为这种住别墅又有两把刷子的人肯定不好接近,谁知道他抽完烟之后拍拍我的肩膀。

“你不用怕,等下就在这里盯着这些粉末。看粉末会吹往哪个方向,那个女人就在哪里。你尽量呆在这里,不要离开撒了粉末的范围。”

说完他然后就随便进了一间电梯间,按了几层楼的按键。

我心里顿时觉得自己就是那唐三藏,他就是那孙悟空。想象了一下面前这位兄台穿上虎皮裙拎着棒子对我一本正经发出六小龄童的声音,“师父,你千万莫出这个圈子,莫叫那些妖怪吃了你!”

估计我一脸傻样,他本来表情极其严肃,忽然看着我笑了几下。其实这哥儿们笑起来的时候挺灿烂的。一点也不像穿虎皮裙的那只猴子,完全不是什么雷公脸的和尚。

等到隔着透明的玻璃门,我看见他身手矫健得借着扶手三两下开了电梯门,又再推翻了他不是悟空的理论,身手矫健得委实不像话。

他一手扶着电缆,一手关上了电梯窨井盖,单膝跪地,神情严肃。

我紧张地盯着他,看他忽然抬手看了看表,我也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23:59正好跳到了00:00。

忽然一阵子的冷风对着脖子吹得厉害,我整个人汗毛都竖起来了。同一时间,六部电梯自己动了起来,一起向顶楼快速的上升。

我忽然有些担心,万一电梯间停到了顶层翻到电梯箱上方的四角裤不就危险了吗?

可是我不可能去看,电梯根本按了键也没反应。

这不是真闹鬼吧?

我特想冲进楼梯间往楼下跑,要不是四角裤说叫我别出那个黑粉撒的圈子……啊,黑粉!赶紧往地上看,到发现刚刚他进去的那间电梯间门口,黑色的粉末有着明显的痕迹:圆圆的一摊粉末被刮擦出了一个川字。

那这鬼到底是从外面进来了还是从里面出去了啊?

我心扑腾扑腾跳的特别快,感觉特么的要崩溃了,小平凡告诉我膀胱蓄水已满,需要找个地方解决三急。

脖子后面忽然又是一阵凉,我忍不住了,转身回头。

还是又白又嫩的长腿,还是那半遮脸蛋的长发,可是妹子另外半张脸,他娘的就是个黑洞啊。晚上只有楼梯间有个逃生指示的方向灯,绿幽幽暗戳戳的,照的对方像个鬼似的。

不对……她就是鬼啊……

疾风一起,她头发被吹开,那半张被压烂的脸在幽绿的灯光下靠近了我,“我不甘心!”

我被她这左右差距很大的脸吓得一瞬间后退了一步,结果出了黑色粉末的圈子外部。

甫一出圈,半张脸的妹子对着我扑了上来。我从没想过人生中第一次被女人推倒竟然是这么个奇怪的情景。

这时候电梯在我压根没注意到的情况中降了下来,四角裤在电梯门刚一开的时候就喝道:“趴下!”

想想,这大概是我有史以来反应最快的一次了。

我趴下去,四角裤从口袋里不知道掏了个什么东西出来,好像是一块布,把人妹子往里面整个一裹,小姑娘还没来得及挣扎,就整个被套住了。

他扛着小姑娘,跟扛麻袋一样,进了电梯。回过头看着我,“还趴着干嘛?”

我挺不好意思认怂的,可还是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哥……我腿软了。”

这话一说感觉有点丢人,可事实如此,我也不好逞英雄。不知道怎么了,两条腿跟灌了棉花一样,又麻又软。

四角裤楞了两秒,然后过来一把拉起我,半扶半塞的丢进电梯。

我看他背着那个布袋,里面不断有挣扎的痕迹,还有呜咽的哭声。“我只是很委屈……放我走……放我走……我没有害过人……”

这妹子哭成这样,我感觉也是可怜,她倒没有一般小说里面女鬼那么凄厉。“哥,她是不是有什么冤情?”

进了大学以后,除了破瓜的土豪,纯洁的颜值,我还没服过谁。四角裤一晚上就用一脸镇定的捉鬼技能唬住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禁不住就一口一个哥叫的特别欢实,我这人吧,估计真是没什么节操。

但要我直接开口叫师傅,我又有点不乐意,感觉抹不开面子。

四角裤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支点燃了,“生老病死都是人之常情,你看这女孩子年轻貌美,也不像是生病,老病而死的都不是横死,我估计她是迷迷糊糊做了鬼的。”

“不是的!是有人害死我的!”女鬼忍不住再次哭喊起来。

四角裤有几分皱眉,像自言自语一样,说,“你既然说没害过人,要求我放你走,那你留在这里,又能做什么?以后害人?”我要不是知道他身后背着那个妹子,肯定以为丫精神分裂啊。

那大长腿妹子立刻收声,只剩下几声呜咽。

我挠了挠头,哎,这姑娘也是挺惨,的确还没害过人,结果被我看见了,又被四角裤这么凶的茅山道士狠一顿收拾。

电梯门打开,颜逸如一脸担心看着我们——确切的说是四角裤,见他没事,立刻就一副宽心的表情。我看着她表情就跟歌词唱的一样——那样的夜色太美你太温柔。

“舒语,你没事吧。我又睡了好久,是不是?每次醒过来,都是半夜了。”她柔柔弱弱的模样,我都有点不习惯了。

四角裤的表情有点温柔,我一开始以为我脑子秀逗看错了,后来发觉是他秀逗了,就听见他特温柔特男友力max的摸着颜逸如的额头,“颜清清,你傻的吗?发着烧怎么跑出来等?回车子里坐着,等我几分钟,我载你回家。”

谁知道颜逸如也秀逗了,也不反驳一下,按说这种有点骄傲的姑娘一般会拎着领子质问着对方,“老娘的名字你记不住的话就去写个几十遍。”结果她丫的小鸟依人着,点点头,“嗯,那我等你。”说完还嫣然一笑,然后坐进副驾驶,抱着膝盖坐在座椅上,无比楚楚可怜。

我看着四角裤,他掐了烟头,就转身去大楼一角。

顺,他是真的徒手灭了烟头,我以为就电影里能看见那种老板找个光头肌肉怪人当烟灰缸的,没想到这兄弟也挺生猛。

背着的布袋里的女鬼还在挣扎,四角裤在大楼一角的花坛里,我跟在他后面看着他把她连着那块布一起,拨开花丛塞了进去,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符纸,贴在了布上。

一阵特别幽怨的哭声从符纸下传出。“我只是来应聘做礼仪小姐的,他们那么多人按着我……最后把我丢进了电梯里。为什么……就因为我家没钱吗?所以活着的时候要被人欺负,死了也要被人压迫!这世界上还有没有好人?!”

四角裤轻声说了一句什么,我没听见,但是那姑娘不哭了。

他对着那张符吹了口气,一下子蹿起一股小小的火苗。然后,那块布就渐渐变得空荡荡的,他站起身,静默呆了十几秒。转过身就走,经过我身边时轻声说,“走吧,她也走了。”

回到车里的时候,颜逸如缩在副驾驶里,神情仍旧楚楚可怜。

四角裤坐上车,发动了马达,“下次记得开空调。”

“嗯,”颜逸如点点头,“我们回家吧。”

“好。”车子缓缓开动,平缓驶向我不认识的方向。

“哥,你会开车啊。”

“不会,乱开的。”我发现四角裤讲话有个特点,就是特别的理直气壮告诉你一些一般人觉得很匪夷所思的问题。

我在心里默念,大白腿妹子你别哭,没准我一个运气不好等会就在路上下去陪你了。

啊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四角裤估计是真的神人,他头也不回,居然知道我在想什么,淡淡说,“死不了人的,况且你也不是童了吧。”

我有那么一会儿,特别想念牙尖嘴利的纯洁和淫威满满的破瓜,这个茅山道士段位太高,我招架不住。

颜逸如在副驾驶上捂着嘴轻轻笑了笑,特别的斯文,格外的陌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