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金品典当师

更新时间:2021-03-07 18:43:21

金品典当师 已完结

金品典当师

来源:落初 作者:秋雨无痕 分类:都市 主角:玉玺秦始皇 人气:

《金品典当师》是秋雨无痕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金品典当师》精彩章节节选:起点“白领时代”征文参赛作品  他,出身寒门,却拥有过人的艺术天份,在书法、绘画、围棋方面造谥颇深。性格内敛宅心仁厚的他凭借悟性和天份炼就一副火眼金睛般鉴定物品的本领,成为名闻遐迩的金品典当师。  “看千奇百怪货,交五花八门人。”  季凡,一个卓尔不群,淡漠誉毁,见素抱朴,秉持内心的纯净和静笃,专司顺物自然平实人生的典当师识宝、鉴宝、寻宝、淘宝的经历。  《金品典当师》作品讨论1群(元青花)21393439  讨论2群(唐三彩)74328533  讨论3群(宋钧瓷)74328696  已经建成,欢迎大家前来参与讨论。  新书《古玩大亨》正式上传,请大家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行,九十万就九十万。不过我要现金一次付清。”年轻的张宇在讨价还价方面哪是程汉章的对手,一个回合就败下阵来,缴械投降了,他紧紧搂着棋具不撒手说道。

“这没问题,离这不远就是银行,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程汉章笑着说道,看得出他对这个价位能拿下挺满意。

一会功夫儿,程汉章笑盈盈地捧着棋具回来了。

“程叔,都怪我乱说话,害得你花这么高的价买下它。”季凡有些惭愧地低下了头。

“不贵,不贵,一点都不贵。这种可遇不可求的已成绝版的珍品一旦上拍二百万都未必能够拿下来呀!”程汉章用丝巾轻轻擦拭着棋盘上的灰尘爱不释手地说道。

“程哥,季凡这小伙子资质不错,人又聪明好学,我看你不如收他作徒弟好了。”季凡刚才出色的表现被吴文远一一看在眼里,震惊之余出于爱才之心,他半真半假地劝说道。

程汉章抬起头略带深意地瞧了季凡一眼,“季凡,典当这个行业水可深啊!它包罗万物:房产、汽车、手表、珠宝、国债、股票等各种动产或不动产,都可以成为抵押物。作为一名合格的典当师,必须广泛涉猎各方面的知识,并做到融会贯通,学以致用,准确判断出各种当品的价值,这就要求他不但要具有较高的悟Xing天分,更重要的是在于后天的努力钻研,这些知识学起来枯燥乏味,而且决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就能达到的,你能吃得了这份苦吗?”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弟子诚心向道,不怕艰苦,求大师成全。”季凡虔诚地说道,这样难得的机会他可不想白白错过。

“你中午上楼来陪我下盘棋吧!好久没和人对奕,今天一看棋禁不住手痒难耐。”程汉章对季凡拜师学艺一事不置与否,神情悠闲地径直上楼了,令季凡愣在当场,不知说什么好。

中午工作餐伙食不错,喷香的大米饭,翠绿的炝菠菜外加三四块红烧鸡块,让人食欲大振,由于有心事,季凡心不在焉地吃过饭,早早来到楼上程汉章的办公室,程汉章早已摆好棋盘虚席以待。

围棋乃应先天河图之数:三百六十一着,含着周天三百六十五又四分之一度;黑白分阴阳以象两仪;立四角以按四象,其中有千变万化,神鬼莫测之机。相传是帝尧所置,以教其子丹朱,自古以来就有王质烂柯之说。

围棋有三十二法,是为“冲、干、绰、约、飞、关、札、粘、顶、尖、觑、门、打、断、行、立、捺、点、聚、跷、挟、拶、嵌、刺、勒、扑、征、劫、持、杀、松、盘”。

经过猜先,季凡猜得先手执黑先行,他以自己最擅长的小天星开局,程汉章从容不迫地以时下颇为流行的中国流应对,两人开局就在右下角展开斗法,互有攻守,匠心独具。

季凡一手“点”欲先手便宜后,脱先抢占左下角超级大场,但令季凡始料未及的是,程汉章决然选择了冲断予以反击,一场激战突如其来在所难免。

对于程汉章犀利老道的反击,季凡没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在右上角白棋异常坚固的厚势前,他必须强行动出一块棋来,但这无形中犯了“势孤求和”之大忌,而且黑棋的右下角尚未安定,季凡面临着两线作战顾此失彼的尴尬局面。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经过一番补救,季凡总算是作活了右下大块,但中腹大块却成痛苦的凝形,近乎废子,弃之可惜,留之无用,实属鸡肋。

场面的局势已逐渐明朗,白棋如何攻击中腹这块黑棋已成为决定棋局胜负的流向所在。这样的绝杀良机,程汉章岂能轻易错过,他果断地在中腹打出了一手极为凌厉的“夹”手筋,此着一出,黑棋大块顿时有被扼住脖子之感。

“好凌厉的杀着。”季凡望着极为被动的局面暗自苦笑道,跌跌撞撞出逃中,程汉章强手迭出,将黑棋打成一块“饼”,棋形之糟,令人惨不忍睹。

面对这极端被动的局面,季凡弃子机敏,果断地选择了舍车保帅,跳至外围,在棋盘上边展开模样,并不断地对程汉章中腹这块孤棋发起了强有力的攻击。季凡的意图十分明确,就是要将场上的局面搅乱,力图乱中求得一线生机,利用自己出色的收官技术扭转乾坤,一举挽回败局。

可是程汉章准确判断出了他的意图,对于季凡无事生非的做法根本不予理睬,只见他出手稳健,不贪功求进,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根本不给季凡留下一丝可趁之机,将场上的优势渐渐转化为胜势,一点点巩固着自已的胜利成果,双方不知不觉进入了官子之争。

“怎么样,你们两位下了一中午,谁更棋艺高超啊?”吴文远笑嘻嘻地跑来观战道。

“当然是程叔技高一筹了。”季凡实话实说道。

“哎,现在棋局尚未结束,谁胜谁负尚难预料呢!”局面占优的程汉章非常谦逊。

由于白棋全盘厚壮,尽管季凡作了最大的努力,仍未挽回败局,最终以2目半之差而败北。

“姜还是老的辣!程叔棋风凌厉老到,季凡心悦诚服,甘拜下风。”这盘棋从始至终季凡一直不占优堪称完败,令他输得心服口服,终于悟出了强中自有强中手的道理。

“季凡你棋下得其实也满不错的嘛!这一盘我蠃的侥幸,下次有机会咱们好好切磋切磋。”蠃棋之后的程汉章颇有大将风度,不忘勉励季凡两句。

“光顾着下棋,差点忘了正事,季凡你稍等片刻。”程汉章叫住了正要回自己办公室的季凡。

不多时,他左手拿着一本纸张有些发黄的线装古籍,右手拎着个帆布口袋在季凡惊喜的目光注视下交给季凡。

“季凡,这本《说瓷》是清末著名的收藏家冯万里先生集自己多年玩瓷心得所编著的瓷学著作,另外这口袋里装着一些残瓷碎片,一起拿回去你这段时间好好品评品评,从这些瓷片的局部特征入手,结合理论知识,仔细揣摩把握住瓷器的造型、纹饰、款式、胎质、釉质及釉色等方面的特点。三个月以后我要对你俩进行考核,如果到时你能通过考核,咱们再谈拜师事宜,否则一切免谈。”程汉章神情严峻肃穆,郑重其事地说道。

“谢谢程叔,我不会让您失望的。”季凡兴奋异常,乐得嘴都合不上了。

“程哥,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太为难这孩子了。”吴文远望着季凡远去的背影脸带忧虑不无担心地说道。在典当这一行,古玩鉴定公认是最难的,而这其中又以瓷器鉴定之高为最,因此吴文远有此一问。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