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医见钟情

更新时间:2021-02-23 15:50:50

医见钟情 连载中

医见钟情

来源:红薯 作者:方方 分类:都市 主角:陆续宋夕年 人气:

主角叫陆续宋夕年的小说是《医见钟情》,它的作者是方方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医见钟情》又名《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是作者方方著作的一部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宋夕年是个医生,有天在医院拒绝纠缠她的人,陆续看到了这一切,对宋夕年一见钟情......花生小说提供在线阅读平台,小说精彩片段:陆续蓦地朝她迈近一步,“宋医生确定对男人没有玩欲擒故纵的把戏?”逆光中,他的轮廓愈加的硬朗分明,整个高大的身影笼罩下来,给有强悍的压迫感。又被逼到了无处可退的境地,宋年夕反而淡定了下来,不怒反笑。“陆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陆续默不作声的睨着她,继而冷冷道:“如果我是你,对于死打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护士指了指门口:“8床的家属来了,在服务台,说是要找宋医生?”

8床?

那应该就是沈爸爸和沈妈妈来了。

她赶紧去了服务台,果然看到夫妻俩在服务台前东张西望,一脸紧张的样子。

“叔叔,阿姨,你们怎么来了?”

“年夕,小鑫他怎么样了,是不是受伤了,严重不严重?”沈妈妈一开口,就带着哭腔。

“阿姨,你别担心,沈鑫的伤很轻,休息几天,挂几天水就可以出院了。”

“阿弥陀佛,老天保佑啊!”沈妈妈迷信地向天上拜了几拜。

“我就说儿子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沈爸爸虽然嘴上这么说,脸上却明显松了口气。

宋年夕微微笑道:“叔叔,阿姨,你们到我办公室等一下,现在调查小姐正在问情况,等问完了,你们就可以进去看沈鑫了。”

“啊,调查小姐都来了?”沈妈妈惊讶。

“这回死了这么多人,当然要好好查清楚了,要我说啊,把那些黑了良心的 ,一个个抓起来才好。”沈爸爸义愤填膺。

“叔叔,你的心脏刚动过手术,可不要常常生气,要保持平和的心态。”宋年夕提醒。

“听到没有,要平和,老家伙一遇到事情就发急,一把年纪了,脾气还么大,真不省心。”

宋年夕淡笑。

老夫妻俩平时没事就逗嘴,互怼,一旦对方有个病啊,痛的,比谁都急。

一辈子磕磕碰碰过来,感情还是这么好,真让人羡慕。

“叔叔,阿姨,咱们走吧,一会我还要去忙呢!”

“好,好!”

夫妻俩跟着去了医生办公室,宋年夕把人安顿好,正准备抽空吃个早餐,不想又有人来找她。

她看着面前西装笔挺的英俊男人,瞳孔放大:“赫瑞文,你怎么来了?”

赫瑞文嫌弃地看了眼她的脸,“宋年夕,你几天没睡了,脸都快成黄脸婆了。”

宋年夕摸了摸脸,气道:“你来,就是为了专程来看我的脸?能不能不要气我?”

赫瑞文斜斜的勾起唇角:“我接到通知,来给爆炸中受伤的消防官兵,做心理辅导。”

“义工?”

“算是吧!”

宋年夕惊恐地看着他。

赫瑞文在心理学这个领域,绝对是帝都数一数二的专家。

以他的资历,就算是行业协会主席发话请他,他都不会接这些吃力赚不到钱的小活。

这次,难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看着我发愣干什么,就不允许我做点好人好事?”赫瑞文绷直了脸。

宋年夕眯眯眼睛,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赫瑞文滞了滞,“事实上,我被聘请为帝都消防总队的心理辅导师。”

“赫瑞文,你真让我刮目相看啊!”

“得了,别耽误我时间,这活一分钱不赚,还要赔上我宝贵的时间,宋年夕,你必须赔偿我,请我吃饭。”

“为什么要我请?”宋年夕不是很明白。

赫瑞文笑容缓缓的,“你悄末声的跟某人跑了,害得我们担了多少心?”

话音刚落,宋年夕的手机响,正是陆续打来的电话。

赫瑞文余光扫过,意味深长的对着看了她一眼,转身去了病房。

等他离开,宋年夕靠在墙上,抿了抿唇才接电话。

“喂?”

“调查小姐来了?”陆续的声音,听上去说不出的疲倦。

“来了,心理辅导专家也来了?”

“赫瑞文?”

“嗯!”

“能请动他不容易,估计是看在你的面子上。”陆续的话,听上去有些酸溜溜。

宋年夕气笑:“就不允许人家做点好人好事啊?”

陆续一想到这个男人曾经把宋年夕做挡箭牌,心里就冒酸水,“宋年夕,你给我离他远一点,不许超过一米的距离。”

“陆续,我发现你有点不讲道理。”

“对啊,和恋爱中的男人,讲什么道理?”男人的回答理直气壮。

宋年夕一怔惆怅。

这句话,不是应该女人说的吗?

而且,无理取闹不也应该是恋爱中女人的专例吗?

为什么到了他们这里,就反过来了呢?

“我先补几个小时的觉,下午到你们急诊来,你别走开。”

短短一句话,宋年夕一下子就忘了自己的惆怅:“又是一夜没睡吗?”

“没事,还熬得住,宋年夕,我手机快没电了,要先挂了。”

“……嗯。”

宋年夕等着电话那头挂电话,等了好一会,发现电话还在通话中,“怎么不挂啊?”

“舍不得挂!”

情话,猝不及防,像是一记强心针,直接刺到了她的心脏,心脏立刻被一只大手揪起。

有些紧,有些甜,还有些期待。

“滴滴--”几声,通讯终于切断。

宋年夕勾勾唇,把手机收到白大褂口袋,一转身,吓了一跳。

“朱珠,你怎么一声不吭地站在我后面?”

朱珠眼中阴沉的寒光一闪而过,她笑眯眯道:“宋医生,我刚刚走过来,看到你在打电话就没出声。”

“找我有事?”

“嗯,ICU有个病人醒了,请你去看看。”

“我马上去。”

宋年夕笑笑离开。

随着她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朱珠漂亮的脸立刻冷凝了下来,嘴角的怨恨一点点渗出。

整张脸显得狰狞无比。

这世界上,有两种人特别讨厌。

一种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这辈子投了个好胎,什么都不需要拼,父母就把世界捧在她的面前。

例如阮奕洁。

还有一种,就是命特别好,处处得到老天爷的眷顾,幸运之神永远在她头顶。

例如宋年夕。

视频的事情,对她毫发无损;明明贪财做了同妻,旁人却只同情她;陆续就算订婚了,对她还是特别。

两者相比起来,她更恨宋年夕。

明明条件没她好,脾气没她温柔,还是个离过婚的,偏偏就是入了陆续的眼。

凭什么?

凭什么一个离婚的女人这么好命,而她这个干净的像张白纸一样的好姑娘,陆续却只当她是个空气。

真恨啊!

宋年夕,我输给阮奕洁也就算了,但输给你,我绝不会服气的。我就不相信,幸运之光永远会照在你的头上。

等着瞧!

朱珠敛了所有神色,平静的迈开了步子。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