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逆天狂妃:炉鼎横行天下

更新时间:2021-06-19 19:29:01

逆天狂妃:炉鼎横行天下 连载中

逆天狂妃:炉鼎横行天下

来源:落初 作者:峦渊 分类:都市 主角:子颖拓跋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峦渊原创的都市小说《逆天狂妃:炉鼎横行天下》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子颖拓跋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教养我的师父要夺舍我的身体,而我的爱人与我有国仇家恨,这样的人生不要也罢,天可怜见,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却没想到我爱的人变成了我恨的人,而我恨的人却又变成了我爱的人。难道我的重生只是一场笑话?不!绝不可以!(本文不是套路文,不是套路文,不是套路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中洲大陆四分天下,北有玄岩国,南有千炎国,东有青周国,西有白皓国,而四国交界处是一处盆地,因为成方形,故称方域。

方域易守难攻,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却最终成为四国都难以独占之乱地,导致各国的通缉要犯都来此地避难,世间所有的邪恶都以此地为天堂,肆意泛滥,商旅无不绕行,妇孺无人敢近,大Jian大恶之徒在这里囤积居奇,暗中勾结各国黑暗势力,在这四国征伐的年代蠢蠢欲动,暗度陈仓……

四艳坊,则是方域的第一大妓院,更是整个中洲最富艳名的妓院。

之所以叫四艳坊,是因为四国的美色尽可在此寻得,Chun夏秋冬更是有各季花魁争芳斗艳,无论是姿色还是技艺,都是方域乃至整个中洲绝顶艳色,比四国皇宫中的妃嫔多了妩媚娇柔,比各国的公主郡主更是多了玲珑心窍,四艳坊的女子,没有哪一个不是风情万种,勾魂夺魄,让天下男子垂涎三尺,挥金如土……

所以,四艳坊绝不收庸脂俗粉,更不养无才无艺之人,蠢笨的姑娘长得再美也绝不会当作花瓶供嫖客赏玩,只会被当作货物一次Xing出售,从此再无瓜葛,真正能留在四艳坊成为艺妓的女子都是心思百转的妖精转世,手段阴柔而婉转,玩弄男子于股掌之间,靠征服男人来征服一切,夺她想夺,得她想得,无不可据为己有……

也只有这样的姑娘才是奇货可居,能真正为四艳坊谋得切实的利益,让四艳坊屹立不倒,如常青藤一般绑缚住每一个有权有势之人,从而牟取最大利益……

子颖自小在方域北面的阳神宫中长大,经阳神培养,成为方域第一杀手,手中所掌握的情报自然细如毫发,多如牛毛,所以她对方域的大小势力都了如指掌,也是借此在十六岁那一年暗杀掉十三个黑暗组织的首领,从而成为人人惧怕的千面罗刹。所以她很了解四艳坊。

还是她指点押送自己的灰脸汉子到四艳坊东侧的一条窄巷里寻求买家,这一点让那灰脸汉子毛骨悚然,总感觉自己被这柔弱的女子算计了,可是脚一踩到窄巷的边,身后就被人堵了退路,这脚也就没办法收回来了,后悔已来不及了,也只能盼着活命,顺便赚两个钱花花。

窄巷之中四门相对,分别是金银铜铁四门,对应不同的卖家送来美色的价值。每一道门前都有两个门卫盘查来客,每一道门后都有女子哭声和男子笑声,哭声凄厉无比,笑声****至极,形成鲜明对比之后同时回荡在整条窄巷之中,极为折磨好人的耳朵,却也让坏人的心神荡漾,浮想联翩……

子颖步履如风地走向最里面那扇“金门”,丝毫没有半点畏惧迟疑,美丽的容颜上没有半点烟火气,更看不出任何情绪,好似画作中走下来的女子,飘忽而端庄,冰冷而无暇……

门卫们不禁暗暗侧目——美丽的女子见得多了,美的这样没人味的倒不多见,进了巷子还能这样步履洒脱的更是极少见,而且似乎熟门熟路,居然径直走向了卖价最高的金门,实在是让人脊背发凉,心生畏惧——敢进金门的女子即便柔弱的能被风吹倒,也定然是凡人惹不起的金贵之躯!

跟在子颖身后的灰脸汉子见到门卫们一脸惊惧的神情,心中更是打鼓,认定自己被子颖算计了,怕的身子直哆嗦,佝偻着脊背,耷拉着脑袋,双脚沉重地迈不动步,双眼偷瞄着那道金门的门槛,害怕自己一旦跨进去就没命出来了……

“呦,这是哪家的姑娘长得这样标致,一身脏污难掩天仙气啊!来来来,让妈妈我好好看看,好为姑娘搏个好前程!”

一个中年妇人满面Chun风地从“金门”里走出来,丰腴的腰身一扭一扭,犹如一条大蛇,白胖的手里握着一条丝帕,随手挥舞间一股香风吹来,熏得人昏昏欲睡,一双精致的三角眼盯着子颖上下打量着,艳红的嘴唇裂开一道喜人的口子,露出一口大板牙,喜滋滋地说道:“不错,不错,长相好,身段也好,难得的美人坯子,只是不知有何才艺?”

见买家一脸满意笑容,跟在子颖身后不远处的灰脸汉子终于来了精神,三步并作两步走,冲到子颖近前来堆起一脸横肉,笑道:“妈妈好眼光,这女子不但外貌出众,而且能歌善舞,定然能博得八方来客的欢心,可是个值钱的雏儿,绝对的千金之躯!非三千两黄金不卖!”

那中年妇人冷哼一声,淡淡道:“三千两?那可是要千金之躯再加上千金之歌和千金之舞才够得上三千两!”

“你快给妈妈唱两句,跳支舞,快!快!”那灰脸汉子使劲地推着子颖娇柔的身子,子颖借势倒在那中年妇人的怀里,蚊声道:“我为妈妈省钱,妈妈可要日后照拂着贱婢呢。”

那中年妇人眉眼一展,扶正子颖,不假辞色道:“那就进门廊来先唱两句吧,我先听听。”

子颖嘴角划过一抹浅笑,随即怯怯道:“贱婢哪里会唱歌,更是不会跳舞……”

“你!你刚刚不是说你能歌善舞嘛!怎地到了地方就不唱不跳了?”灰脸汉子是个见钱不要命的主,此刻听子颖这样说,不禁火冒三丈,劈手过来就要扇子颖的脸颊,却听那中年妇人冷声道:“不会歌舞也就罢了,若是连脸都没得看了,就真的一文不值了。”

灰脸汉子一听,哪里还敢下狠手打子颖那吹弹可破的脸颊?自然讪讪地放下手,气鼓鼓地说道:“怎么着这等姿色也值一千两黄金!这个价码四艳坊总不会舍不得拿吧!”

中年妇人不答话,只是在验看了子颖的守宫砂后便举起手帕给她擦脸,待得子颖的脸上脏污被她擦净,她才扔了手帕淡淡道:“还好脸上没伤,不然一个铜板都不会给你。”

灰脸汉子一听,喜上眉梢,心道一千两黄金到手了,虽然少了预想的那两千两,但也足够一生花销了!

心里正乐着,却见送上来的票号居然是八百两?!

“说好人值一千两的!怎地少了二百两?!”

“给你这姑娘擦脸的丝帕可是青周国最上等的青丝,价值二百两黄金!加起来不刚好一千两吗?”

“你这贼婆娘!”

灰脸汉子刚骂完,脸上就被守在“金门”的护卫扇了两巴掌,整个脸立刻肿成了猪头,再不敢乱说话,抱着脑袋一溜烟地跑了……

“真是不开眼的蟊贼,连四艳坊‘金门’的吕姨也敢骂,当真是活腻了!属下这就去解决他!”

“手脚利索点,别污了这好姑娘的名声。”

两个“金门”的护卫随即悄然跟上了那彪形大汉,在他喜滋滋地对着银票摸了又摸的时候,给他的脖子抹了一道血染的兵锋……

子颖随着吕姨进入“金门”之中,穿过长长的门廊是长长的走廊,穿过长长的走廊是长长的地道,走完长长的地道便进入了一间蒸汽袅袅的浴室。

浴室四壁光滑如镜,能映出袅娜的人影,匆匆一瞥就可让人惊艳到双眼放光,想入非非,浴池以光滑的碧色理石建成,宽约十二丈,长约二十余仗,其间以石壁隔成九尺见方的方格以便每个人能单独沐浴。

每个方格四周都搭制云罗纱帐,其旁有伺候沐浴的丫头和老妈子,澡巾,花瓣,胰子等沐浴用品一应俱全且品质上乘,任谁见了都想好好享受沐浴之乐。

“沐浴过后,带她来见我。”吕姨交代完管理浴室的丫头和婆子就转身离开了,临出门前还特意回头看了子颖一眼,见她对这样高规格的浴室并未露出一星半点的惊异之色,心中更是笃定子颖出身不低,心头的盘算也越发地深了……

在此沐浴虽可享受高规格的沐浴之乐,可也得忍受细致的身体检查,伺候沐浴的丫头婆子最重要的工作不是清洁沐浴女子的身体,而是验看沐浴女子的浑身肌肤是否有疤痕或特殊标记以及其处子之身的真伪,再者就是以这池中的汤水来压制沐浴女子体内的武功。

毕竟是在方域开设的妓院,各方人马都是不好惹的金主,提供享乐的女人自然要知根知底,更要安全可靠,可不能让暗杀之事发生在四艳坊的女子身上,那样会为四艳坊招来不可估量的祸患和影响,所以送来的女子必须得到详细检查,守宫砂作假的便做不了艺妓,只能接客陪睡,武功高强的却不急着废掉武功,而是彻底的压制,待得需要时会另行安排。

大多女子被送来四艳坊都要闹一闹,免不了的就是一阵毒打,但绝不会见血,只会是内伤,如此人也老实了,身子也没留下难看的疤痕,这样的人儿到了浴池里也都消停了,泡了浴池里的汤水更是身子发软,精神萎靡,任人摆布……

可子颖却是不同,她泡了这浴池里的水只觉得舒坦,无比的舒坦,武功尽失的身体里消失的真元居然有苏醒之势,想来也是以毒攻毒物极必反的道理,她重生归来之时刚好修炼到破境关头,因为心神不稳所以走火入魔而武功全失,现在又被这特制的汤水压制,就好像弹簧按到极致会反弹一般,此刻身体居然在恢复功力,只不过效果非常细微,进程也非常缓慢,这倒是好事,既不用她担心自己日后毫无自保之力,也不用担心现在就被人看出她是个武功高手,想来这样的沐浴日后少不了,一点一点恢复功力倒是不容易让别人发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