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我的绝色杀手老婆

更新时间:2021-01-19 07:38:31

我的绝色杀手老婆 连载中

我的绝色杀手老婆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我有舟车 分类:都市 主角:紫藤轩 人气:

主角是紫藤轩的小说《我的绝色杀手老婆》此文是我有舟车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本以为是和美女一夜荒唐,谁想到竟然是霉星天降! 望着抵在胸口的刀子,他欲哭无泪,只能被逼“出卖色相”。 一向游戏花丛的他,本想混吃等死低调生活,却从此和另一种神秘势力产生了交集。 娶了个美女老婆,却无奈麻烦缠身,他不得不担当起那护花使者,也因此,跟各路美女煞神们,从此纠缠不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接着,她身形一变,闪身避开腹部斜刺而来地两把尖刀,反手一抹当即把持刀人的手筋割断,鲜血哧溜一下溅了出来,痛的两位断手之人啊啊怪叫着在地上打滚。

恰在此时,紫藤眼角余光猛地瞥见大胡子反握刀背正欲砸晕苏云轩,惊的她急忙飞掷匕首,一下洞穿大胡子手腕钉死在水泥墙砖缝内。

苏云轩趁此机会抄起鳄鱼皮带金属扣头,猛地一下砸在大胡子头上,顿时砸的大胡子眼冒金星,额头上鲜血乱窜。

看着大胡子老外吃瘪的样子,苏云轩不禁暗自得意地笑了笑,随即捡起地上掉落的武士刀,架在其脖子上道:“有没有什么临终遗言啊?”

“哼!你知道骷髅会吗?我是他们在亚洲的联络组长,别说是你了,就是你爷爷也不敢杀我!”大胡子老外将脖子一仰,十分傲慢地说道。

“嘿嘿!你说的一点也没错!杀人我是不敢,因为那是违法的,不过出于自卫,给你放点血的勇气我还是有的!”说着,苏云轩握住武士刀短刃,冲着大胡子老外的大腿就是一通猛扎。

“啊……你会后悔的,你这个魔鬼!”大胡子老外痛的面部一阵痉挛,嘴里胡乱哀嚎惨叫道。

与此同时,紫藤小臂锁住某位敌人的脖子,借力揉身飞起,一记高边飞腿当场踹飞两人撞穿旁边车窗玻璃,径直滚了进去。

战斗逐渐接近尾声,除了散落一地的刀刃以外,基本没人能够站起来了,只余下满场此起彼伏地痛苦**声。

苏云轩和紫藤相视一笑,算是各自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正欲转身离去之时,忽然听到楼梯拐角处传来一阵咚咚的急促脚步声。

苏、紫二人当即面色一变,强烈感到危险正在靠近的他俩,随即拔腿就往停车处跑去。

“站住!就是他们,打了我们家少爷就想跑?他妈的!看老子不弄死你们!”为首的一名光头大汉高叫着带着乌泱泱地一帮人冲了过来。

“我靠!真他妈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苏云轩上气不接下气地边跑边说道。

“少说几句,快点跑,他们人多,要是被追上,那就死定了!”

紫藤回头看了一眼,随即香汗淋漓地赤脚狂奔道。

大约也就狂奔了十多秒的功夫,但对于苏云轩来说,仿佛就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他气喘吁吁地奔到奔驰车旁,哆嗦着掏出车钥匙解锁,随即一把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插上钥匙,打燃发动机,挂挡变速。

虽说整个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一般,快的令人发指。但是,当他做完这一切时,乌泱泱地人群已经冲到近前来了。

苏云轩奋力猛打方向盘,嗡地一声脚踩油门准备从人群中冲出去。

然而,谁料正当他加速冲刺地过程中,无数把钢管砍刀砸碎车窗劈砍撩刺了进来。

紫藤警觉地正想拉苏云轩缩到车座下面避一避,谁知眼角余光刚好瞥见,一把磨尖地钢管正从挡风玻璃处冲着苏云轩的心窝子捅去。

吓的紫藤脑中一片空白,随即不顾一切地飞扑上去,一把抱住正在开车的苏云轩,替他硬硬生地挡住了致命一击。

苏云轩看着肩窝处正插着半截钢管地紫藤,殷红地鲜血顺着伤口往外喷涌,转眼之间便将雪白的范思哲衬衣染的猩红一片。

他万分心痛地虎目含泪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玩命地救我?”

“呵……你可是我的十亿美金呢!”紫藤苍白地脸上掠过一丝红晕,轻声言语道。

“傻丫头……你别睡,我这就带你去附近最好的医院!给你找最好的外科医生!”苏云轩咬牙手握方向盘调整方向,含着一腔怒火在接连撞飞数名手持棍刀地混混后,终于轰鸣着驶离了地下停车场。

“喂!老崔!我现在在梨花街,你马上给我联系附近最好的医院和外科医生,我现在要过去,什么?不是我有事,是我的女人有事!”

苏云轩着急着慌地挂了电话,按照崔副行长说的地址驾车飞驰了过去。

十多分钟后,苏云轩抱着浑身是血的紫藤快步奔入医院大厅,早已被崔副行长高价征用地一组特护病房的医生和护士急忙上前接应,众人七手八脚地将紫藤推入了急救手术室。

待手术室的大门咔嚓一声关闭后,苏云轩穿着一身带血地西服,倚靠在医院长椅上,开始了忐忑不安地焦急等待。

在等待过程中,他的大脑不由自主地胡思乱想着,想着二人一开始无厘头地初识,自己在家族会议上被众人地误会和责难,随后又误打误撞的去了云安……直至这个傻女人甘心替自己挡刀。

这一切似乎就像冥冥之中天注定一样!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只能面对!

或许,这就是自己的人生,这就是自己的宿命!

“叮叮叮……”

临近中午时分,熬了一宿莫名其妙昏睡过去地苏云轩被手机铃声吵醒了,他拿起手机一看,只见是楚燕打来的。

“怎么样,有信儿了吗?”苏云轩阴沉着脸问道。

“行长,已经查出来了,梁培龙手机通讯录里,一共有三十七位的身份是他分布在云安各处地制糖工厂厂长。”电话里,楚燕兴奋地说道。

“很好!你接下来马上安排这些狗仔们死死咬住这些工厂厂长,找清他们分布在各处地工厂地址,并且将他们每条生产线地状况全部给我偷拍到手,我要验证梁培龙是不是有意打压白糖价格,做空风敬铭这个甘蔗大王今年的收成。”

“明白!我这就通知那群狗仔们!”楚燕干脆利落地答应道。

“苏先生,紫藤小姐已经醒了,您要过去和她说说话吗?”一位小护士兴高采烈地跑来报喜道。

“哦?真的吗?”苏云轩欣喜若狂地跟着小护士往特护病房跑去,随即又像想起什么,一拍脑门,赶紧摸出钱包,看也不看地抽了一大叠红票子塞入小护士手中。

吓得未曾经历过这等阵仗的小护士赶紧缩手背在身后,压根不敢去接,警惕地看着苏云轩,怯生生地道:“苏先生,虽然我知道您身份尊贵,但也请您放尊重一些,不要以为钱什么都能买到……”

苏云轩汗颜地听着小护士义正言辞地话语,当即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小妹妹,别误会,这是给你报喜的钱,谢谢你通知我这个好消息!”

说着,苏云轩也不管一脸**地小护士同不同意,当即一把将钱塞入其工作服大口袋中,喜笑颜开地转身跨入特护病房内。

“傻丫头,你终于醒了,你特么昨晚差点吓死我了,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你要我一辈子都心怀内疚吗?”苏云轩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

“切!原来只是怕背负内疚啊?姑奶奶可没那么容易死,要是就这么死了,让你给我烧十亿阴钞,岂不是便宜死你了?”紫藤脸色发白,但依旧精神头不错地回应反击道。

“十亿美金真是多啊!我用一辈子来偿还你好不好?”话锋一转,苏云轩忽然深情地凝视着紫藤说道。

“呃……”紫藤万万没有想到苏云轩会如此突然大胆地表白,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了,自己到底喜不喜欢这个看起来玩世不恭地公子哥啊?或许应该是喜欢吧?如果仅仅因为他欠自己钱的原因,就能让自己本能地去为他挡刀,这理由恐怕自己都说服不了吧?

“我……”

“叮叮叮……”

谁料紫藤正想开口答应,忽然苏云轩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苏云轩在紫藤一片幽怨地目光中接通电话。

“梁老板,怎么现在才想起给我打电话啊?难道是关心我昨晚有没有出事吗?那我可要恭喜您了,您大可省去一笔花圈钱!”苏云轩绵里藏针地挖苦道。

“苏公子,昨晚发生地事情我也是今天才知晓的,在我的地盘上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表示很难过啊!对了,你怎么会有我的号码呢?”梁培龙沙哑着嗓子,有些纳闷地问道。

“要是我连自己合作对象的电话都搞不到,岂不是显得我很无能?行了,咱们也不兜圈子了,我知道我昨晚干的事情很对您老人家的胃口,您是打算和我合作,一起做空甘蔗大王风敬铭今年的甘蔗价格对不对?”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不是的话,今天您就不会亲自给我这个毛头小子打电话了!所以,下面我说说是又怎么样!

如果我没推测错的话,您一定是打算重仓做空今年的白糖价格,然后借机打压甘蔗的收购价,以此来挤垮风敬铭一多半的甘蔗种植基地,成功实现您珠三角地区白糖产业,从上游垄断到下游的战略目的!

别以为我是信口雌黄套您口风,不出三天,我便会把你各条生产线地白糖加工情况摆到你的办公桌前,不出我预料的话,您各条生产线现在肯定是在加班加点的生产当中,搞不好您去年囤积的白糖仓储也会大批量地涌入市场,造成供大于求,天然地贱卖白糖,大幅度拉低市价。

而且,这样做表面上看,您也跟着受了损失,但实则您在期货市场上的反手做空却是不仅对冲掉了所有风险,而且还因为杠杆关系,让您大大赚上一笔,不知道我有没有说错啊?”

苏云轩一口气道破梁培龙心中的谋划,当即不由自主地含笑问道。

“后生可畏啊!没错,梁某确有此打算,之前对你还有一些顾虑,现在听你如此分析,我觉得不妨烧烧你这口冷灶,或许也是一笔以小博大的投资。

毕竟你哥哥只是暂定的未来接班人而已,然而未来的事情谁也又能说的清楚呢?嘿嘿……”梁培龙电话里沙哑地放声大笑道。

“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你不就是希望我拿支行的储备资金重仓白糖空头方,和风家父子叫板吗?以此来吸引他们的资金火力,好让你趁机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是烧冷灶,也要有烧冷灶的态度啊!昨晚你的合作伙伴在你地盘上差点让人弄死的事情,你就打算这么袖手旁观?这可不像你梁老板的做派啊?”

“你想要什么支持?明说!”梁培龙沉声问道。

“我要你借一伙好手给我,底子要干净,最好在当地没有任何社会关系!”苏云轩看了看床上肩胛骨缠满绷带地紫藤,瞪着血红地眼珠子说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