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重生之寰宇独尊

更新时间:2021-05-02 18:00:10

重生之寰宇独尊 连载中

重生之寰宇独尊

来源:掌中云 作者:何安下 分类:都市 主角:林云林婉儿 人气:

《重生之寰宇独尊》由网络作家何安下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林云林婉儿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一代仙尊转世重生,强势崛起,逆天无敌! 会炼丹、会制符! 萝莉、御姐任由索取! 漫步花丛我自逍遥! 且看狂傲仙尊纵横都市,寰宇独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汪、汪… 进入林家大宅,院内狼犬止不住地对林云乱吠,下人看他的眼神十分古怪。 如今耳聪目明,即使相隔一段距离,别人对他的议论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好色大少怎么回来了?不都被老爷子划清界限了吗?” “就是,像他这种丢尽林家脸面的人就该死在外面才对。” “你俩少说两句,要被听见包准掉层皮。” 对于下人的议论,林云毫不放在心上,此刻在意的是林家大宅上下贴满的喜字。 屋梁上挂满了红灯笼,从踏入院子就让人感到喜气洋洋。 有人结婚了。 “大哥,回来了就千万别再惹爷爷生气,叶菁的事……” 跟在身后的女人看似低声劝说林云,实则包藏祸心。 她名作方婉,林云的表妹,那老人为林家家主,名作林忠易。 林云面无表情,瞳孔内闪烁的光却是更冷了几分。 林忠易是他的二爷爷,亲爷爷则在十年前失踪无影。 可以说,如今庞大的林家大宅内,还与他有直系血缘关系的已经没人。 父母五年前离开家族不见人影,亲妹妹也在他出车祸前一天神秘蒸发,任他如何寻找都毫无线索。 茫茫人海犹如捞针。 此刻再踏进林家大宅,林云竟感受不到一丁点温暖。 冷漠、嘲讽、无情、冰凉…… 四周都有人,却觉察不到他们体内的温度,犹如矗立的一块块冰坨子。 “若不是我命大,恐怕也失踪了对吧?” 林云回头斜视方婉。 “怎……怎么可能?” 方婉的目光有些躲闪。 林云冷笑,自出了车祸才明白,偌大林家,有人希望他这一脉彻底“失踪”。 “大哥,叶菁现已是林佑的老婆,千万别再惹事,你才回来,根基不稳,心里有恨也以后再说。” 方婉边说便偷瞟林云的表情,仍旧古今无波,冷漠冰霜。 叶菁、林佑…… 林云眯缝了眼睛,叶菁是他的未婚妻,半月前就该成婚,可他却发生了车祸。 但想不到短短半月,她便嫁做人妇。 林、叶两家联姻,本该皆大欢喜,可如今,他林云却笑不出来。 她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车祸跟她又是什么关系? 心中的疑问,需要有人解答,所以,他回来了。 林忠易忽地止住脚步,苍老的脸上多了几分疲惫。 “年轻人的事,年轻人自己解决,我累了,管不了那么多,也不想管那么多。” 老人若有深意地看了眼林云,遂即在下人陪同下去了小宅。 看着林忠易的背影,林云一言不发,沉默数秒,他继续迈步往大宅去。 远远就能看到,大宅内灯火通明,即使到了此刻也仍旧人声鼎沸,新郎、新娘还被人围着狂欢。 有年轻人,也有中年人。 此刻,下人挤到林佑身边,低声在其耳边说了几句。 眼中猛地迸射两道寒光,林佑回瞪下人,掠出两抹杀意。 “告诉寒叔,我不希望有人来扰。” “如……如果他不听劝……” “杀了。” 冰寒,冷漠。 此刻,林云出现在大宅外,却见管家寒叔已领人堵在前方,都是身手高强之辈。 寒叔自己,也是个暗劲高手。 “大少爷,请回。” 十来个黑衣大汉,都是内劲高手,很大的阵仗。 在他们眼里,林云之前也只是内劲高手,想从这里进去,根本做不到,何况还有寒叔这个暗劲强者。 方婉轻拉林云衣服。 “大哥,算了。” 林云不作答,只径直迈步往前,大宅内的欢笑声令他神情都冷了下来,目光如电。 方婉立在原地不上前,脸上浮现冷笑,她要的就是林家这群人争斗你死我活,好从中得利。 林家,被她视为囊中物。 “别逼我动手。” 林云缓步而行,月光洒落在他刀削般的脸上,照出了几分寒意。 “送大少爷回房睡觉。” 寒叔的声音很冷。 曾经的林云只知在外玩乐,泡妞喝酒,在林家的根基是由妹妹林妙衣支撑。 如今,林妙衣失踪,一切根基皆被林佑一脉悉数拔掉。 林云,在他们眼里不过是头拔了牙齿的老虎,甚至连虎也算不上,只是条死狗。 林妙衣失踪。 待他幡然醒悟时,再想有所作为为时已晚,何况还遭人算计出了车祸,导致识海蒙蔽,记忆驳杂,今夜在黄毛羞辱下才得以回归。 如今,林家已无他立足之地,但是…… 他需要吗? 来这,不过为了复仇而已。 十来个大汉忽如狼群般动了,他们身手高强,拳头可碎石,一指可穿人骨。 是群很强大的武者。 方婉心中暗喜,杀了他、杀了他…… 只有林家香火彻底凋零,她才有希望入主这庞大的家族。 所谓内劲强者,此时在林云面前,俨然如同土鸡瓦狗。 拳影漫天。 然而任他们如何凶狂,如何出手,挥出的拳头,劈下的鞭腿,都无法碰到林云衣服。 明明就要击中他,可就在零点一秒的时间便避开。 外行眼里,是他险而又险地避开。 内行眼里,这零点一秒却是天之沟堑。 林云步伐捻动,身轻如燕,飘忽如鬼魅,如闪电掠动。 抬指点出,指尖化白气,犹如剑刃横空,寒芒刺目。 残缺记忆里,这一指名作月剑。 全盛时,月剑出,击日月,穿星辰,崩天穹。 噗、噗…… 几个眨眼,血花迸溅。 每一指点出,都会有无声的血色烟火绽放。 十数个大汉胸膛皆被洞穿,腥血从窟窿眼里淌出,血味很快便飘散在空气中,地面绿草被染红。 挥起的拳头、扫出的鞭腿,还悬在半空,待得闷哼此起彼伏,大汉悉数倒地,身体抽搐,瞳孔涣散,逐渐没了声息。 “暗劲?” 寒叔佝偻的身影忽然挺直,神情变得凝重了几分,嘴角上扬,仍旧不将一个刚入暗劲的武者放在眼里。 衣不染血,出尘如仙。 一步杀一人,似作魔神。 林云始终面无表情,对这林家再无留恋。 “大少爷,别逼我出手。” “寒叔,妙衣待你不薄,为何背叛。”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林云缓步走向大宅,目光凌厉如钢刀,杀意顿起。 “那你便去死。” 寒叔正待出手,林云却张口吐出一道白气,宛若飞剑斩落。 咻…… 血淋淋的头颅飞起,鲜血喷溅足有两米多高,宛若泉涌。 “你是……” 寒叔恐惧而震惊的张口,却永远也说不完此话,脑袋在空中盘旋,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推着它掠进大宅。 方婉此刻浑身冰凉,如坠冰窟,身体颤抖着久久难以回神。 太强了,简直就不是人。 远处楼阁内,林忠易站在窗边,目睹了大宅外发生的流血,身后立着恭敬的老仆。 “老爷子,不管?” “你想管?” 老仆沉默,张口化气,已非暗劲武者能做到,唯一解释只有一个…… 化劲。 化劲之强,他管不了。 “林家太过腐朽,人丁凋零,方家、叶家等无数虫蚁正待食咬,我还能支撑多久?不破不立……” 林忠易沉默,他虽也是化劲,但终究已是夕阳落幕,很快就要撑不起林家。 林家需要一场换血。 虽然这换血的代价…太大。 大宅里,欢声笑语,张灯结彩。 墙上、窗户、家具都贴满了喜字,年轻人在狂欢,中年人在谈事。 然而此刻,飞洒腥血的头颅掠过上空,血滴到不少人脸上。 咚、咚…… 少数人抬头时,头颅化作绚烂的弧度落到地面,就在林佑和叶菁脚边。 血腥味瞬间飘散。 啊…… 有人尖叫着退开。 新婚夜见血,断头飞掠,让人惊恐而不安。 叶菁穿着红色嫁衣,尖叫着退后,身上大红色的衣服与那头颅淌出的血形成了绝美画面。 “寒……寒叔……” 林佑握着酒杯的手都在颤抖,遂即猛地抬头望向大宅入口。 一个男人走了进来,出尘、飘逸,面如刀削、眸若寒冰,嘴角噙着淡淡的冷笑。 全场鸦雀,欢声消失,笑语匿迹。 所有人都看着他缓步而来,表情各不相同。 “林云?” 不知是谁率先惊呼了出来,紧接着全场哗然。 这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将会彻底搅乱大宅内的喜庆。 此番婚礼的主角本应是眼前这个名叫林云的男人才对,那新娘也该是他的妻子。 如今,他却成了局外人,新娘穿上了别人的嫁衣,成了别人的婆娘。 夺妻之仇,岂能善罢甘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