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金牌高手

更新时间:2021-04-13 16:26:05

金牌高手 连载中

金牌高手

来源:落初 作者:风雪小刀 分类:都市 主角:陆冷清 人气:

火爆新书《金牌高手》是风雪小刀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陆冷清,书中主要讲述了:从小就在监狱成长,身怀百家术。  两个完全极端的性格造就怎样的人生,  命运由谁主宰,  迷茫,看不见来路,该何去何从,  且看陆小小在繁华都市搅动怎样的风云。  PS:新人作品,谢谢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算什么审判?一个七岁的孩子就敢判二十年?他也是被逼的,是狗四先动的手,他是被迫反抗,这属于正当防卫,最多也是个防卫过当,怎么就成了故意杀人了?”小艾在庭下歇斯底里的喊道。“把一个七岁的孩子关进监狱而不是少管所,李季强那些罪大恶极的混蛋却在外面逍遥法外,这就是你们的做法?”小艾将四周的人都看了个遍,周围的人都不敢跟她对视。小艾说的那些话是真正的戳在他们的心口,“这就我我们索要维护的公平,所谓的正义?”目光狠狠地甩在了审判长的脸上。审判长的表情很是难看,毕竟大家都是这么做的,我也没办法啊。“不得喧哗!”审判长鼓起勇气敲下了木槌。“我就要喧哗了,你拿我怎么着,有本事你也判我个二十年啊。亏你还穿着那身皮,我都为你感到丢脸啊。”小艾依旧不依不饶,“就你这样还审判长,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冤假错案在你手上诞生。”“把她给我带下去!”宋局长脸都黑完了,那可是关乎到他的钱途啊,由不得定点闪失。立马就有两名男警察上来带小艾下去。“别碰我,我自己有脚也会走路,看着我都就得脏。”小艾一甩手气冲冲的走出了法庭。那两名无辜中枪干警一脸的茫然,还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位大小姐。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叹了口气也跟着出去了。等小艾一出去,整个大厅寂静的谁都不敢放屁。毕竟太安静了,在场的都是要面子的人,要是在这种时候放个屁那比杀了他们还难受。不过。。。“吥。。。”一声屁响回荡在大厅之中,“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实在憋不住了。”陆小小尴尬的道歉这说,故不故意谁说的请?不过这也解除了众人的尴尬,似的庭判回到了正常程序。经过小艾这么一闹谁都没有了心情去听了,经过几个短暂的程序之后陆小小被带去了囚车,准备送往老山监狱,地处偏僻,关押的都是重犯,警备森严。也是陆忠兴精心挑选的地点,这里也将是陆小小以后生活的地方。此时,被带走的小艾。“爸,你女儿被人欺负了,呜呜呜。”小艾对着电话大哭起来。“谁敢欺负我的宝贝女儿?给你老爸说说,我帮你出气。”一个威严的男Xing声音从话筒里传了出来。敢欺负老子的女儿,也不打听了打听她老子是谁?“这可是你说的哦?”此时的小艾完全没有任何伤心地表情,难怪圣人常说:女人变脸比变天还快,不可信,不可信。随后小艾把陆小小的事情给艾卫国说了一遍。“岂有此理,还真有这样的事,亏他们还真下得去手,七岁的娃都不放过。”艾卫国怒道,“老子去找他们说道说道。”说完便砰地一声挂了电话,也不等小艾说话。“唉,老爸怎么还这样啊?总是风风火火的,也不关心一下人家。”小艾撅着个嘴,抱怨道。突然电话又响起了,“喂。”“乖女儿,你最近还好吧,有没有瘦了啊?”艾卫国又把电话打了过来,“刚才挂得太匆忙了,还没来得及关心一下你。”艾卫国讨好似地说道。“哼,你还想得起有个女儿啊。不知道某人每次打电话都把电话挂得飞快。”小艾切了一声。“谁敢挂我女儿的电话,老子非剥了他的皮。”艾卫国浑然不觉他刚才挂电话的事。“算了,我要你那身皮没用,还是留给老妈剥吧。”“那就先这样了,我还得去帮你报仇呢。”“恩,拜拜老爸。”“给我查一下那个什么陵州县的公局局长的电话。”艾卫国对着一个士兵吩咐道。“是,首长。”过了一会儿,刚才那个士兵走了进来:“报告首长,电话查到了。”士兵惊了一个军礼。“说。”“是,电话是135xxxxx096。”“好了,你先先去吧。”打发掉小士兵之后又拨打了刚才那个号码,“喂,你是那个宋仁杰吗?我是第七十二集团军司令,我听我女说你欺负她了?”“艾司令,我那敢欺负艾大小姐啊,就算借我十个胆也不敢啊,平时都当成姑NaiNai供奉着。”宋仁杰苦着个脸,恭敬地对电话另一头的人说道。七十二集团军可是一直疯狗部队,出了名的难缠,在十年中越之战中活生生的把越南猴子打怂了,那是一只真正见过血的的部队。“那我还听说了你们这儿还判了一个七岁孩子二十年有期徒刑,有这回事吗?”声音陡然转冷,虽然还隔着十万八千里,可宋仁杰还是感觉到有一股冷风吹打着自己的脸。“是是,有这回事。”宋仁杰说话都开始打颤了。“你们好出息啊,还真给判了啊?”宋仁杰听到了那边摔杯子声音,他感觉腿都有点软了。“可他是谋杀啊。”“谋杀?老子杀的人还少吗?有本事你狗Ri的也来判老子个十年八年的!”艾卫国愤怒了,怒气值已经爆棚。“那是陆二少交代我办的,我也没办法啊。”宋仁杰感觉自己是个十足的苦逼。他去我是没办法了,只得搬出这尊大神,像能镇住那只疯狗。“Cao他姥姥的,老子给他打电话。”说完便又给陆忠兴打电话:“喂,陆忠兴啊,你狗Ri的怎么对一个小孩下得了手啊?”艾卫国怒斥道。“那是我侄子。”陆忠兴显得一点也不在意对方的语气。“卧槽,亲侄子还下的了手啊,你狗Ri的畜生啊。”“我家里的情况你多少也知道点,你也应该猜得出点什么。”陆忠兴淡淡的说道,仿佛这件事是与自己无关的一样。“还是八年前的那件事?”“恩。”陆忠兴没有了风轻云淡的表情,反而略显阴厉,“我也是查了好久才查到那小子的下落,他是大哥的心血,我必须在那些人前面把他保护起来。而监狱是个不错的选择,从另一个层面讲,那里聚集了社会上的各种精英,更能让他学到怎么活下去的东西。如果他活得下去出来必定是潜龙出渊,不可限量。如果死在了里面,那也是一样的结果。”“我知道你的用意,可那毕竟是七岁的孩子,这样做是不是残忍了一点?”艾卫国似乎感觉有点残忍了。“残忍?你这个杀人如麻的屠夫还觉得残忍,哈哈哈。”陆忠兴笑了起来,似乎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随着他的笑声,表情也随之回到了之前的淡然。“总之你别管就行了,动物园里喂养的老虎连只鸡都捉不住,就算额头上有个‘王’字又怎样?我要的是变成一直饿狼,大山里的饿狼,见谁都敢扑上去咬一口。”陆忠兴狠声道,“只有这样他才能活下去。”“饿狼?哈哈哈,倒是跟老子的疯狗有点像啊。哈哈哈哈。”艾卫国大笑道,好像是遇到了几十年不遇的知己一般。“好了,这件事我不管了,不过我女儿那边我怎么交代?”艾卫国虽然在军中有着疯狗的称号,可是他却是一个十足的耙耳朵。怕老婆,爱女儿。“那关我什么事,你自己想办法去。”说完也不等艾卫国有什么反应就把电话给挂了。“哎哟,我就草了,叫老子自己想办法?想得出个毛线啊。”烦躁的抠了抠寸头,“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喂,乖女儿啊?”艾卫国在这边小心翼翼的说着,“你也知道军政分家的,我是军队的人,实在不好插手警方办事啊。”“我不管,反正你说了要帮我的,我不管”小艾真的发怒了,连最疼自己老爸都不帮自己了,“你要是不帮我搞定这件事我就去告诉老妈你欺负我了。”小艾威胁到。一听自己的老婆,艾卫国冷汗噌噌的往外冒,“我也没说不帮你啊,我只是说了不好插手而已,我硬是要关谁拦得住我?”说着说着艾卫国拍着胸脯保证到。“不过这件事情还有上面的人插手,我也只能帮他减了个七八年的刑,如果他表现好的话还可以减刑的,而且我也给老山的监狱长打过招呼了,让他照顾点那小子。”“哦,也就这能这样了。”听到还有人插手这件事情小艾也没有过多的纠缠艾卫国,但是心里却很奇怪陆小小到底是什么身份?赶上了押送陆小小的囚车,“唉,通知能不能等一下再走?我和他有些话要说。”小艾央求道。看见同样是穿制服的,也没做过多的纠缠就答应了。”“你要快点啊,我们还要准时到老山。”“恩,很快的。”小艾急忙的摆了摆手。“小艾姐,你怎么到这里了?”陆小小奇怪地看着小艾,,他以为小艾早走了。小艾蹲了下来,“我怎么不能到这里了?我去找我爸说了你的事情,似乎上面还有人插手你这件事。他也只能帮你减刑七八年了,做不了太多的事。”看着一脸沮丧的小艾,陆小小心中一阵震动,虽然他知道小艾的家世不一般,但是一个电话就减刑七八年在陆小小眼里已经是手眼通天的能力了。“没事,我已经很满足了。刚才那位叔叔给我说了,如果我表的好的话还有机会减刑,所以我很快就会回来的。”陆小小一脸天真的说道,这几年的独自生活已经让陆小小不再会对未来不可知的事物感到恐惧了。他只会把未来当做挑战,用来磨砺自己磨刀石。“小小哥。”一声清脆的女孩声音传了出来。“诶?若惜?你怎么找到这里了?”陆小小更奇怪了,小艾找得到他并不是很奇怪,可是苏若惜找到这里来就很奇怪了,今天并不是公开审理的。“是我爸爸带我来的,昨天我就给我爸爸说了这几天的事了,我就让他带我来了。”若惜在陆小小怀里哭的稀里哗啦的。“你就是若惜说的小小哥?”苏文看着陆小小,“谢谢你那几天照顾。”“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几个包子的事情,换了是谁都会那么做的。”陆小小抠了抠后脑勺,笑了笑。苏文看了看陆小小又看了看苏若惜,嘴角浮现出一丝莫名的微笑。他感叹陆小小的年少老成,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开玩笑,他有奇怪苏若惜,平时在家的时候挑食得很,居然会吃五毛一个的包子。“喂,是李市长吗?我是苏文。”“那还有几个苏文?”苏文把陆小小的事情说了一遍。“没问题,我一定会严惩这些蛀虫。”电话另一头,李市长保证到。“李市长说了你还能减个几年。”“其实不用了,刚才小艾姐已经帮过我了。”陆小小连忙摆手道,“我已经很满足了,我以为我会吃花生米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