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重生初苒

更新时间:2021-04-02 17:39:25

重生初苒 已完结

重生初苒

来源:落初 作者:万九儿 分类:都市 主角:红颜连衫裙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万九儿的原创小说《重生初苒》,主角红颜连衫裙,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前世她是小粉嫩一只,今生也只想做个普通人。  奈何命运总让她没得选择?  两朝帝王,三千痴缠。  烈情似火,红裳如荼。  究竟是注定的情孽,还是大爱无敌。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弦断花湮时,谁来救我!  ------------------------------  且看九儿如何讲一段缠绵悱恻,斗智斗情的故事。  看官莫急,好戏在后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宣元九年,晟京西南六十里。岷山塌陷,天有异象。帝遣太常公前往亲验。

大晟宫内,镜湖临烟阁上,两道欣长的身影一前一后迎风而立。

“乐卿何故至今日才回京。”元帝凤目低垂,盯着湖面。

“臣在小江镇误中青冥散,耽搁了些时间。请皇上责罚。”高大的身影单膝跪地,看起来依旧魁伟挺拔。正是大晟朝忠义侯卫将军乐熠。

元帝并不回头,苍白的脸上平静无波,淡淡道:“起来说罢,事情查的怎样?”

“佛莲之事,确实已经让舜阳王有所察觉。但是,查探的人都被疑兵带到小江镇以南。臣已将参与人等尽数处理,舜阳王不会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乐熠稳声说道,眼芒坚定。

“朕,问得并不是这个。”元帝抬眼远眺湖面,湖风鼓起他宽阔的广袖,玉冠下乌黑的发丝拂过凉薄的唇,单薄的身姿竟似要随风而去。

“岷山地宫——真地塌陷了么。”元帝沉声问道。

乐熠抬起头来,有些意外地问道:“皇上不是让太常大人去看过了么?”

“卿当知朕有些话不便问他!”元帝蓦然回身,龙颜不悦。

乐熠顿悟,垂眉说道:“玉容华的遗骸怕是深埋在废墟之下了。”

元帝蜡白的手扶住石栏上的兽头,骨节被湖风吹得发青,嘴里絮絮说道:“姌儿自入宫就不曾有过一日欢欣,如今又横死在外,也难怪……她会数度回宫探朕。”

“回宫?!”乐熠着实惊愕,皇上言下之意是玉容华魂魄难安么?

看着元帝怆然的神情,乐熠开解道:“皇上若当真惦念玉容华,可明令太常公在岷山行十日祭祷。臣则前往地宫所在,慰告玉容华在天之灵。”

元帝沉吟片刻,问道:“不会令舜纯起疑吗?”

乐熠摇头道:“当是不会。”

“玉容华为筹谋找寻佛莲之事,已在宫外的弥陀庵避疾隐居半年有余,丽嫔再有心也是鞭长莫及。”

“舜阳王当初对此事有所察觉,皆因为皇上漏夜出宫,并不知玉容华参与其中。至于皇上所图何事,他更是费思。不然,他也不会在查探无果后,夜半时分让一队重骑,明火执仗,延岷山山道返回晟京。其意旨在敲山震虎,让陛下有所避忌,以此来阻挠陛下行事。实则计穷!”

“况且在世人看来,山体崩塌乃是天象,与人事无干。舜阳王与丽妃未必猜得透这当中的种种干系。”

元帝听乐熠说罢,面色稍霁,说道:“那便如卿所奏吧。”

思忖片刻后,又复冷笑道:“敲山震虎?单凭舜纯,他能有震慑朕的气魄?那一队重骑是朕的皇姐在敲打朕!”

乐熠微微颔首,深以为然。

建州境北,虞山静慈庵。

佛堂里檀香氤氲,供案上的长明灯摇曳着暖暖的昏黄。

初苒仍在沉沉的梦魇中挣扎,梦里帷幔如云,红烛如昼。正在床笫征伐的帝王身姿修长,肩背清瘦而宽阔。榻上的美人钗横髻乱,醉眼微殇,一双玉臂Chun溶水漾地缠附在皇帝的颈项上……

初苒额上沁出密密的细汗,嘴里不断嘟哝着,想走却怎么也走不脱。

“皇上,啊~皇上~~”梦中的美人惊呼着弓起,娇喘连连。如玉的肌肤上缀满晶莹的细汗,身子在烛光下颤抖得似疾风中的弱柳,又如岸边被反复推送揉搓的浪花。俊美无俦的帝王下颌高高昂起,发丝黏在欣长的颈间。眼帘紧阖,薄唇微启,滚动地喉中发出动情的低吟。

“呼——”

一声长息,初苒终于挣扎着醒来。

手背拭过额上的细汗,强撑着取过小几上简陋的铜镜,看着镜中模糊的容颜,初苒再次叹了口气。

这张脸不是自己熟悉了十九年的容颜,这身体也不是自己的身体。说到底,还是自己贪生……

初苒觉得人真是世上最奇怪的东西。在二十一世纪,生活虽然有压力,可是自由、舒适,但她觉得过得无趣极了。来到异世的这数月,备尝艰辛,她却一心想好好活下去,甚至不惜顶着别人的容颜。

窗外的蓝幕渐渐退却,天色已然泛白。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凉风裹挟着初秋的寒意,窜进帷幔后的内堂。初苒纤巧的手掩住苍白的唇,急促的轻咳。

一个圆脸的小尼姑,疾步走入内堂,将手中厚实的僧衣披在初苒身上,关切的问道:“于施主,今日可有好些?”

初苒笑着点头,怕她不安心,又拍拍她搀在自己臂弯的手。

小尼姑就着窗外的晨光,仔细的端详初苒的脸色。一双圆眼瞪得黑白分明,里头尽是担心。

初苒又笑了,从前她绝不稀罕廉价的怜悯,但是现在她却懂得珍惜萍水相逢的点滴友情。

这圆脸的小尼姑,法号“圆了”。初苒乍听说时,立刻想到延参法师的那句名言:“绳命是如此井猜。”给圆了起法号的住持师太,也算是佛门界的奇葩。

初苒指着门外,朝圆了挥挥手,示意她该去上早课了,圆了才一步一回头的出了大殿。

初苒裹紧圆了送来的僧袍,走下禅榻。寒气顺着脚心一路上来,激得她眼前色彩斑斓。初苒扶着额头,缓步挪出内堂,在大殿的蒲团上跪下,双手合十虔心祝念。

杏黄的幔帐下,一尊通体鎏金的菩萨半掩半映。初苒虽不通佛门中事,可也觉得慈安堂里的这尊菩萨不寻常。

菩萨宝冠璎珞,面庞甚美,没有名号。

圆了称她菩萨娘娘,还说初苒是菩萨娘娘转世。其实细看容貌,初苒与菩萨娘娘并不大相似。大约在圆了单纯的眼里,太美丽的事物总是相像的。

初苒直觉这静慈庵,甚至庵里的人都不同寻常。但她只不过是个过客、寄居之人,怎好无端揣测妄议,不过笑笑作罢。

祝祷完毕,初苒走出殿门,就看见圆了端着一只粗瓷碗匆匆走来。碗里是用各色豆子、干果熬的米粥,居然还放了油盐佐味。初苒看得眼眶一热,这里是尼庵,圆了花了多少心思来熬这粥可想而知。

前日,初苒晕倒在庵门口,住持和庵中的其他师太都去了山上的大觉寺做法事,正是圆了把她救回庵中。

静慈庵素来不留宿香客,圆了偏说初苒是菩萨娘娘转世,仪修师伯才把初苒安置在了慈安堂里。

每到晚间,住持都会带了仪修、圆了来慈安堂诵经,初苒也虔诚的跪坐旁听。

仪修师伯约有三、四十岁年纪,容颜俏丽灵动,眉眼跳脱,没有半分出家人的清寂。但住持师太很尊重她的意思。初苒得了她的喜欢,在庵堂里住下,住持师太也就没再说什么。

白日里,圆了洗濯僧衣、打扫大殿,初苒便在一旁帮她晾晒、擦拭。累了,就坐在慈安堂的门槛上,笑着看圆了忙进忙出。

老天也算待她不薄,总在她以为要山穷水尽的时候,又给予她坚持下去的力量。好比圆了,好比一面之缘的师傅……

————————

作者的话:

给大家推荐两本极热闹好看的书。

《逆天召唤:第一女暴君》已肥,可宰。作者想象力炒鸡丰富,腹黑型女玄,美男多多,值得一看。

《农门贵女:地主来袭》小肥,欢乐种田文。作者笔力潇洒,**无极限,欢迎开怀畅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