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灯火阑珊情如故

更新时间:2021-04-02 17:39:20

灯火阑珊情如故 已完结

灯火阑珊情如故

来源:落初 作者:寻梦者 分类:都市 主角:巧儿燕子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灯火阑珊情如故》的小说,是作者寻梦者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巧儿说,她在等待一个有缘的人。我以为那个有缘人一定是我了,因为我们彼此深爱着对方。可是,郑淑华来了,我爹娘都喜欢她。同时,巧儿爹娘极力反对我和巧儿在一起。二姐为了达到把我长期留在家里的目的,一直站在我的身边,鼓励我勇敢的去追求心爱的姑娘。然而,巧儿最终做出了选择,流着泪跟我分手了。二姐也仓促的把自己嫁了出去。--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二姐感兴趣的是我和巧儿的巧遇。我和巧儿相互扶持着回来,已在这个村子里流传开了,多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对之说。尽管二姐对她绝口称赞,娘也由衷的夸她心地良善,貌美如花,但她俩也只限于赞美她而已,决不把她和我的婚姻联系在一起。不过,娘不无惋惜的这样说:“要是搁在以前,我还真愿意她当我的儿媳妇呢!”我笑着说:“现在也不晚啊!”说实在的,从和巧儿在舟中相遇,我的心里想的全是她,总是面带美好的微笑,回想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若是放在现在,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郑淑华,但那时我相信的是爱情。虽说我跟郑淑华很熟,无话不谈,但我对她没有爱的感觉,不见她不想念,见了她也没有怦然心动的慌乱和不安,所有的只是一颗平常心。我俩相处四五年,都不曾提及过爱。我觉得,她也是拿朋友看待我的。男女之间,除了爱情,也还有友情。

娘把我的话当成了玩笑。二姐点着我的脑门说:“吃着碗里瞧着锅里,也不臊得慌!”小弟对我们的谈话漠不关心,哈欠连连。父亲瞪了他一眼说:“困就睡去!”小弟似乎早就在等待这句话了,起身去西间睡觉。娘说:“都睡吧,治国赶了一天的路,也累了。”二姐说:“哪里累住他了呀,行李是人家巧儿用自行车驮回来的。”不想,父亲却说:“就你不让人省心,老大不小的人了!”父亲这句没头没脑的话,不知是对谁说的。他说这句话时,并没有特意的看着谁。我觉得父亲是对小弟不满意,二姐则认为父亲是说她的,俏脸一寒说:“得,俺走还不行吗!”说着,站起来去正房最西头那间房子,那是她的闺房。

我也站起来,辞别了父母,跟着二姐来到西屋门口,向二姐说了晚安,走进西屋,跨过夹山门,来到里间。这里放着一张桌子和一张写字台。桌子靠山墙放,紧挨着靠后墙放着的木板床。床上方垂吊着白色蚊帐。写字台放在前墙窗户下,前面放着一把编织着大红双喜的藤椅。我坐在藤椅里,通过窗户望着外面的夜色。印着翠竹的窗帘拢在一边。我想象不出来巧儿此刻正在做什么,或许她已经睡下了吧,她的睡姿,一定很美。

良久,外间里响起轻轻的脚步声。我扭过头去,见娘正跨过夹山门。我从藤椅里站起来,让娘坐。娘用手扶着藤椅说:“夜深了,睡吧,睡足了觉,明天才有精神呀。”我说:“恩,您也去睡吧。”娘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早点睡吧。”我不知道娘想要说什么,把娘送出西屋,见二姐屋里的灯已经熄灭,也回到里间准备睡觉。

睡觉前,我要看一会书,这是我多年养成的习惯。我拿着《茶花女》刚躺到床上,就听见二姐在窗户外小声的叫我。我不知二姐叫我有什么事,连忙下床来到外面。外面的夜色很浓,满天的星星闪烁。二姐拉着我来到西屋南面的葡萄架下,借着星光摘下两串葡萄,放到水泥圆桌上,然后和我对面坐在水泥圆凳上,低声说:“咱先尝尝鲜。”我摘下一粒葡萄放进嘴里,也学着二姐低声问:“啥事呀二姐?”二姐拍了一下我的手说:“也不剥皮,脏不脏啊!”我说:“脏啥哩,自家种的。”二姐说:“那也不中,有尘土,还有细菌。”我说:“没事,我的肠胃好着呢。”

二姐一乐,说:“明天拉肚子了可别怨我。”接着问道:“你和巧儿是咋碰面的?”我说:“不都跟你讲过好几遍了吗!”二姐说:“再讲讲,我帮你分析分析。”我笑道:“有啥好分析的呀,偶然乘坐了一条船,多正常的事儿啊。这一天之中,不知该有多少人同时乘坐那条船呢!”二姐说:“那不一样,再讲讲。”我只得又讲述了一遍,只是同样隐去了我当时所说的第一句话和艄公的歌声。二姐用她的想法帮我分析了好一会儿,又让我讲郑淑华。我拗不过二姐,再次讲说起郑淑华。

二姐听完,说道:“不对!”我一时间没听明白二姐的话意,就问:“啥不对了?”二姐说:“你说话的声音不对。你说巧儿时,声音柔和,饱含了深情。你说郑淑华,语调平淡,缺少激Qing,不像是在讲说自己的女朋友,口气完全是在描述一个熟人。”我说:“我啥时候跟你说过郑淑华是我的女朋友了啊!”二姐说:“你这人变得可真快!我跟你说,巧儿只不过是你儿时的玩伴,虽说也算青梅竹马,但差距太大。不错,她是很好,万里挑一,但咱大和咱娘不会答应你和她好的。别说有郑淑华,即便没有,他俩也不会同意。特别是咱大那个老顽固,就看我不顺眼。”

我明白姐姐还在为父亲的话气恼,想安慰她,又怕惹她更伤心,就说:“刚才咱娘还说愿意叫她当儿媳妇呢,你也听见了。”二姐说:“娘说的是搁在以前,现在就不同了。郑淑华的家庭条件多好啊,你就别不知足了!”我说:“我要娶的是老婆,又不是家庭背景。”二姐说:“你是憨还是傻啊!要我说,她俩你都要着好了,一个放在家里,一个放在城里,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城里,都有美人相伴,多好呀!”我说:“刚才你还说我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呢,这会儿就不嫌我臊得慌了!”

二姐说:“我弟弟有那本事,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不过,也不是啥好事。”一语未了,老宅子里传来小孩的哭声,让人听了毛骨悚然。二姐猛然站起来,骂道:“这讨厌的死猫,搁这儿嚎啥!”娘听到二姐的骂声,走出来问:“莲花,你在那弄啥哩?”二姐忙说:“没弄啥。”说着,走出葡萄架。我也跟着走出来。娘见我也在,说道:“你姐弟俩有多少话明儿个不管说呀,看都啥时候了,快回屋睡吧。”我和二姐答应着,各自回屋休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