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

更新时间:2021-02-18 15:49:22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 已完结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西岚 分类:穿越 主角:翠梦叶婉如 人气: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为西岚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她是天生废材四小姐,过着连下人都不如的生活,一朝生死人手,现代超级特工穿越而来,势必要讨回属于自己的一切,欺我者必百倍还之! 废物?你见过九阶巅峰的废物?你见过身后万千九级魔兽跟随的废物? 绝代风华现世,势必要掀起一阵惊涛骇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水面漂浮着片片玫瑰,鲜红的花瓣,美人肤如凝脂,交相辉映,正在沐浴的叶岚懒懒得倚在桶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撩水。

她仿若芙蓉般娇嫩,雾气氤氲,她的美,如梦如幻。

忽然,叶岚停止了手里的动作,眼神变得犀利起来,浓郁的花香中,她嗅到了一丝异样——那是血的味道!

她警觉着四周的动静。

屋子里安静地有些诡异,烛火偶尔发出一丝噼啪声,寒风从严实的窗缝出入,珠帘荡动,叮叮又当当。

这一切声响,皆在叶岚耳中。

“叮咚……”

有水滴自房梁落到了水面,一圈圈红色涟漪荡开……

这是……血!

叶岚瞪大双眼,抬头上看时,又有一滴血落下——屋顶上有人!

她飞身而起,扯下一段纱帘裹住自己,披上一件白狐裘,破窗而出,顺着走廊上的梁柱,落到了屋顶。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快如闪电,让屋顶的黑衣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你是什么人?在我院子里有何目的?”

叶岚目光凌厉,声音可冻地三尺,黑衣人为之一惊,这小女子看似柔柔弱弱,却风骨不凡,极具魄力。

他稳住气息,拔刀一斩,叶岚一跃,躲过刀风,落在离黑衣人三米远的地方。

白狐裘被刀尖挑落,碎成了两半。

瑟瑟寒风刮来,她身上仅半截纱帘遮体,纱襟飘飘,雪白的肌肤裸露,与夜空下的雪色无异。

黑衣男子赶紧遮住眼睛,低声念叨:“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叶岚并不拘谨,她只觉好笑,这古代人还真是够呆子。

她眼眸一沉,瞄准时机伏下身子,伸脚一铲,片片青瓦飞出,如飞镖般杀向黑衣男子。

男子反应神速,卷过袍子一挡,瓦片噼里啪啦碎了一地,他再次飞起,往桃林外跑去。

“想逃!?”

叶岚追上来,与黑衣男子纠缠在一起,一时难较高下。

“你受了伤,是逃不掉的!”

黑衣男子不语,只是冷哼了一声,像是在嘲讽叶岚的不自量力,他手腕不停摆动,大刀翻转,刀影缭乱,逼得叶岚连连后退。

但他毫不恋战,适时收手后,男子往远处退去。

叶岚冷冷地看着男子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浮现,黑衣男子逃了几步,猛然骤地,他挣扎着站起,身体却颤巍巍地蹲在原地。

叶岚一个飞身落到男子跟前。

“你……耍诈!”他咬牙切齿,抬头瞪了一眼叶岚,随即拔出刺在曲池处的银针。

叶岚没有理会,将男子绑在屋子的梁柱,扯下男子的面罩,一张俊秀的脸赫然于目。

堂中烛光羸弱,男子的侧脸轮廓刚毅,透着倔强和傲气,浓密的睫毛下,明眸犀利,杀气腾腾。

他瞪了一会儿,才发现叶岚衣着单薄,有失礼节,不由尴尬地眨了眨眼睛,低下头去。

叶岚注意到男子脸泛绯红,冷笑一声,朝他走近。

忽然,她伏下身子,仄仄逼近,“我问什么,你最好老实回答,否则……”

“否则怎样?”男子冷冷地对上叶岚的目光,“要杀要剐,随便!”

两人离得很近,气息迷蒙,属于女子特有的体香萦绕鼻尖,黑衣男子的目光在叶岚洁白的脖颈停留了一下,赶紧别了过去。

他的脸越发红润。

叶岚忽地抽身,站在几步远的地方打量男子,那窘迫害羞的样子,像任性的小孩儿,煞是可爱。

她撇起嘴角,似笑非笑,“有趣!”

“你都落到我手上了,还嘴硬?”

“若不是我受了伤,会败给你个区区三阶灵者?”

叶岚冷哼,“败了就是败了!”

黑衣男子冷冷不语,似乎不想跟叶岚这一介女流见识。

“你是叶家人?”

男子惜字如金,并不回应。

叶岚也不恼,冷笑着挑衅地说:“看你一本正经,像个君子,不过道貌岸然而已。”

“少在那里血口喷人!”

“哦?有吗?”叶岚凑近身子,吐气如兰,“那是谁在我沐浴时,在屋顶偷窥?”

男子一时语塞,因失血而苍白的脸绯红一片,他神色懊恼,“我不知姑娘在屋中沐浴,多有得罪。”

他说话时气息费力,脸色也苍白着,身受重伤还能熬到现在,换做普通人早就没命了。

两人之间的误会消除了,屋中的氛围也稍稍有些缓和。

叶岚觉得先给他疗伤要紧。

“你伤的不轻,我先帮你把伤口处理了。”

她转身去取针线盒,却听身后一声冷哼,“这点伤算什么?”

叶岚顿了顿步子,继续往前走绕过桌子,取出针线盒。

“即便是小伤,感染了也是很严重的。”叶岚给男子松绑,扶着他在床上躺下,“若是破伤风感染,一夜之间就可以要人命。”

“破伤风?感染?”

叶岚轻咳一声,才觉自己是在古代,这里的人并不知道现代医学知识,她胡乱地说了一通,搪塞了过去。

男子望着叶岚出了神,那张脸绝色倾城,曲线柔和,眸色却冷若寒冰。

她在救他,一针一线为他缝上白骨森森外露的伤口,俨然在世菩萨,可她骨子里的冷,仿若来自炼狱修罗。

“你是叶家的什么人?”

“一个庶女。”

“庶女?”男子虚弱地摇头,“我看不像,无论举止还是灵力,你应该是一位嫡出的小姐才对。”

叶岚冷笑不语,自顾拧干毛巾擦拭男子身上的血污。

“不过,嫡出的小姐怎么会做处理伤口这样的活儿?这些活儿应该都由下人做了……好奇怪……”男子的话含含糊糊,叶岚这才发现他发起了高烧。

她顺着男子手臂上的伤口下寻,发现肘部的衔接已经彻底崩断,关节处关节液外溢,产生炎症反应。

要退高温,就得先消炎。

可是,这凤天大陆能够用什么退烧消炎?

叶岚抬头看向窗外,大雪又开始下了。

清晨,一缕阳光洒落桃花小筑。

桃花树下,一堆高耸的雪堆忽地动了一下。

男子醒来,抹开脸上的积雪,见自己大半个身子都埋在雪地里。

那女人是把他给活埋了?

他活动了一下脖子,一侧头就看见裹着白狐大袍子躺在雪地上睡着了的叶岚。

她守了一夜?男子的心没来由地蹦腾了一下。

察觉有目光头来,叶岚猛然睁眼,明亮的眼眸,闪烁着冷冷锋芒,恍惚了男子眼中早已洋溢的晨光。

“醒了?”叶岚扶起男子,抖落了满身落雪,“让我看看你的伤。”

男子一把打开叶岚扶住他的手,刻意与她保持着距离,别过头去看向雪堆。

叶岚看出男子的不悦,心中已知一二,“你是怪我把你埋在雪里?”

“昨夜你发高热,雪可以降温。”

男子冷傲不语。

叶岚再也没看男子,转身回屋,“既然你伤好了,就走吧。”

她指了指桃林:“沿着这小路,你会看到一道篱笆墙,翻过去就到了大街。”

叶岚立在门外,推开房门。

阳光由外而入,柔弱的身躯在地上被拉长,光晕斜斜倾下,有雪尘飞舞,她那本是孤寂的影子,却因为另一个忽然出现的高大身影显得热闹。

她猛然转身,用剑指向身后之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