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狼王霸欢:弃妃难为

更新时间:2021-02-18 15:40:03

狼王霸欢:弃妃难为 已完结

狼王霸欢:弃妃难为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唐寅才子 分类:穿越 主角:傅苑君小姐 人气:

唐寅才子新书《狼王霸欢:弃妃难为》由唐寅才子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傅苑君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不治身亡的傅傅苑君魂穿成了襄国宰相之女,在穿越的当天因被人抓奸在床而毁了清誉,以至于被襄帝嫌弃,不但废除其内定后位的位置,还将她赐婚给了镇守北漠的安南王。 他是嗜血怪异的“狼王”,她是如履薄冰处处谨慎的小绵羊。 当狼和羊注定要被命运束缚捉弄的时候,他们只能彼此纠缠且相爱相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个月后,前往北漠的送亲队伍,终于抵达了北漠的境内。

此地干燥的气候,让人时时刻刻想挂个水壶在身。

“小姐,来洗脸吧。”

雨荷匆匆将热水端到马车内,即使她动作再快,木盆中的清水,也因扑面而来的沙尘,变得有些浑浊。

傅苑君洗完脸后,又吃了些拌有沙粒的清粥,望着车帘外,一望无际的黄沙,她不由轻声叹道:“也不知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有个头。”

都说北漠土地贫瘠,百姓苦寒,看来,一点也不假。

“小姐,你再忍忍吧。我听送亲的侍卫长说,已经派人去通知安南王来迎亲了,只不过可能还需一天时间而已。”

听罢雨荷的话,傅苑君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秀美的脸上似想什么,划过一抹疑色道:“对了,月环去哪里了?”这个丫头是傅苑霜送给她的,这一路上,自己有雨荷,倒也没有让她照顾。不过这丫头倒想尽办法来讨好巴结自己,本是件好事,可傅苑君就是和她亲近不起来。也许是那丫头的眼神看起来过于灵猾,让人总无法心安吧。

“月环在写信,估计是想向她的老主子通报些什么吧。”

雨荷语气不满的说着,神色略显鄙夷。

傅苑君则轻轻一叹,笑道:“罢了,终归不是自己的人,以后只要不出什么大事,就由着她吧。”

“嗯。”

“外面风沙太大,你也随我坐到马车里来吧。”

“好的,小姐这北漠虽然是看着穷点,但风景真的很美。你看这天真蓝,这地,也真广。以后啊,我们适应了北漠的生活,一定要到这些地方来玩玩。”

“好哇。”

傅苑君清浅的回应着,灵动的眸子望着窗外,不由变得迷离向往了几分。此刻她看似平静,可内心早已波涛汹涌。

还有一天时间,就要见到她未来的丈夫了。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真如传说中那般嗜血残忍吗?不,她相信,他应该不像外界传的那么可怕。虽说因为造反被襄帝镇压在此,但他好歹也是一方霸王。像他那样的男子,应该是出奇的优秀吧。

那一刻,她竟幻想着能早一分见到他,早一些,看到这个将与她携手一生的男子。

两天后……

安南王府中的“添香阁”……

此刻阁内檀香缭绕,衣衫凌乱,一张梨木锦榻上,两具赤果果的身躯正卖力的叠合在了一起。

男子低沉的喘气,伴随着女子欢愉的低吟,使得整个屋内风情旖旎到了极点。

“王爷……啊……慢点……”

约摸一柱香的时间过去。男子才在一声沉闷的低吼声中,从女子身上移开。随即平坦的躺在榻上,任由丝绸锦被,从他精壮而结实的胸膛滑落。

“王爷……”

这时她身边的女子则一抚如墨的青丝,纤臂随手拉来一件衣裳,往肩上一披,露出好看的香肩往男子身侧一躺,无不撒娇且妩媚的在他胸前点着圈圈道:“听说……你要立妃了……”

此言一出,原本还在闭目养神的轩辕烨猛的睁开双眼,但见他的眸子狂野而深邃,如一道寒芒在半空划过,留下让人胆颤心惊的光影。

刹那间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的美丽女子,立即支起身子,双手往胸前一扣,便跪在他的跟前道:“王爷息怒,是臣妾不该说,还请王爷责罚。”

并没有多言的轩辕烨,只是一把将对方推开,那俊毅而冷漠的脸上,除了骇人的冷戾,便没有别的神色。

“啊……”

由于对方的力道过于蛮横,以至于韩心樱娇弱的身子一时没有支撑住,而导致整个人从锦榻上给滚落了下去。

再次爬起来的时候,却见轩辕烨已经起来了,他漠然的穿着衣衫,冷硬的面庞俊邪得像永远也不会笑一样。

韩心樱懊恼的回想着刚的话,只觉脑袋昏昏沉沉的,用手轻轻一抚,顿感手中有些稠粘。睁眼一看,蓦地被那抹殷红怔住。

她惊呼一声,忙背过身去,心里不住的祈祷着可怕的事情不要发生。可是,一切都晚了。

以他对鲜血的敏锐,很快就使周围的空气变得寂静起来。

韩心樱也察觉到了这抹异样,她瞪大水眸,连大气都不敢出。随即听着那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的迈来,她才不可思议的回头望去。

只见那个高大的男子,此刻正露着他英伟结实的胸膛,他的脸被窗外的阳光照得有些发白,英雄的面容透着冷酷与疏离,就像万年不化的寒冰。而,最可怕的却不是这些,而是那双眼睛,他竟狂热的盯着韩心樱流着血的额头,那妖娆而腥红的瞳孔,就好似从地狱挣扎出来的恶魔。血……这种让他沸腾而兴奋的东西,只要有这玩意儿的出现,他再是冷静,也无法控制。看到它,就像身体被灌入了一股神奇的力量,那种力量,可以让他将一切撕碎。

“不……”

韩心樱脸色苍白大叫一声,娇柔的身躯,不住后退,那如蝼蚁般可怜的模样,不但丝毫没有让轩辕烨停下来。反而,却让他越发兴奋。

下一秒,他如矫健的豹子,风驰电掣的冲到她的跟前,一把将瘦小的她给举了起来,“嘶啦——”一声,撕开了她仅有的避羞衣物,使她一览无遗的暴露在了他的眼前。原本曼妙的身躯,此时却像案板上的肉一样让人垂涎。

而来不及有所遮避的她,只能像只瑟瑟发抖的小鸟,不住抹擦额间的血迹。可是越擦,那血却流得越快。眼下,她又找不到什么止血的东西,再看看安南王那火红的妖瞳,她感觉自己连呼吸都困难了。

“啊……不要……”

就在他即将要把她撕裂的时候,门外陡然响起了一道温雅得像春风一般醉人的声音:“王爷……”

那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安南王的幕僚云公子——云辰的声音。

这让已经在死亡边缘徘徊的韩心樱瞬间看到了活着的希望,当下她不顾一切的大喊一声:“云公子,快救我。”

听到这样急迫的呼救,在门外的云辰瞬间明白,王爷恐怕是异病又犯了。

当下不顾一切就将添香阁的大门踹开,看到一丝不着的韩心樱被安南王像动物一样高高的拎起,来不及避嫌的他直接就上前一步道:“王爷,快点,快点吸一口这安神香,千万不要冲动。”

说罢,他将随身携带的一个白色玉瓶放在了安南王的鼻端一点,安南王那血色的瞳孔,才慢慢众狂野中,变得平静下来。

“王爷……深吸一口气,看着窗外,不要去想太多。”

就这样,在云辰的调和下,安南王的瞳眸,渐渐由火红色变成赤红,再归为平静。

而那一刻,被挂在半空中的韩心樱也是惭惭的松了口气。

被松开后的韩心樱,忙捨起地上被撕坏的衣裙,随意套弄在了身上,便匆惶而逃。

想必是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平复今日安南王所留给她的阴影了。

“王爷,可否借一步说话。”

人虽走了,可是看着满屋的飘浮着的欢靡的气息,却让这个有洁癖的云辰很是不适。

轩辕烨倒也没计较什么,只是一声不响的披了件衣裳,二人就到书房的方向去了。

落坐后,云辰仔细凛了凛高坐上的安南王一眼,随后才道:“王爷,以往见你异病突发,倒也不至于如今天这般狂莽冲动,是不是因为王妃一事,而心怀压抑,以至于气息不稳?”

听罢云辰的询问,高坐上的男子只是邪魅一笑,狭长的瞳孔泛起了冷异的暗光。

“一个送来的残花败柳,也能称妃?”

云辰默了片刻,清俊的眉宇闪过一抹忧忡,许久才松开道:“就算王爷心中不想承认这个王妃,可是,也是时候该把她迎回来了。毕竟,她们已在境内露宿了两天两夜,再这样下去,恐怕有所不妥。”

“有何不妥?像这样的女人根本不配送到王府中来。”

轩辕烨恼怒的说着,心中却暗忖,轩辕凛啊轩辕凛,纵使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你即已把我镇压在此,为何又要送上这样一个女人过来羞辱于我。你真当我轩辕烨是一只不会咬人的狗吗?待我羽翼已丰,一定要抢国襄国这片肥沃土地。否则,至死不休。

云辰知道襄王心中的苦,可眼下,没有办法。只能劝道:“王爷,这不是配不配的问题,而是你若再有所耽搁,此事闹到朝中,必有小人弹劾于你,说你忤逆圣意,有违圣心。到时候,正中某人下怀,又落实了谋反之罪。”

“哼,本王已经被落魄的镇压此地,难不成他们还要使出别的招数?”

“王爷,此刻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你得三思。”

“罢了,一切暂由你来安排,反正,本王是不可能亲自出面。”

知道云辰一心是为了自己,轩辕烨即使百般不愿,也只能隐忍下来。当下,宽袖下的大掌,正握着一侧的椅柄“咯咯——”发响。

“是,王爷,云辰即刻出发,去将安南妃迎回府中。”

这边,看到北漠安南王终于派人过来迎亲,雨荷高兴得连身子骨都在颤抖。

她紧紧握住傅苑君的手道:“小姐,安南王终于派人来了,我们可以不用在这漫天黄沙里扎营了。”

想起这两天,一直在这黄沙中吃喝拉撒,那种日子,简直是苦不堪言。

不过在高兴过后,雨荷又忍不住抱怨道:“这安南王也是,明明前一天就该接小姐你回去,可却拖到了现在。中途也不找人通报,还在前路设有拦截,简直快把我们当成流寇一样对待了。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不错,这几天,他们送亲的一干人等活在这黄沙之中,就跟一棵无根的野草一样,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但不少人还庆幸,这不是寒冬腊月,否则让人在这里过上一两天,那是连命都没有啊。

“好了,雨荷不要说了,都过去了。”

傅苑君温婉一笑,那清幽的眸子,似要化解所有不快。同时,也止住了雨荷不悦的嘴。不过她的心,却隐隐不安起来。因为从这件事可以瞧出,安南王好像没有把她放在心上。而且,还刻意忽略冷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